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8章我的承诺
    “凌霄公子,天色已晚,要不然就留宿一夜,明日观完我天剑宗收徒大典再离去吧?”

    段无庸客套了一句,内心里当然巴不得这小魔头赶紧离去。

    不知为何,他一看到凌霄就感觉浑身不自在。

    这倒是跟修为身份的没什么太大关系,就是单纯觉得这小子,全身上下没点好水儿。

    “既然如此,那凌某就勉为其难,在贵宗休息一夜吧,至于收徒大典,凌某一个外人就不跟着掺合了。”

    凌霄很平静地笑了笑,也不是他不想掺合,是万道魔宗里有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明日还等着他收拾呢。

    无耻!

    太无耻了!

    一众剑宗长老眼角一颤,看向凌霄的目光里尽是鄙夷。

    勉为其难…

    亏他说得出口!

    这小子的无耻,不愧是经过整个圣州验证过的!

    “哦,对了,许长老,你方才说,什么百年仙酿,喝了能提神抗疲劳的,你看咱什么时候开始?我这一路送青婵过来,确实有些乏了。”

    闻言,那天剑宗大长老险些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草率了!

    今日他不仅赔上了一件神器,还要拿出珍藏的佳酿。

    问题是,最后徒弟也没收成啊!

    宗主既然发话了,他自然不敢硬抢。

    许积薄内心苦啊。

    可这牛逼都吹完了,当着这么多弟子的面儿,又不能反悔…

    凌霄不要脸,他还是要脸的。

    “公子稍等,我这就回龙角峰取来!”

    看着那哆哆嗦嗦走出大殿的身影,凌霄顿时摇头感慨了一句,“这许长老是个好人啊,为了剑宗发展,可谓不遗余力,青婵,日后你可一定要记得,今日许长老送剑的情谊啊!”

    “扑哧!!”

    远处,那本已走出大殿的许积薄终于压抑不住内心的憋屈,一口鲜血直喷了一地。

    “许长老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有股血腥之气?”

    凌霄回头,神色诧异地看了殿外一眼,语气里充满担忧。

    …

    入夜,天剑仙宗大殿,一副欢腾景象。

    当然,欢腾的是凌霄以及剩下的诸位剑宗长老。

    唯独那大长老阴沉着脸,喝了两杯酒就醉的不省人事了。

    不过他带来的仙酿确实不错,喝到嘴里给人一种灵力充沛的感觉。

    “呵呵,凌霄公子,不知你跟青婵是如何认识的?”

    酒过三巡,天剑宗主段无庸突然有些好奇地看着凌霄道。

    整个圣州都知道,这位凌霄公子性格跋扈浪荡,但凡是有些出息的女子,都不愿跟他有太多牵扯。

    甚至有传言,飘渺道宫的那位神女,对于自己和凌霄的婚事也是极为抵触。

    而叶青婵虽然境界低些,但看着也不像是那种趋炎附势的女子,难道,她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当然,如果是之前,段无庸肯定不会因为一个醒神弟子去得罪凌霄。

    但现在,他既然收了叶青婵为真传,就绝不可能让她受人协迫啊。

    “我跟青婵,是在北荒认识的。”

    凌霄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这酒真不错,许长老,我搬两坛放在我的龙撵上你没意见吧?”

    “呕…”

    本就醉的晕头转向的许积薄顿时全身一颤,喝下去的仙酒差点吐了出来。

    只是不知他是舍不得这酒,还是不愿在弟子面前丢脸,最后,竟又生生咽了回去。

    “呵呵,看来许长老是没意见了,多谢长老啊。”

    凌霄手掌一挥,桌上仅剩的两坛仙酿顿时消失而去。

      L酷匠h网u永}久\…免Q{费$看/T小J说D0

    “段宗主,你这饮酒的杯子看上去很是精致啊,我拿两个放在我的龙撵上,你没意见吧?”

    “没…没意见。”

    段无庸心底唉叹一声,家门不幸啊。

    以轩辕月和凌天临的身份修为,怎么会生出这么一个混蛋玩意儿?

    “呵呵呵,天剑仙宗都是好人啊,看来以后我得经常来坐坐,我最喜欢跟好人打交道了。”

    凌霄笑着点了点头,而段无庸等一众天剑仙宗的长老瞬间眼眸一凝,手掌已经忍不住紧握起来,显然是在努力克制着内心的暴躁。

    祖宗,您再来两次,我天剑仙宗怕是要被你给搬空了。

    若非凌霄这次当真是给剑宗送来了个妖孽弟子,这会儿段无庸恐怕已经拔剑了。

    最终,这顿晚宴在凌霄酒足饭饱后结束了。

    “青婵,你陪我在这天剑仙宗逛逛吧。”

    凌霄站起身来,跟段无庸等人一一告了别,然后牵着叶青婵的手离开了大殿。

    两人沿着天剑宗的小路,一直走到山巅一片古林前,才停下了脚步。

    “青婵,这是一张传音符,你若有事,可以此符唤我。”

    凌霄从怀里掏出一张灵符,递给了叶青婵。

    “公子…”

    叶青婵微微一愣,美眸中顿时闪过一抹感动。

    此时凌霄脸上哪还有半分醉意,甚至眼底深处还隐隐带着一丝温柔。

    “等我处理完了宗里和家族的事情,就来看你,你若闷了,就去丹元圣地找我母亲。”

    凌霄伸手,轻轻揉了揉叶青婵的小脸,心底多少是有些不舍。

    也不知道下一次再见,叶青婵还是不是现在的叶青婵啊。

    “公子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修炼…”

    叶青婵眼眶微红,伸手抱住凌霄,把脸贴在了他的胸膛上。

    “然后就去找公子,再也不跟公子分开了。”

    后面这句话,叶青婵并没有说出口。

    她知道,她现在还没有资格站在凌霄身边。

    但这一日,不会太远!

    “好了,又不是见不到了,青婵你看,今晚的月亮,很漂亮啊。”

    凌霄轻轻拍打着叶青婵的肩膀,抬头看着头顶明月。

    今日之后,他就要真正面对这圣州的风雨了。

    当然,既然他来到了这个世界,肯定不会轻易被人踩在脚下。

    反派怎么了?

    没听说过那句话么,反派活千年!

    整整一夜,两人就这样坐在天剑仙宗的山巅,赏月聊天。

    直到天边亮起一抹朝霞,凌霄才起身将早已在他怀里睡着的叶青婵唤醒过来。

    “青婵,我要走了。”

    “公子…”

    叶青婵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一双小手死死拽着凌霄的衣角。

    直到此刻她才明白,原来分别真的会让人痛不欲生。

    “记住答应我的事情,如果有一天你有了足够强大的实力,我便来接你。”

    凌霄低头,轻轻吻在叶青婵的额头上。

    “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话落,凌霄根本没有丝毫犹豫,唤来九龙金撵,朝着天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