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185章无上剑姿
    整整一日时间,凌霄就这样抱着叶青婵,坐在天剑峰巅,看着头顶云海。

    这一幕,不由地令叶青婵想起了当日两人在北荒时的场景。

      +酷P匠☆网*永^a久)g免费.…看h/小v说0

    那时候,自己不过是个虚灵蝼蚁,可快乐是真实的。

    公子身边只有她一人而已。

    有那么一刻,她竟无比怀念那时的简单,惬意。

    可人生嘛,快乐总是暂时的。

    而且自始至终叶青婵都明白,似凌霄这样的绝世公子,身边不可能只有她一个女人。

    可自从来了圣州,她方才知道,明白是一回事,可接受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公子,你又要离开了么?”

    直到天边渐渐亮起一抹光明,叶青婵才有些不舍地转头看向凌霄,眼眶已经微微泛红。

    她并没有告诉后者,自己心底的那丝不安。

    或者说她还是不信,这个世间有什么东西能够将她与凌霄分开。

    念青筠不行,她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也不行。

    “嗯,最近有许多事情要做,不过青婵,以你现在的修炼速度,想来很快,就能跟在我身边了。”

    凌霄淡然一笑,从怀里掏出几瓶丹药,递到了叶青婵手中。

    “努力修行,我们都要为活着,拼尽全力啊。”

    话落,他轻轻亲了一下叶青婵的俏脸,转身朝着来路走去。

    “公子…”

    叶青婵玉手紧握,眼中泪水再也不受抑制地流淌出来。

    会的,青婵一定会努力修行的。

    公子,我一定会去到你身边,再也不要承受这般惶恐相思!

    “走吧,花花,我们去看看我那个便宜弟弟。”

    凌霄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脚步猛然一踏,花花的身影瞬间浮现半空,载着他朝万剑仙宗的方向极速而去。

    直到他的气息完全消失,那天剑仙宗诸位长老方才轻松了口气。

    尤其是许积薄,更是抬手抹了一把头顶冷汗,转身对着身旁弟子道,“从明日起,为师打算闭关修行,谁来也不要打扰我!”

    想他堂堂天剑仙宗大长老,居然被一个破妄小儿逼到了这种地步。

    没办法啊,那仙酿总共还有三坛,对于他这样一个嗜酒如命的人而言,这就是他余生所有的快乐!

    以前我有很多很多快乐,可自从遇见了凌霄,我就成了他的快乐!

    淦!

    万剑圣地。

    剑峰之巅,千人齐聚,人影憧憧。

    万剑圣主负手站在大殿之前,看着身前一道白衣挺秀的少年身影,眼眸中隐隐带着一抹期待。

    当日他许诺收凌天为剑地真传,可不单单是顾虑凌族的颜面。

    而是这位凌族二公子身上,当真拥有一切成为绝世剑修的品质。

    坚韧如一,契而不舍,唯剑独尊。

    甚至在他身上,万剑圣主隐约还感觉到了一丝大道气息。

    虽然凌天体内没有丹海,但就像之前万剑圣主所言,只要心中有剑,挥手即可斩仙。

    所以,今日他命凌天登仙路,也是为了看看,他的天赋,究竟配不配得上圣地真传的名头。

    家业大了,人心就杂了。

    若是凌天当真如传言那般废物,一旦坐上真传之位,必然会引来诸多不满。

    “呵呵,寻儿师妹,你也来了。”

    广场尽头,一道玄衣身影缓步走来,身后跟着数位簇拥,俨然一副反派踏脚石的嘴脸。

    “玉师兄。”

    叶寻儿轻轻颔首,精致白皙的俏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不耐。

    这几日,她听到许多流言,说是这位玉师兄,时常刁难凌天师弟,不许他睡觉吃饭,甚至私自扣下了他的修炼资源。

    以玉云天在万剑圣地的身份,这些事情做起来自然是得心应手,毫无顾虑。

    况且,凌天本身并无修为,宗内很多弟子对于他能晋升真传都抱有很大的意见。

    而看着少年脸上、胳膊上的瘀伤,叶寻儿也曾心疼地问过他。

    结果你猜怎么着?

    凌天这个傻子,竟然说是自己摔得!!

    七年隐忍,这位凌族二公子一直生活在心惊胆战之中。

    生命被人拿捏,身份地位得不到认可。

    他所能做的,唯有隐忍。

    待有一日,他一剑破苍穹,定要让所有欺辱他的人,跪在面前磕头谢罪。

    虽然这一日看上去遥遥无期,但凌天相信,它迟早会来的。

    “呵呵,师妹,不是我说你,你也不好好劝劝凌天师弟,他好歹也是凌族嫡脉的二公子,若是死在了我万剑圣地,岂不是很麻烦?”

    玉云天苦笑一声,脸上似带着惋惜。

    开玩笑。

    那万剑仙路虽然蕴藏通天造化,可岂是一个毫无修为之人所能觊觎的?

    这凌天也真是的,不好好在凌族当个咸鱼,非要跑来他万剑圣地逞能,这不是找死么?

    “嗨,玉师兄多虑了,这凌天在凌族毫无根基,就连他哥哥凌霄,也时刻盼着他死,就算真死在仙路上,说不定凌族还要谢谢我们呢。”

    玉云天身后,不少圣地弟子顿时嗤笑出声。

    临来之前,玉云天已经交代过了。

    待会儿无论如何,也要让叶寻儿知晓,这位她眼中的高贵凌公子,不过就是个在族中毫无威望的废物罢了。

    如此,她也就该明白,谁才是她的命中良配。

    “哦?还有这种事?我一直以为凌天师弟在凌族颇具威望呢,好歹也是个嫡脉公子啊。”

    玉云天皱着眉头,轻轻叹了口气,“哎,寻儿师妹,没想到凌天竟然是这样虚荣的人,明明是个废物嘛,干嘛非要装出一副绝世公子的样子,哎…现在的年轻人,为了讨女孩开心,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呢。”

    “是啊师兄,我听说前几日隔壁铁锤宗少主,为了追求同门大师姐,不惜借了黑虎帮的灵石,租了妖兽啸天黑虎充当坐骑,结果…”

    “结果怎么着?”

    “结果那黑虎刚跑到铁锤宗的功夫,就被护宗大阵当成妖物给锤死了。”

    “我淦!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据说那铁锤少主连本命锤子都卖了,都没赔够灵石,现在还在黑虎帮给人当杂役还债呢。”

    “这件事告诉我们什么道理?”

    “莫装逼,装逼遭人轮啊!”

    “哈哈哈哈!”

    一众万剑圣地弟子轰然大笑,尤其是玉云天,眼眸中更是隐隐带着一丝戏谑讥讽。

    不远处,凌天手掌紧握,他如何听不出这群师兄是在讽刺挖苦自己。

    也罢,今日就用这一条仙路,证我无上剑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