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139章心生嫌隙
    “我了解前辈的顾虑,所以我来了。”

    诸葛流云手掌一挥,只见一只古老兽皮灵袋瞬间出现手中。

    “困妖袋!!你…”

    火狼神色大变,周身之上顿时有股妖气横冲天际。

    困妖袋,顾名思义,正是那些自诩正派之人用来收妖用的。

    可看这诸葛流云的模样,应该不是要与自己为敌,难道他…

    “前辈莫慌。”

    诸葛流云淡然一笑,“前辈,你只需躲进这困妖袋中,我便可以带你前往那处蕴含灵火的遗迹,到时候…前辈现身,替我诛杀凌霄,灵火还不是你的掌中之物?”

    “你…你要杀凌霄?”

    火狼脸色剧变,心中思绪百转。

    虽然他并不清楚这诸葛流云到底在图谋什么。

    但就他方才说的这番话,一旦被凌族之人知晓,他的狗命,怕是也难保住了。

    “不错,前辈有所不知,我与凌霄乃是生死大敌,如今流落在外,也皆是拜他一人所赐,所以…前辈不必亲自动手,你只要帮我擒下凌霄,剩下的事,我来做!”

    诸葛流云咬了咬牙,他说这番话,自然是为了打消这火狼的顾虑。

    毕竟指望他亲自动手,显然有些费劲。

    凌族威势,在这东疆之地可不是谁人都有勇气挑衅的。

    杀了凌霄,无疑是与这尊庞然大物彻底对立。

    别说一只小小的神侯妖兽,就算是北疆那些妖王妖帝,也绝对没有这个胆量。

    “这…”

    火狼似乎有些犹豫,毕竟这种事一旦败露,可不仅仅是丢掉性命这么简单。

    在这仙途之中,可有的是法子比死还要难受。

    “前辈,机会只有一次,你是打算继续隐忍在这荒山里,还是夺得灵火,一举踏入王境,可就看今日了。”

    诸葛流云的声音里充满诱惑。

    他如何看不出这妖兽之前的盛怒。

    神侯巅峰,差一步就可封王。

    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住这种诱惑,尤其是对于一头孤身流浪在这荒野中的妖兽而言。

    他们本就没有太多的修炼资源,能够修到今日一境实属不易。

    一枚灵果,对于凌霄这种古族传人而言就是一件寻常的造化。

    可对于这火狼而言,却是成就王境的契机。

    身份不同,机遇自不会相同。

    眼中的山河,更是天壤之别。

    蝼蚁望天,看到白云。

    蛟龙腾空,方可见日月星海!

    “我只负责擒下凌霄,剩下的事你来做,今日过后,你我再不必相见。”

    最终,那火狼深吸了口气,眼眸中陡然闪过滔天凶戾。

    诸葛流云说的不错,错过今日,他怕是此生再难有踏入王境的机会了。

    方才他追着林锡而走,是所有宗门天骄亲眼所见。

    就算最后凌霄陨落在落日神山中,想来凌族也不会有人怀疑到他的头上。

    如此…

    区区一个凌族传人,就算手段再多,若是无人帮衬,又怎会是他的对手?

    当然,这件事的风险,自然极大。

    若是击杀不成被那凌霄逃走,恐怕他和诸葛流云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但同样的,这个世间,对于普通人来说,想要出人头地,成就无上威名,寻常路子,肯定是走不通的。

    必须得走点野路子!!

    “呵呵呵,前辈尽管放心,我已准备了诸多手段,那凌霄插翅难逃。”

    诸葛流云阴森一笑,手中灵袋陡然绽放光辉,而那火狼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凌霄…这一次,我看你往哪逃?”

    当然,他不是没想过要联手林锡,毕竟以后者对凌霄的恨意,恐怕不用自己许诺,那个青年也必然会倾尽全力。

    可当日凌族一战,这林锡施展滔天攻势,却被凌霄一手捏碎,他的实力…还是太弱了啊。

    大师兄优点不多,稳健,是处事风格呀。

    …

    与此同时,落日古城中。

    林锡神色狼狈地躲在城角一处破败小院中,眼底尽是阴沉。

    又一次,自己竟然又一次被凌霄给阴了!

    从遇到灵老至今,林锡虽不能说顺风顺水,但向来只有他阴人,何曾被人阴?

    况且,这短短一日时间,从云来阁到这落日山,他竟然被凌霄连阴了两次?

    这怎么可能?

    而且,就像灵老所言,以他尊境的神魂感知,如何感觉不到凌霄的存在?

    他又是怎么隐藏了身形,趁机偷走了灵果?

    林锡眼神愈发阴沉,他突然想到了…唯一一种可能。

    灵老!!!!

    不论是在拍卖行,还是在落日山,凌霄仿佛都能轻易洞悉他心中所想,将他玩弄于股掌之中。

    何其荒谬?

    他是九天神明?能够预知未来?

    如果没有人事先给他通风报信,林锡打死也不相信事事都会如此巧合!

    他不去夺取灵火,偏偏准时出现在了那山涧之外?

    如果没人通风,他是怎么找过去的?

    这么想想,凌霄在拍卖行针对自己的事情就说的过去了。

    可…

    灵老为何会这么做?

    难道是因为当日凌霄展露的天赋?

    十七岁的道则妖孽,无敌仙姿,跟着他,以后就不用再吃苦受累了?

    呵呵,这一刻,林锡突然有些失落。

    这一路走来,他与灵老出生入死,有过争吵但更多的却是一起成长的喜悦。

    说实话,林锡是感激灵老的,虽然他总爱吹牛逼,聊些以前风光的事情。

    但没有他,林锡或许早就死在了山崖下了。

    没想到啊,再深厚的情谊,最终也抵不住这世间的诸般诱惑。

    只要筹码足够,背叛什么的,还不是一瞬间的决定。

      PH酷◎匠‘m网S首*`发0●

    而此时,戒指里的灵老心里同样有些疑惑。

    那道则灵果真是被凌霄夺去了?

    可能么?

    以自己的神魂感知,虽不能说万无一失,但寻常帝境之人绝对无法避开。

    那凌霄什么水平?

    一个玄清,顶多破妄的古族弟子,居然避开了自己的神魂感知,在自己离开的那一刹那,捷足先登,从林锡手中抢走了道则灵果?

    荒谬么?

    当然荒谬了!

    最起码灵老肯定不相信,凌霄有能力完全遮掩住自己的气息。

    方才在那遗迹入口处,灵老曾专门观察了后者。

    他的身上确实有股波动,能够阻拦他人神魂探查。

    但顶多就是遮掩了修为,气息生机什么的,根本无法避开他尊境的感知。

    而且,那凌霄不去灵火现世的地方,为何非要跑去落日神山深处?

    火狼的手段虽然拙劣,但也不是寻常破妄之人所能看透的。

    凌霄又怎么知道那山涧里有造化?

    可偏偏,这么荒谬的事情,就在今天发生了。

    锡儿,你可真是太让我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