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169章天地棋局
    “阿嚏!”

    凌霄端坐九龙金撵之上,不自觉地打了个喷嚏。

    不过对此他早就习以为常了。

    毕竟现在圣州想杀他的人,不计其数。

    他们每个人每天骂凌霄一句,估计后者都能直接打喷嚏打到嗝屁了。

    在其身旁,九幽俏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敬畏。

    这几日公子做的事情,她全都看在眼里。

    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如此心机如此手段,就连九幽都觉得惶恐。

    惨啊。

    作为公子的仇人,真的是太惨了。

    原本九幽只是以为,跟在凌霄身边,会有那么一丝复仇的希望。

    毕竟圣教的势力,已经不能用恐怖形容了。

      !☆酷z匠网永W*久p+免费p看G小BU说t0

    只手遮天,怕是也不为过。

    可现在,她是真的感觉,或许有一日,眼前这位公子,当真能站在圣州绝巅。

    这个乱世,可不是有天赋有机遇就能走到最后的,心性尤为重要。

    坚韧不拔,道心无暇,是各位天命之子的基本修养。

    而凌霄与他们不同的是,他似乎总能猜到敌人接下来的行动,以此提早做好准备。

    “九幽,你在妖族那边,可还有什么亲信?”

    凌霄摇晃着琉璃盏,轻轻抿着其中酒水。

    闻言,九幽黛眉微簇,半晌后方才点了点头。

    “我瞑凤一族强盛之时,位列妖族三帝之首,当时诸多妖族攀附脚下,只是数百年过去…”

    九幽显得有些犹豫。

    没错,人心这东西,最是善变不过了。

    唯有自身强大,所谓的忠义才会亘古不变。

    一昔陨落,即是世态炎凉。

    甚至以往的恩惠,都会变成落井下石的缘由。

    谁让你给我造化,谁让你助我突破,谁让你庇护我族?

    你看不起谁呢?!

    瞑凤一族确实强盛了许久,却也消失了许久。

    尤其是现在的九幽,虽是神王境界,却已不算圣州顶尖。

    若是贸然现身,难免不会被他人盯上啊。

    不过…

    “九幽,你毕竟是妖族,在东西两疆怕是难有作为,圣教应该不会想到你时隔百年竟然能重塑肉身,所以…”

    凌霄眼中闪过一丝沉吟。

    他在谋划的,是圣州最恐怖的势力,圣教!

    这一教中有没有尊者尚不可知,但身后附庸,绝非几个无上道统这么简单。

    想要将其彻底推翻,单凭凌霄甚至凌族,都是绝无可能的。

    所以,他需要布下诸多棋子,关键之时,扭转局势。

    待我振臂一呼,这四疆势力揭竿而起,就算圣教强者如云,又能如何?

    屠尽天下?

    凌霄笑着摇了摇头,他可以,因为他是魔。

    圣教不行,因为他们自诩为仙。

    “公子,其实我早有此意,跟在你身边虽然丹药不愁,但总少些历练,我为妖族,在这东疆根本无法修行,不如…让我回北疆吧,只要我小心遮掩气息,没人能发现我的身份。”

    九幽的语气尤为自信。

    当然,凌霄也相信,一个能从圣教手中苟活下来的妖族强者,身上绝对有些他不知晓的手段。

    “好,我送你几样东西,你带在身边,以你的修为,回到北疆也可暗中积蓄力量,到时候,我会给你一个适当的身份。”

    凌霄眼前闪过白芷溪的身影,以他布置的手段,恐怕现在那小丫头必然已经忍受相思之苦了。

    他身上的气运值一直在增长,肯定少不了这位九尾族九公主的贡献。

    九幽是他在妖族暗中的棋子,白芷溪嘛,当然是明面上的代言人。

    当初他没有将白芷溪捻死在北荒,当然不是因为同情可怜,而是因为妖族向来仇视人族,他需要一个人,帮他积累妖族的势力。

    白芷溪天生道则之体,还是诡异的空间道则。

    恐怕用不了几年,她就会成为妖族横压一辈的骄女。

    少女养成,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凌霄打开系统商城,翻到灵符一栏,兑换了几张灵符,交给了九幽。

    “这是几张神行遁走符,可助你保命之用,这是一张遮掩气息的灵符,以你的修为,想来就算妖帝,也不见得能看穿你的身份。”

    凌霄沉吟片刻,又取出一些丹药、灵宝,统统递给了九幽。

    “这些丹药灵宝,可用于拉拢人心。”

    开玩笑。

    不管是人是妖,是魔是仙,欲望,是根本不会泯灭的。

    相反,它只会随着你身份修为的提升,而变得愈发膨胀。

    没有谁能完全抵挡得住诱惑,如果有,那只是因为诱惑不够大。

    “多谢公子!!”

    九幽神色一愣,美眸中掺杂着一丝不明的情愫。

    短短一月,她就从一个残魂,成为了这圣州顶尖的神王强者。

    若非有公子相助,这个时间,怕是要延长数十年甚至百年。

    一想到那楚阳最后的挣扎,九幽就感觉莫名的恶心。

    公子世无双,这个词,只配形容凌霄公子啊。

    “记住,不管遇到什么麻烦,性命要紧,我们的路,才刚刚开始,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传音符唤我。”

    凌霄咧嘴一笑,而九幽已经起身朝他恭恭敬敬拜了下去。

    “再与公子相见之日,九幽必不会辜负公子期许。”

    话落,她的身影陡然消失而去,只是眼眸中,竟已带了一丝雾气。

    性命要紧,这才只是个开始。

    公子,真的很关心自己呢。

    她明白,公子派她前往北疆,并非只是为了历练自身。

    而是要掌控更多的强者甚至势力,如此才称得上是力量!

    九幽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森意。

    呵呵。

    那些吃里扒外的东西,你们的王,回来了!

    …

    而直到九幽气息完全消失,凌霄脸上的神色方才渐渐平静下来。

    棋子已经落下,接下来,这场棋局算是正式开始。

    虽然如今,他底蕴不够,实力不够,但这才哪到哪儿?

    算算时间,他穿越到此也不过才一月时间。

    而如今,他所掌控的力量,虽不能说与无上道统抗衡,但灭几个一流势力,应该也不算困难!

    步步为营,谨慎低调。

    一个反派,本身仇恨就够多了,太高调地杀人,岂不是自寻死路?

    他的机会只有一次。

    当凌霄真正将天魔身份公之于众的那日,必然就是与圣教决一死战的时候了。

    “不过眼下,还是得想办法让云黍和秦族正面刚一下啊。”

    东疆势力,能安插棋子自然是凌霄首选。

    如果安插不了,那就将他们打到自闭,老实苟着得了。

    秦族与云黍同为无上道统,想要彻底开战,单单两个弟子的仇恨显然不够。

    还是得给他们添点火焰啊!

    云海万里,九龙拉撵。

    谁能想到,那撵上端坐的少年,此时竟筹谋着天地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