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153章秦冷迷茫
    “啊!!!!嗝…”

    火狼的惊吼声,嘎然而止。

    只见那魔刀落下的地方,血肉开始腐朽,骨骼层层破碎。

    一丝丝肉眼可见的血脉之力沿着魔刀汹涌而来。

    最终化作魔气,灌入了那太古凶刃之中。

    凌霄眼眸一凝,隐隐的,他感觉这刀似乎有些莫名的变化,至于是什么,他也说不清楚。

    饮血变强?

    倒是挺符合反派凶兵设定的。

    屠得万万人,铸就无上神锋!

    凌霄此时倒是有些期待了,这区区一头神侯妖兽的血脉之力,就能引来魔刀如此变化。

    若是他杀几个妖王妖帝…

    嘿嘿嘿。

    而此时,看着那瞬间化作一地腐骨的火狼身影,诸葛流云脸色一白,竟然直接吓晕了过去。

    太可怕了!

    这凌霄根本不是魔宗少主啊,这就是一头大魔啊!

    “嗯?”

    凌霄神色一愣,这才发现身前哪还有弥雍的身影。

    “噗嗤!”

      ^酷{匠l网{Q永V久t免/费wA看小/说…0y

    一旁叠影掩嘴轻笑,绝美的脸庞上,是一种少见的温柔。

    “弥雍,你瞧你这点出息,难道你是怕主上连你一起宰了么?”

    此时凌霄方才看见,那火狼尸骨之后,弥雍脸色苍白地跪在地上,眼眸中充斥惊恐。

    “咕噜。”

    方才凌霄的一刀,蕴含着一股他根本无法抗拒的魔意。

    甚至在那一刀之下,他竟看到了日月陨灭,沧海变迁。

    道韵天成,魔威浩荡!

    主上不愧是天魔传承,若有一日,他能登临尊位,不…只要能踏入帝位,怕是整个圣州,就该是他们魔的天下了吧。

    不,到时候,他们就不会被世人称之为魔了。

    而是…主宰!

    “做的不错,这几枚火灵瓜,赏给你了。”

    凌霄淡然一笑,随手将乾坤袋里的那几枚灵瓜丢给弥雍。

    后者眼眸一凝,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欣喜。

    “主上…这个蝼蚁…”

    叠影走到那晕死的诸葛流云身旁,眼中杀意流转。

    凌霄微微沉吟,手中雷芒闪烁,直接将那半空封印着不死心炎的古鼎擒入手中。

    这鼎虽认了林锡为主,但一个玄清之人,神魂怎么可能跟凌霄相提并论。

    所以后者并未花费太多力气,直接将那鼎中神识抹除,重新掌控了。

    只是…

    这诸葛流云既是万人敌真传,又是魔宗大师兄,恐怕他的命牌,一定在宗主手中。

    如今若是陨落在落日神山,宗主一定会对自己有所怀疑。

    不过…怀疑又如何?

    只要自己装的像一些,就算万人敌怀疑,又能怎样?

    凌霄是答应了他不会主动诛杀诸葛流云,可灵火没答应啊。

    这般想着,凌霄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冷笑,抬脚走到诸葛流云身旁,俯下身子将他揽在了怀里。

    “大师兄,醒醒,没吃饭么?怎么还晕了。”

    “嗯?”

    迷迷糊糊中,诸葛流云感觉脸很疼,只是等他睁开眼看到那一张近在咫尺的温和脸庞,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师兄…快,干了这碗灵火再睡!”

    凌霄无奈一笑,将那古鼎凑到诸葛流云嘴边,轻轻倒进去了一些。

    “啊!!!”

    惨叫声瞬间响彻,只见那诸葛流云整个人直接原地蹦起,直到头顶在古殿穹顶,才又轰然坠落下来。

    而此时,他整个人已经没有了人形,甚至隐隐散发着一缕肉香的味道。

    “呃…这灵火,有点猛啊。”

    凌霄苦笑一声,收起诸葛流云的尸体和古鼎,抬头看了一眼那笼罩在大殿上方的囚天鼎,手指之上,剑则弥漫。

    而那古鼎瞬间发出一声轻吟,还不等凌霄剑指落下,竟凭空缩小,落到他头顶上方。

    “这?”

    凌霄脸色一愣,又觉那鼎中传来一丝温和之意,嘴角顿时扬起一抹玩味。

    妙啊。

    只要你足够强大,连个破鼎都能化身舔狗呢。

    “走吧,也该出去了。”

    凌霄随手将那神鼎收入乾坤袋中。

    这些鼎啊钟的,他倒是没有太大用处,毕竟咱又不炼丹。

    而且,打架祭出个鼎来,一点都不帅气。

    不过母亲的宗门里,有几个漂亮的小师妹,她们一定很喜欢这些神鼎吧。

    小师妹什么的,可是最纯情可爱的了。

    嘿嘿嘿。

    弥雍与叠影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而凌霄则是抬脚朝着大殿之外走去。

    此行算是圆满了。

    虽然最后被那林锡给逃了,但他死不死的,对于凌霄而言自然没有太多区别。

    死了可以拿击杀奖励,不死…又能带凌霄去寻找造化了。

    “轰!!”

    只是就在凌霄身影出现在遗迹入口处时,在那落日山顶的方向,却突然传来一阵恐怖的波动。

    “嗯?好戏开始了?”

    凌霄嘴角微扬,身影一闪瞬间出现在遗迹之外。

    而此时,只见秦冷目露不甘地站在人群之前。

    在他面前,几位身穿白衣,模样猥琐…不对,模样庄严的老者负手而立,隐隐阻断了他所有的退路。

    “良儿,你说的,可是此人?”

    最前方的一位神侯老者冷喝一声,马良顿时狠狠咬牙,伸手指着秦冷道,“不错,邱长老,就是此人杀了徐师兄还有几位师弟!抢了师兄到手的造化!!”

    “嗯?抢了徐有为的造化?”

    秦冷脸色一愣,眼眸中瞬间涌出一抹阴沉。

    妈蛋。

    你们这群正道伪君子,明明是那徐有为先动手杀了我秦族子弟,抢了他们的造化,最后被他所杀,死有余辜。

    怎么这会儿,反而成了他抢徐有为造化了?

    信口开河,黑白颠倒,虚伪至极。

    虽然最后,秦冷并未在那徐有为身上找到那道神器,而且,不知为何,他们的尸体也凭空消失了。

    但…他的疲惫不是假的。

    自己方才一定是经历了一场恶战!

    比夜御九女还恶的战!!

    这种感觉,有些虚幻,不似真实。

    可又是他亲身经历!

    “你放屁!!明明是那徐有为杀了我秦族子弟,抢了我族造化…你这是污蔑!”

    秦冷神色一凛,虽说眼前这几位云黍仙宗长老他打不过,但也绝不能因此弱了秦族的名声威望!

    “死到临头还敢狡辩!明明就是你杀了徐师兄夺走了灵瓜,秦冷,你先是诛杀了我宗其他弟子,又扭断了徐师兄的脖子,夺了灵瓜,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你不要再装了!”

    马良眼中杀意流转,哪还有半分之前的怯懦。

    “扭断脖子?夺走灵瓜?”

    看着马良脸上的恨意,秦冷突然有些迷茫了。

    难道自己,真的早就杀掉了徐有为等人?

    我做了么?

    好像是做了!

    可…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