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192章被谁打的
    “插…插回去?!”

    整座万剑圣地,突然陷入了一片死寂。

    我淦!

    我要能插回去,我早上去拔出来,坐上圣子之位了,何必此时跳出来哔哔?

    “你看,你又插不回去,这剑当然是有能者得,圣主,我说的没错吧?”

    凌霄淡然一笑,只是眸中闪烁的冷意,却无端令万剑圣主感觉到一丝压力。

    这个混蛋,不会真的要在他万剑圣地杀人吧?

    虽然对于此时玉云天的做法,他也感觉有些不满。

    凌天是没能凭借一己之力拔出诛仙古剑,可人家好歹踏入了仙路绝巅。

    单凭这一点,万剑圣地也绝无弟子做到。

    至于把剑插回去…

    但凡神将以上的强者,根本闯不了剑路。

    否则一旦进去,就是后会无期。

    而神将之下,不论是玉云天还是剩下几位圣地真传,还真没有一人能踏临仙路尽头。

    换句话说,凌天不想还剑,这剑就只能在他手里或被自己收回。

    可…抢夺弟子造化,这件事若是传扬出去,怕是他圣主脸面、神帝威严都要丢尽了。

    人心散了,队伍可就不好带了。

    原本万剑圣主是打算过会儿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将巳邪从凌霄手里讨要回来的。

    可被这玉云天一打岔,他这话还真不好说出口了。

    老子凭本事拔的剑,你想要就要回去?

    况且,你万剑圣地也没说,外宗之人不能踏临仙路啊。

    宗规漏洞啊!!

    放在以前,凭万剑圣地的威望,倒也无人敢来强闯仙路。

    更没有天骄能够轻易踏入仙路巅峰,夺走灵剑。

    可…怕就怕凌霄这样的异数啊。

    这货从不按常理出牌,如今在他万剑圣地夺了宝物,肯定没有再交出来的道理。

    万剑圣主只感觉心在滴血!

    传承道器啊!

    他万剑圣地只有三柄剑配得上这个名头。

    诛仙、诛邪、巳邪!

    三剑之中,诛仙为尊,向来是万剑圣地的威望象征。

    可剩下两柄,也是不世出的绝世好剑,拥有无匹天威!

    可今日过后…这巳邪怕就要流落在外了。

    不过好在…凌天似乎还是对这个哥哥满怀杀意。

    方才他在仙路尽头挥出去的那一剑中,蕴含着无匹杀意。

    只要把他教导好了,这兄弟两人终有一战…到时候再夺回巳邪也不是不可能。

    “呵呵,这位师兄,你怎么不说话了?”

    看着那满脸憋红的玉云天,凌霄脸上顿时扬起一抹讥讽。

    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敢当反派啊。

    你有系统吗?

    你也想成为反派star么?

    你配吗?

    “呵呵,凌霄公子,我这弟子,头脑简单,言行不经思考,你可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

    似是看出了凌霄眼中的冷意,万剑圣主顿时笑着解释了一句。

    玉云天好歹是圣地真传,又是他嫡脉弟子,万剑圣主自然是要庇护的。

    所以此时,他将“我这弟子”四字咬的极重。

    “呵呵,原来是圣主真传,怪不得如此嚣张。”

    凌霄点头一笑,脸上神色始终平静。

    只是就在万剑圣主心底暗送一口气时,凌霄却又抬脚走到了凌天身旁,目光温和地看着他头顶的瘀伤。

    别说,方才叶寻儿的道则之力仅仅温养了他的经脉,否则若是这瘀伤退了,凌霄还真不好再找玉云天的麻烦。

    “你这头上的伤,是哪来的?”

    整个万剑圣地,如今只有这玉云天对凌天表露了敌意。

    甚至到了此时还不罢休。

    可见平日里,这位圣主亲传大师兄该是何等痛恨凌天!

    其实这也无可厚非,但凡是新入宗、新入门的弟子,往往都要被老弟子欺凌一番,代代相传。

    可这玉云天不该就不该在,他欺凌的,是我凌霄的弟弟啊。

    这要是被人传出去,我这哥哥的脸面往哪放?

    别人岂不是还以为,我气量不行,排挤族弟?

    老子光明伟岸的形象,岂不是要被玷污了?

    淦!

    而听到凌霄所言,玉云天的脸色陡然苍白了下来。

    凌天头上的瘀伤是怎么来了?

    这还用说么?

    当然是我找人蒙住头打的。

    不光头上,身上胳膊上还多了去了!

    虽然玉云天不敢真的弄死这个凌族二公子,但给他点颜色瞧瞧,还是轻而易举的。

    可是…

    传言中,这凌霄不是跟凌天不和么?

      }酷+匠网hS正版首☆发“0{

    怎么这会儿又装出一副关心的样子?

    不知为何,玉云天心底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安。

    不会吧?

    他应该不敢在万剑圣地对自己动手吧?

    这样岂不是打了我万剑圣地的脸面?

    “不用你管…”

    凌天抬头,神色平静地道。

    此时他并非不想报复那位宗主真传,只是说到底,凌霄在这装完逼走了,最后倒霉的还是他。

    而且,他实在受不了被这个仇人庇护的感觉。

    虽然…他方才在仙路绝巅说的话,让他产生了一丝疑惑。

    但…

    呵呵,我的好哥哥,你当真还以为我是那个三岁的孩童么?

    随随便便编个借口就能忽悠我去尝屎的味道?

    “不用我管?”

    凌霄眉头轻挑,自己这个弟弟啊,还是太隐忍了。

    只是隐忍过了头,可就成懦弱了。

    尤其是在这仙途之中,软柿子什么的,可是很容易捏上瘾的。

    “才不是…凌天师弟是被人打的。”

    叶寻儿嘟着小嘴,她早就看玉云天不顺眼了。

    不仅仅是因为这位大师兄总是明里暗里与人暗示和自己的关系。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近几日的卑鄙无耻。

    虽然打凌天的不是他,但那几个弟子,叶寻儿都认识,就是那几个常年跟在玉云天身后的舔狗。

    玉家在沧海城有些底蕴,算是万剑圣地不弱的附庸势力。

    虽说以叶寻儿的身份,想要教训他也不是不可以。

    但她怕那样做了,反而会引来前者更疯狂的报复。

    玉云天是不敢对叶寻儿如何,可凌天…

    “哦?到底是怎么回事?被谁打的?”

    凌霄眉头轻皱,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凌天一眼,转而一脸笑意地看向了叶寻儿。

    “那天我亲眼看到,张山、徐水、王二川三人打了凌天师弟。”

    叶寻儿狠狠咬了咬牙,挑衅地看了玉云天一眼。

    方才凌霄对凌天的宠爱,她看在眼里。

    虽然传言这位凌族传人向来反感自己的弟弟,但今日看来…这兄弟两人,明显情谊深厚嘛。

    如此,有凌霄撑腰,怕是玉云天也不敢再放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