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175章神女降临
    凌族,圣殿之中。

    凌帝看着手中一页金纸,眼眸中似带着一抹沉吟。

    信是凌霄遣鬼影带回来的。

    上面详细叙述了落日山顶发生的事情经过以及凌霄接下来的谋划。

    以鬼影的忠心以及修为,凌霄自然是信得过的。

    秦族与凌族仇视千年,两族之间的仇恨,可谓是水火不容。

    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打压秦族,凌帝当然也不会放过。

    “霄儿还说什么了?”

    凌帝脸上并不见丝毫神色,对于凌霄的筹谋,他没有半分顾虑。

    几个暗子而已,死了还可以布下。

    但机会这东西错过了,可就真的没有了。

    “公子说会去跟万人敌商议一番,双管齐下,直捣龙潭…”

    鬼影说到一半,总觉得公子的话里有歧义。

    直捣龙潭?

    到底捣云黍还是秦族?

    “好一个双管齐下,直捣龙潭!”

    凌帝脸色一凝,眼前好像有了画面。

    “这事你亲自去办吧。”

    “是!帝君。”

    鬼影接过凌帝手中的金纸,详细观看凌霄的谋划,饶是以他的心性,眼神里都闪过一丝惊悸。

    公子,不愧是将要执掌凌族与万道魔宗的男人。

    这份心性魄力,绝非寻常天骄可比。

    甚至就算是眼前这位,在他这个年纪,怕是也没有如此深沉的心机啊。

    整座大殿,突然安静了下来。

    凌帝抬头望着殿外长空,嘴角渐渐扬起一抹玩味。

    不愧是我凌天临的儿子,有此手段,何惧圣教?

    天剑仙宗,上山的一条小路上。

    一道白衣倩影徐步而来,赤果的玉足踩出朵朵青莲,好似天上真仙,谪落人间。

    “神女…神女…你不能上去啊,我等还未通报!”

    在其身后,两名天剑仙宗的弟子脸色苦涩地紧跟而来,只是眼眸中,却充斥着一抹敬畏痴迷。

    道宫神女,祸乱万族之仙颜。

    传言果然不假,虽然此时念青筠面遮白纱,可仅露在外面的那双眸,却仿佛蕴含清水,如渊深邃,似藏着一万种风情。

    “叶青婵,在何处?”

    念青筠并未理会两人的阻拦,依旧是莲步轻移,朝着峰顶而去。

    不知为何,从听到这个名字,她心里就觉得一阵烦闷。

    就,挺突然的。

    虽然凌霄已经向她解释过了叶青婵的来历。

    可念青筠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就算这叶青婵身世可怜,至于凌霄不远万里将她从北荒带到圣州么?

    赐给她灵石造化,在北荒那种十八线小地域岂不是生活的更加滋润?

    哼!

    敢把我订婚的贺礼,当面送给别的女人?

    凌霄,你可真是好大的狗胆。

    “叶师妹?”

    两名守山弟子眼眸一凝,脸上瞬间涌出些许惊意。

    当日凌霄的举动,整个圣州无人不知。

    只是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这位向来冰冷如霜的神女,竟真的会因为此事而来。

    “神女,叶师妹闭关已有五日,你…”

    “告诉我,她在何处。”

    念青筠驻足,回头平静地看了那守山弟子一眼,后者瞬间心神崩溃,险些吐血倒地。

    好冷,好可怕的气势!

    这念青筠无愧是道宫神女,圣州妖孽,这一身修为,怕是他天剑仙宗诸位真传,皆不是其对手啊。

      U酷;匠网正Z"版:`首|L发(z0、

    “神女…”

    “原来是道宫神女到了。”

    就在那两名弟子面露难色之时,天空之上,突然有一道苍老身影缓缓落来。

    凌族传人,道宫神女。

    这两人的身份背景,在圣州东疆都堪称恐怖。

    尤其是如今两人又捆绑在了一起,算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容不得天剑宗主不小心应对。

    “拜见宗主。”

    两名弟子顿时躬身拜下,心底暗暗松了口气。

    这神女美是美,可脾气是真的绝冷无情。

    当然,人家的绝冷,是对他们这些龙套而言。

    对凌霄公子,说不定热情的紧呢。

    “段宗主。”

    念青筠轻轻欠身,脸色依旧冷漠。

    “呵呵,不知神女到此有何贵干?”

    段无庸脸上虽带着笑意,可心底却苦叹一声。

    这两口子,哪个都是灾星,来他天剑仙宗怕是都没好事啊。

    “凌霄给你的那柄剑,在哪?”

    念青筠平静一语,似乎根本没有因为段无庸的身份而感觉半分压力。

    同为神帝,凌族与飘渺道宫之所以被人忌惮,正是因为,这两大势力的主宰,境界普遍要高一些。

    “呃…神女这是要…”

    段无庸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难不成,这神女上山是为了要回神剑?

    不至于吧。

    虽说那秋阿神剑确实是万剑圣地至宝,但区区神器,应该还不至于念青筠放下脸面。

    难道…

    “如果在宗主身上,那就劳烦宗主将它给我,我亲自给叶青婵送过去。”

    念青筠伸出那一只洁白玉手,朝着段无庸轻声道。

    叶青婵闭关已有五日?

    这么说,这位天剑弟子是在自己与凌霄订婚之日闭关的?

    若是两人之间无事,她为何不陪段无庸前去拜贺,反而选择了闭关?

    哼,一定有猫腻,怕是伤心了吧。

    “这…”

    段无庸显得有些犹豫,叶青婵如今尚在闭关的关键时期。

    若此时念青筠前去打扰,指不定会生出什么乱子。

    “神女,要不这样吧,这神剑我们不要了,你离去如何?”

    最终,段无庸忽然摇了摇头,一脸笑意地将那秋阿神剑取出,递到了念青筠手中。

    他本意,也不想叶青婵与凌霄有太多牵扯。

    那小子邪门的很,如今连这无情道女都要沦陷了,他实在不放心叶青婵手里天天握着凌霄送她的神剑。

    睹物思人啊。

    如此,如何成就无上剑道?!

    “一件神器?”

    念青筠眉头轻挑,白纱下的嘴角,却扬起了一丝动人的弧度。

    凌霄送我的那柄神剑,可是上古遗物!

    就算如今不完整了,也依旧是神器范畴。

    而眼前这柄剑虽看上去锋芒耀眼,但明显跟上古没有丝毫牵扯!

    就很突然的,念青筠竟然感觉到了一丝满足。

    只是转而她的脸色就愣住了,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该死的凌霄,我会亲手在万宗会武上将你诛杀。

    嗯,就用你送我的那柄七劫神剑!

    “嗡!”

    就在念青筠心底暗暗发恨之时,远处山巅,突然传来一声嘹亮剑吟。

    如海剑意席卷而开,瞬间搅碎万里长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