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91章不该来啊
    凌霄自然是听到了方才司家众人的话,至于那些看门的奴仆,也当然是死了。

    他来就是为了覆灭司家,怎么可能会手下留情?

    不过他倒是没想到,这司林竟然有如此胆魄,敢在凌族眼皮子底下,密谋反水!

    “呵呵,不知凌霄公子所来何事?”

    司林阴沉着脸,抬眼示意了一下众人不要冲动。

    “无事就不能来你们司家?你们守在堂外。”

    凌霄咧嘴一笑,转头对着身旁两名守卫吩咐一声,抬脚走进堂中,却见那司丛的尸体还摆放在地上,眉头顿时皱了皱。

    “这还不下葬,是准备重生么?”

    “呃,公子,这是我们司家的习俗,一般族人死后,都要摆在堂中供亲人哀悼。”

    司林额头上渐渐流淌出丝丝冷汗。

    他是打算离开凌族,另投新主。

    可凌族两字在所有司家之人心中早已被铭刻成了印记,根本生不出半分抵抗之心。

    况且,此时凌霄身后,可是跟着两名神侯境强者。

    他司家总共只有自己踏入了神侯,也不过是个神侯一品。

    老祖常年闭关不出,这会儿再想唤醒他,怕是有些来不及了啊。

    “你们司家习俗倒是挺独特啊,我还以为,你是对我凌族有什么意见呢。”

    凌霄冷笑一声,抬脚将那挡路的司丛尸体踢到了一旁。

    这个举动,瞬间引来不少司家强者的愤怒,一个个瞪着眼睛,怒视着凌霄。

    “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死者为大,死者为大。”

    凌霄尴尬一笑,又一脚将那尸体踢回了原处。

    “凌霄,你欺人太甚!!”

    终于有人压抑不住心底怒火,朝着凌霄冷喝道。

    “欺人太甚?”

    凌霄皱着眉头,一脸茫然地看了那堂中老者一眼。

    “司家主,难道你没跟他们说清楚?”

    “呃,公子,我已经跟他们解释清楚了,司丛挑衅二公子,死有余辜,死有余辜…”

    司林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讪讪笑道。

    “不是,哎,司家主你误会我了,我说的不是这个。”

    凌霄摇了摇头,脸色突然变得无比认真。

    “嗯?难不成这凌霄是来登门道歉的?”

    有那么一刻,司林心里曾有过动摇。

    倘若今日,这凌族公子当真是来上门道歉的,他该如何取舍?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们司家,就是我凌族养的一条狗,欺负你们,怎么能说是欺人太甚?用词不当!”

    凌霄摇了摇头,而堂中所有司家强者的脸色,已经彻底狰狞了下来。

    如果不是因为堂外站着两名凌族神侯,恐怕此时他们已经动手,将他撕扯粉碎了。

    “呵呵呵呵,一条狗,用词不当…”

    司林突然低下头,有些落寞地轻笑了两声。

    “我司家向来对凌族忠心耿耿,世世代代奉凌族为主,没想到到头来,竟只是一条狗的身份…”

    “公子啊公子,凌族若是落到你手里,还能在圣州存在多久呢?”

    “你说错了,说你们是狗,都有些太抬举你们司家了,狗最起码还忠诚,你们司家,连狗都不如啊。”

    凌霄嘴角突然扬起一抹玩味,手掌轻轻一挥,只见一道披头散发的身影忽然凭空出现,落在了众人之前。

    这几日他倒是发现,那八荒琉璃塔的空间,属实是个好地方。

      酷匠r网Q.正d版首发}C0。j

    只要把人丢到里面,就算是神帝强者也根本觉察不到。

    况且那古塔如今已认凌霄为主,虽然他还无法打开第二层的屏障,但以第一层的威势,镇压个神侯境强者应该问题不大。

    “司…司全?!!!”

    顿时间,司家上下瞬间陷入了死寂。

    就连司林,待看清那瘫软在地上的人影之时,眼眸都是狠狠一凝。

    怎么可能?

    他派去联系秦族的强者,怎么会在凌霄手中?

    而且,看他的样子,显然是被人搜过魂了。

    该死,难道事情败露了?

    可若是败露,凌族怎么可能只派凌霄和两名神侯强者过来。

    还是说,这凌霄是想以此来要挟司家,为他所用?

    不得不说,这人一旦脑补起来,确实有点致命。

    不过这倒也不怪司林,实在是这凌霄口碑太差,弄的整个寒天城都没有几个人真心希望他坐上少主之位。

    如今凌族各脉公子都已近成年,想来用不了多久,就会定下传人之位。

    凌霄此时拉拢人心,倒也符合情理。

    对,一定是这样的。

    否则以凌族的杀伐果决,直接就派人把司家灭了,又何必派凌霄来羞辱他们。

    “司家主,这就是你所谓的忠心耿耿?”

    凌霄脸上玩味愈浓。

    他来司家,当然不是为了开心的。

    而是为了司家的底蕴以及…强者的神魂。

    在吞噬了那遗迹古尸的残魂之后,凌霄发现他的魂宫,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况且这司家故意往枪口上撞,凌霄自然乐意将他们当作养料吃掉。

    当然了,能够发挥他们最后的余热,司家,死得其所!

    “呃…凌霄公子,你听我解释…”

    “还解释个毛儿啊,这人的神魂都被我凌族搜烂了,司家主,别装啦,你们司家的计划,败露啦。”

    凌霄阴森一笑,眼中似有魔芒渐渐汹涌。

    据说司家老祖是位神王境的强者,只是不知道,在那八荒琉璃塔中,他是不是弥雍的对手?

    “公…公子!求公子开恩,我司家愿意为公子效犬马之劳,日后只忠于公子一人!”

    司林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脸上已是一片哀求之色。

    而在其身后,所有司家之人虽然神色不忿,但还是跟着司林跪了下去。

    “效忠我一人?”

    凌霄俯身,看着面前的司林,微微摇了摇头,“司家主,这狗一旦变了心,还谈什么忠诚?今日我来,是打算灭了你们司家。”

    “什…什么?灭了司家…”

    司林眼眸一凝,周身一股神侯威势瞬间汹涌而开。

    “那公子…你今日可真不该来啊。”

    “轰!!”

    一股诡异波动,忽然毫无征兆地笼罩了整座司家大堂。

    然后,那堂外站着的两名神侯境强者便是有些惊恐地发现,整个司家,似乎凭空消失了。

    “该死!是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