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138章又来1个
    这边,那神侯火狼一路追着林锡来到了落日神山边缘。

    再往前一步,就是人族领地。

    而且,落日城隶属凌族,一旦他贸然现身,恐怕必会有凌族强者出手将他诛杀。

    该死的,这个玄清蝼蚁怎么跑的这么快?

    开玩笑,蝼蚁是蝼蚁,可咱戒指里有个尊境残魂啊。

    随随便便施展点手段,又岂是一头山间野妖所能想象的?

    “该死的人族!!我就不信,你不出这落日古城!!”

    火狼站在一棵古树之巅,冷眼看着那落入城中的身影,脸庞上尽是狰狞之色。

    苦等五年,最后徒劳为他人做了嫁衣。

    这口气他咽不下!

    倘若偷他灵果的是那凌族传人也就罢了,可偏偏一个毫无背景的玄清蝼蚁,也敢染指他的造化!

    该死!该死啊!!

    “前辈…”

    就在此时,远处黑暗中,突然传来一道淡笑声。

    “嗯?谁?!”

    火狼脸色一凝,瞬间转头看去,却见一道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身影缓缓走了过来。

    他的脸完全遮掩在斗笠之下,只露出一张薄长的嘴唇。

    看气息,应该是在破妄之境。

    “蝼蚁,你是何人!!”

    “前辈,我知道那灵果在谁手中…”

    黑袍人影淡然一笑,声音里有些莫名的怨毒。

    “嗯?你知道?!”

    火狼眼眸微凝,周身瞬间有股恐怖威势弥漫而开。

    “蝼蚁,摘下你的斗笠,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前辈,我诚心与你合作,你却这般态度,未免有些不太合适吧?”

    诸葛流云淡然一笑,将头顶斗笠摘下,露出一张苍白阴森的面孔。

    自从那日,秦枫被凌霄碾死在战台上,他就下山躲了起来。

    混元鼎暴露了身份,而既然凌霄敢当着大长老的面儿碾死秦枫,恐怕也不会介意再杀他一个宗主真传。

    那个家伙,在圣州东疆的凶名,可是丝毫不弱于任何一位成名老魔。

    既然撕破了脸面,诸葛流云自然也没有了太多顾忌。

    凌族是很恐怖,可只要凌霄一死,他就是少主之位当仁不让之选。

    难不成宗门弟子争锋,凌族还敢灭了他万道魔宗?

    两大宗门同为无上传承,一旦开战,势必牵扯极大。

    凌族九脉,可不是只有凌天临一人说了算的。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诸葛流云与凌霄的矛盾,已经无法调解。

    换句话说,他不杀凌霄,就必然要被凌霄弄死。

    如此一来,倒不如我先弄死你?

    “你是?”

    火狼看着面前的青年,眉头轻轻一皱。

    这几年他一直隐居落日山,对这圣州东疆的天骄了解不多。

    但看这黑衣青年的模样,显然年纪不大,却已是破妄层次。

    很明显,这应该是一位大宗天骄,甚至是古族少主。

    “万道魔宗,宗主真传,诸葛流云。”

    诸葛流云淡然一笑,目光玩味地看着眼前的火狼。

    以他万人敌弟子的身份,莫说一头神侯妖兽,就算是神王强者,也要忌惮三分。

    这便是他的底气。

    当然,诸葛流云承认自己有赌的成分。

    一旦这火狼暴露了他的行踪,在这落日山城凌族领地,他几乎是十死无生。

    只是以他的实力,单独对上凌霄,并没有太大的胜算。

    诸葛流云能一直稳坐宗主真传的位子,跟他低调稳健的性格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这仙途浩瀚,处处凶险,当然是狗着最安全。

    若非这次事情败露,加之凌霄又如此强势霸道,他也不会冒此风险。

    “哦?原来是魔宗真传…”

    果然,那火狼听到诸葛流云的身份,眼中当即闪过一丝忌惮,连带着语气都变得温和了下来。

    万道魔宗啊!

    又是一尊无上道统。

    他虽是神侯强者,但这些无上道统中,哪个没有几位神王神帝,动动手指就能碾死他了。

    而且,他虽不认识这位魔宗真传,但诸葛流云这个名字,却也有些耳闻。

    万道魔宗最稳健的大师兄。

    若非凌霄入宗,他八成是要坐上少主之位的男人。

    可是…

    他突然找上自己,到底所谓何事?

    “你方才说,知道是谁偷走了我的灵果?”

    火狼有些戒备地看了诸葛流云一眼。

    谁偷走的,不就是方才那个叫林锡的鳖孙么?

    我还用你说?

    “不错,灵果并不在林锡身上。”

    诸葛流云淡笑一声,落日神山有神迹现世的消息,他自然一早就知道了。

    这里又是凌族领地,想来凌霄多半是要过来的。

    如今后者在明,诸葛流云在暗,当然是最好的时机。

    所以前几日,诸葛流云就来到了落日城蛰伏了下来,看看能不能寻到一丝机会。

    原本凌霄在碾压了那云黍仙宗的破妄真传后,他已经有些心灰意冷,并考虑逃往西疆避开这个混世魔头。

    可今日一早,他躲在山林间,眼睁睁看着林锡追逐凌霄而去,心底又重燃了一丝希望。

    天助我也啊!

    待这头神侯火狼到场,诸葛流云顿时猜到了事情经过。

    虽然他也有些诧异,那向来狠辣的凌族公子为何没有趁机杀死林锡,但想来多半是…顾虑念青筠吧。

    毕竟如今凌霄订婚之日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东疆。

    一旦他当着念青筠的面杀死林锡,恐怕前者必然会心生嫌隙。

    不过如此,他的机会就来了!

    一头神侯妖兽,足够轻易诛杀一个破妄之人,哪怕是道则天骄。

    只要他与之联手,那凌族传人,在劫难逃了。

    当然,有些人,就是喜欢一厢情愿。

    “不在林锡身上,还能在凌霄公子身上不成?”

    火狼顿时轻哼一声,却见那诸葛流云嘴角含笑,竟然未出声反驳。

    “咕噜。”

    火狼只感觉一股凉意自心底升腾,再看眼前这位魔宗真传,眼眸中已经带了一丝畏惧。

    你他妈这是几个意思?

    难道…

    “前辈,那灵果确实在凌霄身上,我亲眼看到他偷了灵果离开的。”

    诸葛流云淡笑一声,他亲眼看见个鸡儿啊,此时不过是为了让这火狼相信自己而已。

    不过,按照他对凌霄的了解,这种夺人造化的事情,他绝对是得心应手。

    “前辈,这落日神山里的波动,你应该比我熟悉吧,我猜应该是一道天地灵火现世,你若是能将其融合,不比一枚灵果更有用处么?”

      f√酷《匠h网'{永(o久.◎免{费g看m;小r说jk0P

    “可…可…这里是凌族领地,我若是出手,怕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