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90章交给我吧
    飘渺道宫,传承无情大道。

    这件事,举世皆知,凌天临不可能不知晓。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同意了这门婚事。

    虽然那道宫之主的目的也不一定单纯。

    但修仙一途,不就是这样,相互图谋,夺取造化么?

    只是最终谁会成功,就要看谁的手段更高明了。

    “霄儿,后日就是你跟青筠订婚的日子了,执掌凌族的事情,过后再说?”

    凌天临突然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他既是凌族之主,所有局势自然尽收眼底。

    凌天今日挥出的一剑,同样蕴含道则之力。

    原本两个儿子都领悟了道则,成就妖孽之名,凌天临本该高兴才是。

    可…

    他如何不知晓凌天心底的恨意。

    如今后者不再掩饰自己的修为,恐怕多半是想要对凌霄动手了。

    传人之位的争夺,就是个大好时机。

    可这些话,他又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跟凌霄说,只能先拖延几日,等凌霄与念青筠订婚过后,再做打算。

    “不必,父亲,我先休息一日,明日就召集所有族老,定下我的传人身份吧。”

    凌霄咧嘴一笑,眼中闪过一抹阴冷。

    对于凌天临的顾虑,凌霄心知肚明。

    只是区区一个剑道道则…就跟谁没有似的。

    凌天他是不能杀,但不代表他不能打啊。

    凌族九脉,如今凌天临这一脉是嫡脉,传人之位本该在凌霄与凌天两人中挑选。

    但是近几年,凌霄的口碑实在太差,以至于不少族老对他意见颇大。

    凌天临是强,但凌族明面上尚有两帝十王。

    他们联合在一起,就算是凌天临也不得不重视。

    “得好好敲打敲打这群老东西了。”

    “霄儿…这些都是其次,你也不小了,是时候安稳一下性情了,念青筠我见过一面,天赋相貌都是圣州顶尖,你要好好疼惜。”

    凌天临叹了口气,该来的,迟早是要来了。

    他只盼着兄弟两人不要争个鱼死网破就好。

    “不错?”

    凌霄愣了一下,然后苦笑了一声。

    一个修炼无情大道的女人,能好到哪里去?

    恐怕在她眼里,自己多半是个用来斩情的工具,也就是所谓的踏脚石罢了!

    可她为什么会选我?

    难道是因为我长得帅?

    嗯,多半是这样的。

    “霄儿,你需要知道,这世间大道,皆是无情,可又有谁能真正做到无情无欲?念青筠天赋近妖,且降生就有神兽相随,必是身怀大气运之人,你若能将她拿下,飘渺道宫…自然也就拿下了。”

    凌天临的声音有些低沉,与轩辕月的疯狂溺爱不同,他所走的每一步,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天魔真身非同小可,乃是圣教亲定禁忌。

    凌霄总有一日会站在整个圣州的对立面。

    而他如今所能拉拢的人心、道统,最终都会成为他的倚仗!

    “父亲,我明白了。”

    凌霄深吸了口气,看向凌天临的眼神里有些感动。

    父爱如山。

    跟轩辕月的直接了当相比,凌天临的爱,虽然隐晦,但同样沉重。

    这让身为孤儿的凌霄内心感觉无比温暖。

    放心吧父亲。

    就算有一日,我魔身暴露,也绝不会牵连凌族。

    “好,你去休息一下,我这就通知族老,准备传人之位的事宜。”

    凌天临点了点头,目光欣慰地看着凌霄。

    从方才见面一刻,他就感觉到,凌霄身上的气息,竟隐隐有着突破破妄的迹象。

    而且,跟之前相比,这位性格跋扈的大儿子,明显变得沉稳安静了许多。

    凌天临虽然不知道凌霄身上发生了什么。

    但以他的境界,只需打眼一看,就知晓后者并未被人夺舍。

    孩子大了,有些秘密很正常。

    而他需要做的,就是站在他身后,努力为他的成长,清除所有障碍。

    “对了父亲…司家那边…”

    凌霄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应该提醒凌天临一句。

    毕竟他的神魂远超常人,方才那司林眼中的怨毒,根本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近日我察觉司家似乎在与其他无上道统接触,就派人查了一下,结果抓住了一位司家负责传信的强者,正好借着这次机会,抹除吧。”

      酷匠网永S久,j免√#费#◎看U小tm说!0

    凌天临的脸色突然冰冷下来,整座大殿的温度顷刻降到了冰点。

    “父亲,交给孩儿吧。”

    凌霄转身,直接朝着殿外走去。

    而凌天临只是皱了皱眉,身后顿时有着一道黑影浮现而出。

    “跟着公子。”

    “是!族主!”

    黑影悄然消失,就如同没有出现过一样。

    杀伐果决,残忍无情。

    世人只知凌霄性格跋扈,可现在看来,跋扈一些也未必是坏事啊。

    这样,就不会有人太重视他了。

    “霄儿,再给为父五年时间,整个圣州将无人再敢说你的不是,禁忌体质?哼,圣教…你们最好别太过分啊。”

    …

    与此同时。

    司家大堂。

    司林脸色阴沉地看着堂中摆放的尸体,眼眸中隐隐带着一抹狠戾。

    “家主,你可一定要为丛儿做主啊,他明明已经被那凌天斩断了手臂,为什么凌霄那个混蛋还要杀他?家主啊…”

    堂下,一位年轻妇人瘫倒在地上,放声痛哭着。

    “不错,家主,我司家世代衷心,结果在凌霄眼中,我们就是一条狗,简直岂有此理!”

    “家主,以凌霄的性格,将来就算执掌凌族,我们这些附庸家族也一定不会好过,不如…”

    “家主,别再犹豫了,上古秦族已经屡次示好我司家,这次司全前去,只要秦家诚意足够,我们就走吧。”

    “家主!!如今我司家强者如云,天骄满门,虽然比不上凌族,但也丝毫不弱,我们凭什么要在这儿供他们驱使?”

    “算算时间,司全应该回来了吧。”

    “吆,这么热闹?”

    可就在司家众人义愤填膺之时,大堂外,却突然传来一道轻笑声。

    司林等人脸色一愣,瞬间抬头看去,却见那一身黑衣的凌霄,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在其身后,还站着两名凌族奴仆,周身气息强横,俨然是神侯境界的强者。

    “凌…凌霄…公子!!”

    司林脸上的凶戾瞬间消散,转而露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只是眼底深处,却似是闪过一抹冰冷。

    这凌霄是怎么穿过司家门庭,直接来到大堂中的?

    那些看门的奴仆都是干什么吃的!

    该死,他有没有听到方才司家众人所言?

    这一刻,司林突然感觉一缕凉意,自脚底悄然升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