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198章天黑路滑
    “什么!!!云天是被那凌族传人所杀?!”

    玉家大堂中,一众玉家强者齐聚一堂,目光惊悸地看着殿上端坐的一道白发老者。

    此时那老者身外的气息虽然恐怖,但一张脸庞却多少有些苍白。

    “咳咳!不错!”

    玉白堂叹了口气,眼眸中带着一抹阴沉之意。

    “怎么会…云天怎么会招惹到那凌族传人…”

    玉阳子脚步一阵踉跄,险些摔倒在地上。

    玉云天是他唯一的子嗣,更是整个玉家公认的少主。

    圣主真传,天骄威名。

    甚至在玉阳子等人心中,他是有机会问鼎帝境,带领玉家走向辉煌的希望。

    可现在,希望破灭了!

    该死的凌族传人,该死的万剑圣主!

    可哪怕心底骂得再狠,此时玉家众人也明白,以玉家的实力和底蕴,莫说凌族,这东疆大地上的任何无上道统,他们都绝不敢招惹。

    这口气,他们只能咽下去。

    “老祖…”

    玉阳子手掌紧握,神色有些疲惫,仿佛一瞬间苍老了数十岁。

    “我知道你不甘心,我也不甘心,可今日若非万剑圣主提醒,我怕是已经铸就大错了,凌族我们招惹不起,与其仇恨他们,阳子,你还是抓紧时间…再生一个吧。”

    玉白堂根本不知道凌霄为何斩杀玉云天,但既然万剑圣主没有出手阻拦,就肯定是…有其深意。

    这些活了无数岁月的老东西,心底都是精明的。

    所以,玉白堂坦然受了那一剑,哪怕神魂重创,也未曾对凌霄产生半分敌意。

    人越老,越怕死。

    玉云天死了,他是有些心痛的,可远不到为了他丢掉性命的程度啊。

    至于玉阳子心底的不忿…想来过些日子,自然也就消退了。

    “老祖…”

    玉阳子脸色一颤。

    我淦!

    你怕不是想累死我,继承我家主的身份?

    我都多大岁数了,再生一个?

      看ZB正G版}p章节上P酷匠网Kg0J

    这修真一途,修为越高,诞下子嗣的概率越小。

    否则你看妖族那些洪荒遗种,最后不都慢慢消失了么?

    只是…

    面对凌族这尊庞然大物,玉阳子也当真生不起半分恨意。

    否则,玉家必遭大祸,这点权衡他还是有的。

    “自今日起,我便要闭关修行了,希望待我出关之日,能听到你的喜讯。”

    玉白堂起身,深深看了堂中众人一眼,身影一闪,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哎…”

    玉阳子闭目,微微叹了口气。

    可就在这时,他分明是感觉整座大堂的空间,突然波荡了一瞬。

    紧接着,那刚刚消失的玉家老祖,又重新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嗯?老祖…你…”

    一众玉家之人顿时有些懵逼。

    这老祖不是刚走,怎么又回来了?

    “我突然想起来,好像有件事忘了问你。”

    玉白堂走到玉阳子身前,眉头紧锁。

    “咯噔。”

    玉阳子心底一颤,难不成老祖知道了…我偷偷挪用了家族里的灵石,在外面潇洒?

    “阳子,我就站在你面前,你看我有几分像你爹?”

    玉白堂脸上突然绽放出一抹笑意,竟…竟然有几分妩媚的味道。

    “我爹?你…你不是我太爷爷么?!”

    这一刻,玉阳子心神尽颤!

    难道…不可能!

    荒谬!!

    简直是无稽之谈?

    就算是真的…老祖此时说出这番话,难道不怕家族众人笑话么?

    “老祖…”

    “你走近一些,来,好好看看。”

    白玉堂笑容温和,抬手朝着玉阳子招了招。

    “好像…是有点像啊!”

    我淦!

    老子活了这么大年纪,今日死了个儿子,居然多了个爹?

    只是!!

    就在玉阳子神情疑惑地走到玉白堂面前,凑在他脸上仔细观察之时,眼前的老祖眼中突然闪过一抹戏谑。

    而玉阳子只看到一道乌光乍起,再然后,他就感觉心口一痛,眼前哪还有什么玉家老祖,只剩下一张绝世妖娆的面庞。

    好美。

    这是玉阳子生前最后的惊叹。

    “嗡!”

    天地陡然暗沉下来,转眼他的身影仿佛就被某种怪力拉扯到了一片完全漆黑的空间中。

    只见在那空间正中,一座高达千仞的黑色古殿静静矗立。

    其上魔纹闪烁,透露无尽苍莽。

    直到此刻,玉阳子依旧有些懵逼。

    怎么老祖突然就变成了我爹?

    怎么我爹突然就挥刀把我杀了?

    怎么我死前看到了一个绝美的女人?

    怎么我堂堂神王,都没来得及挣扎一下就被人带到了这样一处诡异的地方?

    还有,那大殿上方站着的少年是谁?

    他看我的眼神,为何充满贪婪?

    玉阳子身下一紧,该死,该不是这圣州有老怪物看上我的美色了?

    “玉家主。”

    凌霄身影站在魂宫上方,冷眼看着身下的玉阳子。

    又是一道神王残魂啊。

    他的神魂境界,早已踏入神王层次,远比本身修为高出许多。

    这是他的依仗,也可以叫做底牌。

    关键之时,可做扭转战局之用。

    你以为只有天命之子会扮猪吃老虎?

    我扮起猪来,连我爹都不认识!

    呵呵…哼哼。

    请叫我的英文名,乔治!

    “你是…你是凌霄!!!”

    玉阳子脸色一愣,突然反应过来。

    星辰帝袍,无上仙姿!

    不是那凌族传人又是何人?!

    可是…这里又是何处?

    为何会让人有种,绝望孤独的感觉?

    “呵呵,玉家主,云天兄临死之前让我给你带句话。”

    凌霄点头一笑,身影缓步迈出,朝着玉阳子走了过去。

    “什…什么话!”

    玉阳子眼中闪过一抹阴沉。

    之前他还以为,只要玉家不表露敌意,这凌族传人就会放他们一马。

    可现在看来,还是他们玉家异想天开了。

    这凌族传人,无愧凶残嗜杀的魔头名声。

    年纪轻轻,竟如此的心狠手辣。

    既然如此…

    “云天兄说,他舍不得玉家,拜托我把你们都送下去,陪他呢。”

    凌霄阴森一笑,周身之上,突然有魔光冲霄。

    一股令人恐惧的魔意如海潮般席卷而开。

    甚至还不等玉云天反应过来,一尊大魔虚影陡然从天而降,直接将他整个人彻底笼罩。

    “这股气息…不…不…”

    绝望的惨叫声嘎然而止。

    凌霄身影重新出现在魂宫之下。

    他抬头看着那隐隐拔高的黑色古殿,脸上竟带着一丝淡淡的凝重。

    实力越强,也就预示着,他会被更多的人所关注。

    身上视线愈多,意味着承载的因果愈多。

    每一步,都需要谨慎。

    天黑路滑,这世间复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