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9章女主来了
    “公子!!”

    叶青婵玉手紧握,抬头看着那消失而去的龙撵,银牙紧咬着红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哎,痴儿!”

    段无庸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叶青婵身后。

    苍老的眼眸中隐隐闪过一丝凝重。

    看这模样,自己这位小徒弟对那凌霄怕是已经情根深种了啊。

    只是…

    凌霄的名声,整个圣州无人不知。

    哪怕跟在他身后的女子,多半也是冲着他的身份以及身上造化去的。

    可这叶青婵,又怎么会对他动了真情?

    “青婵啊,你跟凌霄那…咳咳,是怎么认识的?”

    段无庸险些将混蛋两个字说出口,赶紧咳嗽了两声掩饰了下尴尬。

    “师尊,是公子将我从北荒带上来的,公子对我极好,很关心我…”

    叶青婵脸上渐渐扬起一抹温柔,一提到凌霄,眼睛里就好像有小星星闪烁。

    “北荒?”

    段无庸脸色一愣,旋即有些恍然地点了点头。

    怪不得啊。

    怪不得这个心性单纯的少女会对凌霄动心。

    原来她压根就不知道这位在圣州的名声啊。

    这样一来,她这一身醒神修为倒也能解释了。

    段无庸悄悄松了口气。

    还好,两人认识时间不长,用不了多久,一旦叶青婵知道了凌霄的品行作风,就一定会心生厌恶。

    如此一来,她便可将心神全部放在剑道上了…

    与此同时。

    圣州东疆,一座如剑一般险峻的高山上。

    一位白衣曼妙的身影安安静静地站在剑峰之巅,玉足赤裸,飘然似仙。

    她的脸上遮着一块白纱,看不太清楚容貌。

    但那一双露在白纱之外的眸,却似一泓清水。

    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

    此时她秀眉淡淡簇着,似有所愁,惹人垂怜。

    “青筠,还有三日就是你与凌家公子凌霄订婚的日子了,明日你便下山去吧。”

    白衣女子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轻笑。

    只见一位身穿玄色道袍的美妇踏空而来,仅一步,就到了她的身后。

    美妇看上去三四十岁的模样,但一双眼眸却蕴含沧桑,给人一种亘古之感。

    “师尊。”

    白衣女子转身,朝着那美妇躬身一拜,脸上看不出神色,始终有些冰冷。

    “我知道,你不愿嫁他。”

    美妇淡然一笑,抬脚走到那白衣女子身前,轻轻将她搀扶起来。

    “我飘渺道宫,修的是无情之道,这几年你美名远播,引来无数天骄垂涎,师尊此番给你安排这门婚事,就是要你斩断情丝,做到无情无欲。”

    “可是师尊…为何是他?”

    白衣女子眉间疑惑更重。

    无情无欲,为何还要嫁与他人?

    况且,那凌霄臭名昭著,荒淫无道,骄纵跋扈,乃是圣州年轻一辈中,最让人厌恶的一个。

    念青筠不甘。

    哪怕明知道这场婚事只是一场历练,但一想到自己的名字要被人与他放在一起,念青筠就觉得是一种耻辱。

    “太上忘情,你需得历情,才能忘情。”

    宫装美妇淡然一笑。

    她选凌霄,自然有其道理。

    抛开身份地位不谈,这位凌家公子贪图美色在圣州已是人尽皆知。

    把念青筠放到他面前,必然是羊入虎口。

    一个万花丛中过的男子,最适合用来历练情劫。

    这是凌霄的报应,也是念青筠的劫数。

    而且,更重要的是,一旦念青筠成了凌霄的未婚妻,圣州那些天骄自然会望而却步。

    毕竟谁闲的没事也不愿去招惹那个小魔头。

      g酷*B匠Y网a首B发+0

    如此一来,念青筠既能悟情,又少了情仇,一举两得。

    当然,整个圣州敢拿凌霄历劫的,怕是也只有她飘渺道宫的神女了。

    与其有朝一日念青筠对人心动,令道心蒙尘。

    不如赐她一段姻缘,让她提早认清男人肮脏的嘴脸。

    “你自小在我道宫长大,从未经历过男女之情,那凌霄荒淫贪色,身边女眷成群,从他身上,你便能看到男人本性,去吧,师尊等你渡劫归来。”

    话落,美妇身影消失而去。

    而念青筠皱眉思索半晌,最终却没有再多问什么,一人朝着山下走去。

    山间路途崎岖,而少女却毫不在意,一双玉足如履平地,所过之处,似有莲影相随。

    “宫主,你真的放心让青筠一人下山?”

    高山之巅。

    那宫装美妇负手而立,静静地看着念青筠一人走远。

    在其身后,一位身材佝偻,满脸皱纹的老妇人皱着眉头,周身没有一丝气息流淌,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

    “乱世将至,妖孽辈出,谁人也无法独善其身。”

    “以青筠的天赋,若一直在我道宫修行,虽也能感悟大道,却终究少了一份杀伐果决,太上无情,得情方能忘情,这是她必须要历的劫。”

    宫装美妇眼中闪过一丝冷意,语气里听不出丝毫情绪。

    “可那凌霄…”

    “凌族势大,万道魔宗同样位列无上,但若是青筠能斩断情劫,不出十年,我飘渺道宫必然能莅临圣州顶峰,到时,区区魔宗又何足挂齿。”

    话落,美妇回头,深深看了一眼老妪,嘴角突然扬起一抹笑意。

    “我知道太上长老担心青筠,可你我都是女人,又都是从青筠的年纪过来的,若不经历刻骨,怎会明白忘情真意?”

    “哎…我倒是希望…她永远不会明白…”

    老妪叹了口气,身影渐渐虚幻,转瞬消失而去,独留那宫装美妇矗立在山巅之上。

    “青筠,我算到你的劫数在那凌霄身上,可我不信,为师相信你,一定能斩断情丝,成就至尊之位。”

    …

    “青筠。”

    当念青筠的身影出现在山下,远处山道上,突然走来一位白衣少年。

    少年一身白衣,星眸剑目,透露七分英气,三分谦和。

    一身修为更是隐隐达到了破妄层次,雄浑强横,当属绝世。

    “我不是让你离开的么?”

    念青筠黛眉微簇,眼神中除了冰冷,竟还带了几分杀意。

    只是…

    这杀意虽然凛冽,却又有些不同,竟仿佛蕴含一丝羞恼。

    很难想象,似念青筠这样的冰霜美人。

    又修的无情大道,居然会露出这样的神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