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190章生命道则
    “就让我看看,这七年你都学到几分剑道真意。”

    凌霄冷笑一声,手中古剑上,青光陡然点亮。

    起初只是寒光一点,到最后,竟化作汪洋大海,贯穿天地。

    而那凌天手中的古剑神辉,似乎一下子就暗淡了下来。

    “嗡!”

    无匹剑意凌空碰撞,只是在凌霄的大成道则之下,凌天的攻势仅仅坚持了片刻时间,就碎成了漫天流光,如烟花般绽放天际。

    见此一幕,整座万剑圣地再度陷入了一片死寂。

    所有人望着那手持古剑,星炮璀璨的白衣少年,眼眸中除了震撼,还有一抹深深的迷醉。

    无上剑资?

    这凌霄,简直是剑仙转世啊!

    十七岁的道则妖孽,他们不是没有见过。

    可方才那股道则之力,明显已经超脱显盛层次了啊!

    凌天已经足够惊艳了,可是跟凌霄比起来,却还是差了一点意思。

    “凌霄公子!!!我爱你!!求翻我!”

    “我要裂开了!凌霄公子!!我要为你裂开了!!”

    山呼海啸般的惊呼声轰然响彻,就连万剑圣主,此时也是眼眸惊叹地看着山巅上的两人。

    这凌族两少,不愧是兄弟啊。

    不论是凌霄还是凌天,今日展露出的剑道天赋,都足够碾压一代了。

    可惜啊!

    可惜。

    哪怕凌天拜了他万剑圣地,可终究是…凌族之人啊。

    而此时,在那仙路尽头,凌天脸色呆滞地看着那一柄停在他头顶半尺的青色古锋,眼眸中隐隐带着一抹疑惑之色。

    为什么?

    他还是没有杀我?

    明明只要在往下半尺,自己就会被他斩作两半。

    而且,今日之战,乃是他一人挑起。

    就算事后父亲责怪,凌霄也大可用一句逼不得已带过。

    可为什么…他就是不杀自己。

    难道…是为了羞辱?

    对!

    他一定是想要羞辱自己。

    “你为什么这么弱呢?弱到让我想杀你的兴趣都没有了,看来是因为你心底还不够恨啊,我愚蠢的弟弟,想杀我,你得更加努力了。”

    凌霄冷笑一声,剑面狠狠抽在凌天脸上,脸上尽是讥讽。

    “你!!!”

    凌天吃痛,这种感觉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为什么!!

    为什么我隐忍七年,一次次地拔剑,感悟道则,到头来,还是承受不住他的一剑?!

    难道我,真的是个废物么?

    不!!是因为丹海!!!

    如果我有丹海,今日卑弱的就该是他!!!

    望着那眼中神色变幻的少年,凌霄嘴角顿时扬起一丝笑意,然后故作深沉地道,“其实,当年你母亲临终前…哎,罢了,弟弟,在这仙途之中,可没人会给你第二次机会,下一次…你会死的。”

    还是不够啊,时机还是不够成熟。

    恨不够,所以,悟就不够透彻。

    话落,凌霄竟直接转身朝着山下走去,留凌天一人愣在原地,久久未曾反应过来。

    母亲临终前?

    淦!

    母亲临终前,你也才是个婴孩,她难不成还给你留了遗言?

    还是说,她让你在我十岁的时候挖我丹海了?

    只是…他为什么不杀我,也没有羞辱我?

    想要杀我,你要更加努力啊。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是在鞭策自己么?

    不!!

    他分明是在羞辱自己!!

    嚣张!

    凌霄!!你太嚣张了!!

    你给我等着,很快,等我道则大成,我一定斩你于剑下!!”

    凌天内心疯狂咆哮,最终还是抬脚,跟着凌霄朝着峰下走去。

    万剑圣主还在殿前等候,今日他虽败于凌霄之手,但展露的天赋…怕是足够这些圣地弟子折服了吧?

      (酷匠网,唯一h!正I版dF,其x他‘都G是g*盗、版cn0

    等有一日,我稳坐万剑圣子之位,也就不算是…孤身一人了。

    你是魔宗少主,我是万剑圣子。

    你在我面前,还剩几分优越?

    “滴,天命之子心志动摇,恭喜宿主获得气运值200点,反派值2000点。”

    …

    “呵呵,原来是凌霄公子到了。”

    望着那缓步从仙路上走来的白衣少年,万剑圣主即便再不愿,依旧是主动抬脚迎了上去。

    毕竟凌族这尊庞然大物,牵扯众多,非是他万剑圣地所能招惹啊。

    况且…这凌霄手里,还拿着他万剑圣地另外一柄传承道器,巳邪古剑。

    这柄剑既能摆放在仙路尽头,显然威势也是极为恐怖。

    而如何巧妙的从这位凌族传人手里将它要回来,这是个技术活啊!

    只是此时,凌霄的眼眸却并未放在他的身上,而是皱眉看向了人群里的那道黄衣倩影。

    天命之女,道则傍身,气运值同样达到了2000之数。

    妙啊!

    没想到今日来教训那个便宜弟弟,竟然有了意外收获。

    只是…

    就在凌霄抬脚,欲要朝她走去时,却见那少女身影当先掠出,朝他奔跑而来。

    绝美的脸庞上,竟带着一丝淡淡的急迫。

    卧槽?

    我的魅力,竟然如此外露了?

    这天命之女看到我,都要主动投怀送抱了?

    只是凌霄刚欲伸手,拥抱那跑来的少女时,却见她的身影直接掠过自己,朝着他身后而去。

    “嗯?”

    凌霄脸色微微有些呆滞,再转头看去时,只见那黄衣少女的一双玉手,已经握在了凌天手上。

    我…淦!

    草率了啊。

    本公子一世威名,险些葬送在这万剑圣地啊。

    自作多情这事儿,嗯,确实向来是反派的通病。

    “师…师姐…”

    此时的凌天,同样有些慌张。

    尤其是周围那些圣地弟子看向自己的眼神里,透露出来的嫉妒恨意,更是让他本能地感觉一种恐惧。

    他是剑资无双,可从小生活的环境,注定了他性格上有些缺陷。

    这是无可避免的,没有安全感。

    只是还不等凌天挣扎,叶寻儿身上突然绽放出一缕碧绿灵芒。

    道音响彻,灵风流溢。

    一股浓郁的生机波动瞬间弥漫而开,而凌天体内原本在剑路上所受的伤势,竟渐渐痊愈了。

    尤其是经脉上那些碎裂的细痕,在这股生机滋养之下,几乎肉眼可见的消失而去。

    卧槽!

    奶妈!!

    这是个极品奶妈啊!

    凌霄眼眸微凝,心底顿时闪过一抹沉吟。

    生命道则,他早就看出了这黄衣少女身上的道则之力。

    若是能够将其掠夺,日后凌霄与人交手,就再也不必顾虑伤势问题了。

    就算不杀她,将其俘获,身后站着一位领悟了生命道则的骄女,只要不被一击秒杀,就能原地满血复活?

    这样想想,这个少女,确实有点香?

    “师姐…我…差不多了…”

    凌天脸色通红,尤其是感觉到少女手心里的那一丝温热,更是令他内心里莫名生出一些别样的情愫。

    “别说话!这仙路剑威无比恐怖,若是不能根除伤势,怕是会对你日后修行有所影响。”

    叶寻儿黛眉轻簇,根本不给凌天挣扎的机会,玉手愈发用力地握在了他手掌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