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128章接着忽悠
    “有点意思…”

    凌霄看着身前的林锡,嘴角突然扬起一抹笑意。

    人生短短急个球啊,我看你是不死不罢休。

    “九万灵石。”

    “十万。”

    “锡儿你疯了,我留给你的绿魔神鼎,可是当年不朽大教劳儿宗经典传承之物,这区区一件下品神器你…”

    灵老的声音明显蕴含着一丝愠怒。

      )q酷!-匠C网MJ正版(首k发mj0“

    看来自己这个弟子,已经被凌霄刺激的接近疯魔了!

    “灵老稍安勿躁,我并非是想要这只鼎。”

    林锡森冷一笑,眼中闪过一丝幽芒。

    以他天命之子的眼界,不跟上古沾边的灵宝,自然是看不上眼的。

    此时抬价,不过是想要…坑凌霄一把。

    否则待会儿若是再遇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岂不是还是要被凌霄横刀夺去?

    这狗方才夺了自己的九劫剑,这会儿该付出点代价了。

    “想坑我?”

    可林锡这点小心思,又怎么可能逃得过凌霄的眼睛,当即冷笑一声,不再出价了。

    “嗯?”

    时间缓缓流逝,林锡眼中渐渐涌出一抹惊慌。

    劳资身上,总共只有十万灵石,要是花在这样一件废宝之上…

    林锡突然很想哭,甚至忍不住想要问问凌霄,大哥,你怎么不跟了?

    不应该啊。

    方才一件残破古宝,这位凌族传人都舍得花费七万灵石。

    眼下这鼎他不是要用来泡妞的么?

    怎么这会儿竟然放弃了?

    “没有人再出价了么?”

    高台上,那妩媚女子同样有些诧异地看了凌霄一眼,显然是觉得…此时停手,有些太符合公子高贵的气质啊。

    “恭喜这位公子,成功拍下九龙啸天鼎!”

    淦!!

    这凌霄居然真的不出价了!

    林锡狠狠咽了口口水,颤抖着双手从那婢女手中接过古鼎,眼中竟隐隐带了一丝泪痕。

    “呜,果然公子只是问问而已呢。”

    林梦小脸上闪过一丝失落。

    有那么一个瞬间,她还以为凌霄是在为她拍卖这件神鼎呢。

    “你不是有的是灵石么?怎么不继续出价了?”

    念青筠冷笑一声,似乎跟凌霄在一起,她的话都有些多了呢。

    “哦,我刚刚突然想起来,我手里好像有件神鼎啊。”

    凌霄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扑哧!!”

    终于,林锡刚刚压抑下去的心血,又一次喷了一地。

    “你叫什么名字?”

    凌霄随手从乾坤袋拿出一尊赤红宝鼎。

    正是当日他诛杀秦枫时得到的那一尊混元鼎,品阶还要略微高一些。

    “我…我叫林梦!”

    林梦小脸通红,甚至不敢直视凌霄的眼睛。

    她所在的火云宗,只是这东疆大地上一个不起眼的小宗门。

    而她的姿色,跟念青筠…算了,就算跟付云瑶比起来,也差距极大。

    小女子不才,如何能得公子青睐?

    “林梦?青雾缠林,大梦悠悠,好名字。”

    凌霄点了点头,不愧是上古三大霸族。

    林秦萧三族,果然代代出天骄。

    十个天命之人,九个出自这三姓。

    剩下一个,多半死于天灾。

    公子…公子是在夸我么?

    林梦双手捂着朱唇,娇躯因为激动而隐隐有些颤抖。

    以她的身份,原本根本不可能跟凌霄产生半分交集。

    要知道,整个圣州多少骄女翘首以待,就为了能被公子多看一眼?

    “这尊混元神鼎,也是一件神器,你我有缘,就送给你了。”

    凌霄随手将那古鼎递到林梦手中。

    “这…这…”

    “凌霄公子,这神鼎太过贵重了,我们不能要…”

    尹天行眼中闪过一抹阴沉,可以他的实力,怎么敢得罪眼前这位凌族传人,只能是一脸苦笑着拒绝道。

    此时他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这次回宗,就立马让爷爷给他和林梦安排婚事,彻底占有林梦。

    就算凌霄背景强大,也不至于再抢着做接盘侠了吧?

    “你们?我说送给你了么?”

    凌霄眉头轻挑,微微摇了摇头,“我送的东西,没人敢不要。”

    霸道!强势!

    不容挑衅。

    “公…公子…”

    林梦明显有些不知所措,偷偷看了尹天行一眼。

    看得出来,她内心里对这位师兄还是极为依赖的。

    “放心吧,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看你有缘,一件神器,对我而言,不值一提。”

    凌霄温和一笑,哪还有方才的凶戾,伸手将那古鼎递到了林梦手中。

    “谢…谢谢公子…”

    林梦满眼崇拜,虽然并不掺杂丝毫爱意,但那种恭敬却是真实的。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啊。

    不过…

    想要让这个单纯的小丫头打心里臣服自己,得想个办法,先弄死这个尹师兄啊。

    弄死是好弄,一只蝼蚁而已。

    但必须要弄的欲死欲仙…不对,天衣无缝,就得稍稍施展点手段了。

    “哼。”

    念青筠轻哼一声,周身冷意流转。

    “怎么了?鼻子不舒服?”

    凌霄伸手揽在她的香肩之上。

    “拿开你的脏手。”

    念青筠语气冷漠,甚至看都没看凌霄一眼。

    “你是不是生气,我送别人东西?”

    凌霄叹了口气,语气突然认真了下来。

    “是!”

    念青筠脱口而出,俏脸瞬间一红。

    “她长得,有些像母亲年轻的时候…”

    凌霄眼中流露出一丝孤寂,而念青筠此时却完完全全被他脸上的神色吸引了。

    这表情…有点故事啊。

    凌霄的母亲,不就是那位东疆第一丹师,轩辕圣主么?

    对哦,好像在凌霄十岁那年,轩辕圣主就离开凌族回了丹元圣地。

    并发誓,此生再也不会踏足凌族半步。

    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而言,突然失去母亲的关爱,一定是…很痛苦的吧。

    这般想着,念青筠脸上的冷意瞬间消散而去,转而化作一抹少见的温柔。

    “对不起…”

    “嗯?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我说过,你会慢慢了解真正的我。”

    凌霄摇头一笑,脸上自是一片洒脱。

    仿佛这样的误解对他来说早已习以为常。

    我淦!

    我哪见过轩辕月年轻时的模样!

    女人嘛,同情心有时候就是泛滥一些。

    她们大都对善良、正直、孝顺、阳光、帅气、有爱心、有责任心、积极上进,和持久且多金的男人没有抵抗力!

    只是这一幕落在念青筠眼里,又令她忍不住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心疼。

    是我。

    错怪他了呢。

    可…为什么我会有心疼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