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184章她来过了
    滔天魔气瞬间消散,原本暗沉的天空重新变得清明。

    只见一道乌光闪烁,那原本百丈长度的魔龙瞬间消失在了踪影。

    而凌霄的身影,也终于出现在了许积薄等人面前。

    “凌…凌霄?!!!”

    许积薄狠狠揉了揉眼睛,只是待看到眼前少年眼中的戏谑,饶是以这位天剑仙宗大长老的心性,此时嘴角都忍不住溢出了一缕鲜血。

    我淦!

    又被这混蛋给阴了啊!

    他做梦也没想到,方才那魔威滔天的妖物,竟然是凌霄所化。

    这也太逼真了吧?

    当然,他大概也没有猜到,凌霄手里竟然有条真龙。

    “呵呵,大长老仁义无双,凌霄佩服,早就听闻天剑仙宗大长老许积薄出手阔绰,爱交朋友,今日再见,简直…让凌霄大开眼界啊,上次没有尽兴,不如待会儿…”

    “凌霄公子!!!我刚刚想起来,旁边魔沪宗的几位名媛们今日要拼我天剑峰顶的落日,我得赶紧过去看看,告辞!”

    还不等凌霄话音落下,许积薄已经身化残影,消失在了半空之上。

    而剩下一众剑宗长老顿时面面相觑,最终却也不敢久留,生怕又被凌霄坑的体无完肤,转身朝着各自峰上掠去。

    那般架势,比见到真魔还要急切三分。

    “哎?诸位长老?诸位…”

    凌霄看了一眼殿前站着的无数剑宗弟子,脸上顿时扬起一抹苦笑,“难道是我长得太帅?诸位长老自惭形秽?”

    “扑哧!”

    “扑哧!”

    大殿之前,诸多剑宗弟子吐血倒地,神色间充满鄙夷。

    太无耻了。

    天底下竟然有如此无耻之人。

    “哎,花花你看,他们看到我都好激动呢,都激动晕了啊。”

    凌霄摇了摇头,抬脚朝着后山方向走去。

    他能感觉到,如今叶青婵的修为,已经迈入了玄清层次。

    短短半月时间,她竟连续突破了数个大境界。

    不愧是蕴含宿慧之人。

    “嗡!”

    而此时,后山洞府之中,那原本闭目修炼的叶青婵,美眸陡然睁开。

    一缕极寒气息弥漫而开,空间仿佛在此时凝固了一瞬。

    紧接着,她的身影瞬间掠出山洞,朝着山下方向看去。

    只见在那青山绿树之间,一道白衣挺秀的身影缓步走来,嘴角上,依旧是那一丝如阳的笑意。

    似日光洒满天际,温柔惬意。

    似星辰坠落大地,至死而已。

    不知不觉间,叶青婵眼中已经泛满泪光。

    绝美的俏脸上,亦扬起一抹动人的笑。

    怕无归期,怕空欢喜,怕…来者不是你。

    公子啊。

    青婵还以为,你再也不会来看我了呢。

    毕竟,与念青筠相比,她的身份,实属卑微。

    甚至就算是如今天剑仙宗圣女的地位,也是公子替她谋划来的。

    “青婵。”

    直到远处传来一声温柔呼唤,叶青婵终于顾不上心底的卑意,朝着那如阳灿烂的少年,狂奔而去。

    “公子!!”

    望着那一袭青衣,从山而落的倩影,凌霄脸上笑意愈浓,然后伸出双手,将她紧紧拥在了怀里。

    相比于念青筠的冷漠,林梦的怯懦,付云瑶的温顺,叶青婵的性子,就显得有趣了许多。

    她的小脾气,时常会让凌霄啼笑皆非。

    “青婵…”

    感觉到少女颤抖的娇躯以及胸口处传来的温热,凌霄眼眸微凝,脸上顿时扬起一抹诧异,“你怎么了?”

    “公子,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怎么会?”

    凌霄莞尔,轻轻吻在叶青婵头顶,狠狠嗅着她发间芬芳。

    果然,漂亮的女孩子,气味都是极好闻的。

    “公子…念青筠她…”

    “哦,青婵啊,我跟念青筠,就是家族联姻,没得感情的,她现在还到处嚷嚷着要杀了我呢。”

    凌霄摇头一笑,开玩笑,你以为我东疆海王的名头是白来的?

    她是我妹妹。

    她是我同事。

    你难道不信我?我心好痛!

    我就抱抱,不干嘛。

    算了吧,既然没有信任,还谈个锤子的爱情。

    只是就在凌霄话音落下的瞬间,叶青婵却突然抬头朝他看了过来。

    那一双澄澈的大眼睛里,分明是带着一丝淡淡的哀伤?

    卧槽?

    凌霄心底突然涌出一丝淡淡的不安。

    “念青筠…来找过我。”

    仅仅一句话,凌霄就感觉自己眼前似乎有些发黑。

    淦!

    说好的空间管理,时间管理呢?

      酷{…匠网#首$发$0

    原来那些狗比都是…骗人的!

    还有,他不是跟念青筠解释过了么?

    他只是可怜叶青婵,并没有其他意思,她还跑来干什么?

    糟了!

    她不会把自己的话,告诉叶青婵了吧?

    这一刻,凌霄突然有些莫名的紧张。

    草率了!

    “哦,呵呵,是啊,我跟她说过,我有个喜欢的姑娘在天剑仙宗…这个女人,她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凌霄假装担心地看了叶青婵一眼,而后者只是微微摇了摇头,抱着凌霄的双手却愈发用力了。

    “公子,我不喜欢她,她身上的气息冷的让人害怕,不过我感觉…她是喜欢你的。”

    叶青婵小脸倚靠在凌霄怀里,语气里有些淡淡的怨意。

    “哦?”

    “她如果不喜欢你,就不会大老远跑来天剑仙宗看我了…而且,她还送给我一柄剑,说是公子可怜我,才给我的呢。”

    叶青婵越说越委屈,眼睛一眨,眼泪又滑落下来。

    说实话,对于念青筠所说的话,她并未全信。

    可今日之前,她内心里却也有些惶惶。

    放眼圣州,她只有凌霄一个…亲人。

    若是连后者都不要她了,她就当真是无依无靠了。

    虽说这仙途本该寂寥,可咱修的是剑道而非无情大道,干嘛要清心寡欲,孑然一人?

    “你别听她胡说,她一个修炼无情大道的女人,根本不懂感情,她不过就是想让我众叛亲离罢了,你放心青婵,下次见她,我一定狠狠教训她!”

    凌霄眼中闪过一丝阴邪,脑海中已经不自觉地浮现出下次见念青筠时的场景。

    只是这丹药也用过了,灵符也用过了,看来得想些新的法子,让她乖乖听话啊。

    北北…今晚打老虎,跳起爱的恰恰舞?

    嘿嘿嘿。

    “公…公子…你怎么了?”

    “呃,没什么,你放心吧青婵,在我心里,你永远是第一位的。”

    凌霄本能地擦了擦嘴边的口水。

    只是这第一位嘛,并列的就不知道有几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