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114章大争之世
    今日一战,林锡是败了。

    可他身上的底牌,却没有施展多少。

    尤其是神魂造诣,整个圣州真正能够跟他比肩的天骄妖孽,恐怕真没有几人。

    毕竟相比于天地灵火,这神魂之术,早已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

    若非灵老相传,他根本接触不到。

    而魂剑之术,据灵老所说,乃是上古一位神魂大能传承下来的。

    他自称天魂圣尊,一身神魂功法出神入化,横压一个时代,最终飞升去了仙域。

    林锡机缘巧合之下,曾得到了一枚看似普通的黑石。

    没想到里面,竟然隐藏着魂尊传承。

    这几年他陆陆续续已经找到了三枚,而魂剑三式,也是他如今除了焚经之外最大的底牌。

    “走吧,先去落日城静观两日,后日那道则灵果怕就要成熟了。”

    灵老欣慰一笑,对于这个弟子,他还是很满意的。

    最起码,跟寻常古族天骄相比,林锡心思品性都属上佳。

    虽然天赋有些普通,但越是这样,越不容易引来那些大能者关注。

    如今乱世,风头过盛,就很容易被人嫉恨啊。

    苟着不好么?

    让他们先刚,自己偷摸捡捡装备,攒攒药瓶。

    等死的人差不多了,再横空出世,碾压一代。

    “灵老…要不先去将那不死心炎融合了,这样也多些把握?”

    林锡在乎的,当然不是多些把握。

    他只是担心,一旦偷走灵果,引来那火狼追杀,他哪还有时间去寻找灵火?

    反正那灵果也不是自己的,得不得到的,关我屁事。

    “不,灵火出世,必然会引来天地异相,到时候落日神山肯定会降临无数强者,再想夺那灵果就很麻烦,我们先拿了道则灵果,只要我能融合,就算来再多人,灵火也是我们的掌中之物。”

    灵老的声音透露坚定,而林锡眼中虽有些阴沉,可最终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行吧,现在你说了算。

    凌族圣境,中央大殿。

    一众圣宗强者、古族大能纷纷挥手,与凌天临等人告别而去。

    恢弘楼阁冲霄而起,百丈巨船碾碎空间。

    一道道令人心悸的凶戾气息自头顶飞掠而过。

    热闹了一整日的凌族,终于彻底安静了下来。

    凌霄与凌天临并肩而立,看着那破空而去的无数身影,眼眸中皆带着一抹冷漠。

    今日到场的无上道统,真正站在凌族这边的,仅有万道魔宗等寥寥几方。

    剩下的大多数人,怕是都是来探究凌霄虚实的。

    不过好在,凌霄足够争气,一掌碎裂虚空,成就雷神之威。

    如此,凌族声威,再度莅临顶峰。

    “霄儿,要不要派人…”

    “不必父亲,我自有打算。”

    凌霄自然知道凌天临想要做什么。

    林锡的天赋虽不如他,但绝对堪称圣州顶尖。

    而且像这样的天命之子,身上造化必然不少。

      酷W$匠c}网唯一正f版Q,其'他‘都是盗/版fP0V

    只要给他时间,迟早都会成长起来。

    杀了,有备无患。

    凌天临可不想凌霄竖立如此大敌。

    “可…霄儿,我感觉他身上,还有一道很诡异的气息,能够在我面前隐藏身形,怕是…”

    凌天临眼中闪过一抹冷意,而凌霄却点头一笑。

    要是没有,那才奇怪了。

    不过,但凡是残魂,不论是何等境界,对他而言都只是补品。

    “父亲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倒是天弟,您真打算把他交给万剑圣主么?”

    “我凌族并未有剑道大能,我看天儿这几年,时常剑不离手,我和你…母亲亏欠他太多了,所以…他喜欢,就好了。”

    凌天临叹了口气,神色有些疲惫。

    他倒从未因为此事怪过凌霄,毕竟那时候,他也是被迫的。

    只是轩辕月的做法,实在太过残忍,于天理不容。

    “父亲,你也不必过于自责,或许,这是好事也说不定。”

    凌霄淡然一笑,抬头看着远空。

    阴阳丹海,如今对他而言已如鸡肋。

    况且他系统里还存放着一道圣者所留的九重丹海。

    只是他若是现在表现的太过殷勤,难免不会引来凌天的猜忌。

    这件事想要彻底解决,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七年隐忍,十万次拔剑啊。

    这得多恨,才能有此毅力!

    甚至凌霄毫不怀疑,若是按照正常套路走下去,他最后的下场,一定不会比那司丛好多少。

    “唉…”

    凌天临并未再说话,在其身后,念青筠已经缓步而至。

    “清筠,累了吧?”

    凌天临温和一笑,而念青筠顿时有些惶恐地摇了摇头。

    凌族凌帝,可是这圣州东疆最恐怖的存在之一。

    甚至有传言,这位当代凌族之主,修为已经隐隐踏出了帝境。

    当然,传言是传言,毕竟以这位的身份,寻常也没有人敢轻易挑衅。

    “没有…凌帝,我…”

    “还叫凌帝,该改口了。”

    凌天临摇头一笑,手中忽然多出一物,竟是两枚闪烁清光的玉匙。

    “这对龙凤玉匙,是当年我和你…轩辕伯母订婚时,我母亲赠予的,虽不是重宝,却能感应彼此存在,如今我将它送给你们,希望你们两人,能够百年好合。”

    凌天临将手中玉匙递给念青筠和凌霄,刚欲转身离开,却听凌霄语气不屑地道,“父亲大人也太小气了吧,今日我订婚之日,你不送个道器什么的,居然送两枚玉佩?”

    “多谢凌…伯父…”

    可此时,念青筠却忽然欠身一拜,乖巧地将那灵配挂在了腰间。

    “呃,这婆娘,挺好养活啊。”

    凌霄摇头一笑,他当然明白父亲的苦心。

    况且,对于灵宝什么的,凌霄是真没什么太大需求。

    可他没想到,这气质绝冷的道宫神女,竟然会接受这样寓意明显的礼物。

    “好了,累了一天了,你们下去休息吧。”

    凌天临点了点头,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而凌霄则是有些玩味地抬头看向念青筠,嘴角突然扬起一丝嘲弄,“娘子,跟为夫回家吧?”

    什么道宫神女,祸乱万族?

    呵呵。

    干就完了!

    “凌霄公子,请注意你的言辞,我们只是订婚,还未成婚,你…”

    念青筠的脸色重新变得冰冷下来,只是还不等她话音落下,却见眼前少年突然踏前一步,一把将她脸上的白纱摘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