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88章奴族而已
    “什…什么?”

    司林神色一凛,显然是没听明白凌霄话里的意思。

    “我说,你脑子是不是被狗吃了?”

    凌霄冷笑一声,手掌一挥,直接将那瘫在地上的司丛握在了手里。

    “这家伙的一条胳膊,能跟我弟的一条胳膊相提并论么?司林,你怕是没弄清楚你的身份吧?”

    “别说是一条胳膊,就算今日我把他杀了,又如何?你们这些奴族,生杀大权本就掌握在了凌族之中,怎么,你是觉得翅膀硬了?”

    “不…不是的…凌霄公子…”

    司林脸色一白,原本眼中的怨怒瞬间消散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惶恐。

    凌霄话虽难听,但说的其实并不错。

    像司家这样的世家,本就是凌族身边的奴仆,想杀想打,全凭主人心意。

    只是,让他有些奇怪的是,为何今日凌霄公子竟然会主动庇护凌天那个废物?

    “哼,司林,你最好记清楚,你们司家,不过就是我凌族养的一条狗,凌族能将你们喂养长大,就能把你们炖了吃了再养一条听话的,还有你,就算是在演武台上,你敢对我弟出手,也该是死路一条。”

    话音落下,凌霄手掌猛然一握,直接将那司丛的脖子捏成了两段。

      酷)匠G网正《版^首“;发n0'

    “我现在杀他,是给你司家颜面,否则…今日死的就不是他一个人了。”

    “丛儿…”

    司林紧咬着牙,全身隐隐有些颤抖。

    只是在如此强势的凌霄面前,他再不敢有一丝忤逆之心,生怕引来灭族大祸。

    原本他只要老老实实带司丛离开,便可保全他的性命。

    可他偏自己作死,想要在凌天身上讨要个说法…

    自作孽不可活啊。

    整座演武场,寂静的有些可怕。

    所有人看着那一身黑衣,满脸戾气的凌霄大公子,屁都不敢放一个。

    这才是古族公子的威慑啊。

    绝对的霸道,绝对的不容挑衅!

    一言不合就杀人。

    杀你,你还不能反抗,还得反应自我,还得以此为荣幸!

    近几年,司家是出了几个强者。

    但跟凌族这尊庞然大物相比,却是蚍蜉与天的差距。

    相比于凌霄,那凌二公子的性格,还真是有些软弱啊。

    当然,其实以凌霄的性格,根本懒得跟这几个狗奴废话,看不惯,杀了便是。

    此时他叨逼这么多,也不过是为了…刺激凌天而已。

    果然,凌天看着身前的黑衣身影,脸色同样有些呆滞。

    怎么会?

    他怎么会为自己出头?

    从出生到现在,自己这位哥哥无时无刻不在羞辱自己。

    十岁之前说他是野种,贱种,根本不是凌族后人。

    十岁之后就更直接了,废柴,丢人现眼的废物,不配做凌族后人。

    可今日…

    他为什么会主动站在自己面前,为自己撑腰?

    阴谋!

    绝壁是个阴谋!

    难道他看到了自己方才施展的剑意道则,所以故意示好,想要我饶他一命?

    一定是这样的!

    哼,凌霄,你真以为凭你三言两语就能让我原谅你么?

    你做梦!

    你回来的正好,这一次,就别回万道魔宗了!

    “还愣着干什么?丢人现眼的废物,还不跟我滚回族中?”

    可就在凌天暗暗发恨之时,耳边却突然传来了那一声熟悉的鄙夷怒喝。

    “你!!”

    凌天脸色一白,本能地感觉一丝畏惧。

    凌霄给他留下的阴影实在太大,这几年若非他小心隐忍,怕是早就被他给玩死了。

    可是…

    不应该啊,这凌霄不应该继续讨好我么?

    怎么还敢如此羞辱我?

    “你什么你,身为凌族公子,竟然被自家养的狗威胁,真是丢人。”

    凌霄冷哼一声,转身朝着古城中央走去。

    而凌天咬了咬牙,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他倒要看看,自己这位好哥哥,到底玩的什么把戏。

    而随着两人离开,司林的身影才缓缓从地上站起。

    他看着一眼身旁司丛的尸体,眼底深处,尽是寒意。

    “家主,我们…”

    “带上少主的尸体,回去!”

    司林深深吸了口气,转身消失而去。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寒天古城街道上,凌霄两兄弟并肩走在一起,引来周围无数人躬身行礼。

    不过此时,不少人心底都带着一丝疑惑。

    这两位,什么时候能心平气和地走在一块了?

    凌霄向来视凌天为耻,处处排挤打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

    这在寒天古城不算什么秘密。

    “没大没小,连个哥也不叫!”

    凌霄转头瞪了凌天一眼,身影却直接朝着路边一个摆摊算卦的老道走了过去。

    “哥?”

    凌天一下子愣住了。

    印象里,他已经有七年没喊过这个字了。

    而且平日,凌霄最烦感的就是别人说他是凌天的哥哥。

    “来,老头,给我算一卦。”

    凌霄坐在老道面前。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眼前这个面容枯瘦,留着长白胡须的老道,竟也没有表现的太过拘束。

    按理说,在这寒天古城讨生活的修士,看到凌家两位公子,应该都会惶恐卑微。

    可他却只是点了点头,指了指身旁的签罐。

    “公子先摇支签吧。”

    “你先来吧。”

    凌霄把签罐递给凌天,后者眉头轻皱,可最终却也没有说什么,而是从中摇出了一支竹签。

    “公子这支是上签,命中虽有波折,却能逢凶化吉,遇山则显,注定是要成就帝位者。”

    老道看了一眼卦签,笑着点了点头。

    闻言,凌天嘴角顿时扬起一抹笑意。

    看来这老道有些道行,他命中确实有些波折,而且皆是由凌霄母子所赐。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丹海被挖,才由此觉醒了剑脉神体。

    如今他十六岁领悟道则之力,即便无法修炼灵力,但只要剑体大成,终究会站在圣州巅峰。

    “公子,请。”

    老道将签放回罐中,递给了凌霄。

    “呵呵,成就帝位?”

    凌霄淡笑一声,也从中摇出一支竹签。

    “这这这…”

    只是那方才还神色超脱的老道,此时一看那签上内容,脸色瞬间变得凝重无比。

    “公子这支签…”

    “怎么了?”

    “不好说,不好说。”

    “让你说你就快说,磨蹭什么。”

    凌霄皱了皱眉,而那老道却犹豫了片刻,方才张口道,“公子这支签,预示大凶之罩,举世为敌,一生艰难无数,时时有性命之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