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160章古剑诛仙
    整座万剑圣地,突然传来阵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所有年轻弟子站在大殿周围,看着那主动牵着凌天手掌的少女,眼眸中皆带着一抹浓郁的诧异。

    寻儿师妹!!

    竟然当着玉师兄的面儿,牵了别的男人的手?!

    这说明什么!!!

    说明玉师兄平时都是在吹牛逼呗,还能说明什么?

    “师…师妹!!”

    玉云天同样有些呆滞地看着眼前的少女,以及她握在凌天手上的那只玉手,内心里突然燃烧起一种说不清楚的屈辱。

    为什么?!

    为什么平日里我摸摸你的头发你都不许,现在却主动去牵别的男人的手?

    为什么?

    为什么你没点比数么?

    你长得丑呗,还为什么。

    “怎么了,师兄还有事吗?”

    叶寻儿俏脸微凝,语气中已有不耐。

    近一年,关于她与玉云天的事情,在宗里传的沸沸扬扬。

    而且这位大师兄也总是有的没的在人前表现出一副很关心自己的样子。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0

    若非因为他是圣主真传,又是自己这一脉的大师兄,饶是叶寻儿这般好脾气的人,都要忍不住翻脸了。

    “没…没事,不过,凌师弟…”

    玉云天冷眼看着凌天,眼底深处的恨意根本没法完全遮掩。

    凌天心底暗叹一声,看来还是得罪了这位大师兄啊。

    他能猜到,叶寻儿主动牵他的手,肯定不是无脑白痴地对他一见钟情了。

    这个世界上有一见钟情,但凡人世界,钟的是脸和手腕上的表。

    在这仙途中,钟的却是修为天赋背景身份。

    毕竟,修仙之人,按照惯例,都长的不丑。

    没听说哪个圣地的少主、古族的传人是个丑比。

    而凌天如今根本没有展露半分天赋,叶寻儿却这般主动,只有一个原因,她多半是在拿自己当挡箭牌。

    凌天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杀意。

    “师兄…”

    “听闻师弟还有三日就要登临万剑仙路,我奉劝师弟一句,那条路,可不是谁都能登的,甚至有些魂海境的师弟,在进入仙路之时都被那万柄神剑散出的剑意绞杀粉碎,你…”

    玉云天冷笑一声,言下之意已经相当明显了。

    你一个废物,屁点灵力没有,你去登仙路,这不是找死么?

    识相点,离寻儿师妹远一些,滚回凌族当个咸鱼公子不好么?

    干嘛非要学人家废柴崛起,挑战仙途?

    “呵呵,多谢师兄提醒,凌天一定谨记在心。”

    凌天脸色一沉,他如何听不出玉云天话里的讥讽。

    虽然以凌天的剑道道则,现在出剑,也未必杀不了这位破妄中期的大师兄。

    但…

    谁知道这位大师兄背后还站着谁?有什么背景?

    凌天做事,向来讲究隐忍稳妥,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尽量不会与人为敌。

    这要换成凌霄,早一个巴掌抽过去,抽的这玉云天连他爹地都不认识了。

    “哼!看来凌师弟对自己相当有信心啊,那我倒要看看,三日后,你能在那仙路中坚持多久。”

    玉云天冷笑一声,也罢,既然你找死,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话落,他的身影瞬间消失而去。

    而叶寻儿却皱了皱眉头,有些愧疚地看向了凌天。

    “寻儿师姐还不打算松开手吗?”

    凌天叹了口气,这才刚来万剑圣地,没想到就招惹了如此麻烦。

    而且,这些圣地弟子对自己的讥讽轻视,可是一点都不避讳啊。

    之前在凌族,他虽知道众人瞧不起他,但多少还是私下议论。

    可现在…

    凌天第一次竟然感觉到,还是自己的狗窝舒服一些。

    “啊!!对不起凌师弟,我…”

    叶寻儿俏脸一红,赶忙松开凌天手掌,玉手揉搓着衣角,哪还有方才在玉云天面前的冷傲。

    “师弟…方才我是有意告诉玉师兄,我跟他根本不可能,我并非想让师弟为难,只是…只是…”

    只是巧了。

    凌天别有深意地看了叶寻儿一眼,原本心底对她的一丝恨意,倒也在少女惊慌愧疚的眼神里消散了许多。

    这样看来,这叶寻儿倒也不是茶女,她可能是真的很厌烦那个玉云天呢。

    “无妨,师姐。”

    “嘻嘻,师弟,你可真乖,走吧,师姐带你好好转转我万剑圣地,还有,那仙路没有玉师兄说的那般可怕,当初我就是玄清巅峰走的,最终得到了这诛邪剑的召唤。”

    叶寻儿手掌一挥,只见一柄青色古剑顿时浮现手中。

    天地间,陡然掀起一阵恐怖灵风。

    在那山脉深处,亦有剑吟冲霄而起。

    “嗯?好可怕的古剑!”

    凌天眼眸一凝,本能地想要伸手去握住那柄古剑,可最终却被他克制住了。

    “道器!而且还是一件上品道器,这应该是万剑圣地的传承之物了吧。”

    “嘻嘻,凌师弟,所以,那仙路并非是你修为低就不能登,而要看你与剑有没有缘。”

    叶寻儿老神在在,脸色却突然有些凝重。

    “不过师弟,那仙路上有柄剑你最好不要碰…”

    “哦?哪一柄?”

    凌天一听顿时来了兴趣,不能碰的剑,要么是柄废剑,要么就是绝世好剑啊。

    “古剑,诛仙!”

    “嗯?诛仙?”

    凌天眼眸一凝,只觉一股戾气扑面而来,嘴角却莫名扬起了一抹笑意。

    这剑一听,就不似凡物啊。

    诛仙?

    “不错,据说此剑乃是我万剑圣地祖师爷当年羽化所留,传言此剑原本不叫这个名字,是因为祖师爷破碎虚空飞升仙域之时,曾遇仙人阻拦,祖师爷怒极,一剑…斩了一位仙人,方才将此剑定为我万剑圣地传承道器,供奉在这仙路尽头,尊称为诛仙。”

    叶寻儿俏脸上有些凝重,她深深看了凌天一眼,突然轻叹了口气。

    “可此剑沾染仙人之血,自成因果,所有万剑圣地历来与此剑有所牵扯的先辈们,最终要么成魔与世为敌,要么…就是沦为了此剑剑奴,身死道削。”

    “这么恐怖?仙人之血?”

    凌天眼中精光更甚,好东西啊。

    他本身就是剑脉神体,自然不信剑能控人。

    既然被控,只能说明,剑心不稳。

    他虽未能修炼灵力,但自信剑心,却是世间唯一。

    无他,只因他所铸造的无暇剑心,是用七年隐忍和十万次的枯燥拔剑换来的。

    这诛仙古剑,他势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