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0章凌霄魔威
    “不好!”

    白芷溪小脸一白,身影瞬间腾空而起。

    身后九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凭空出现,绽放出夺目灵光。

    “嘭!”

    只是这白芷溪仅在玄清境界,如何能挡下一位破妄强者的攻势。

    剑雨洒落,瞬间扬起一片血光。

    白芷溪的身影从天坠下,落在了凌霄面前。

    而此时,她的身上已经露出许多纵横的剑痕,看上去有些可怜。

    “该死的,丑东西,你快点跑吧,我拦他一会儿。”

    白芷溪转头,看了凌霄一眼,那一双粉色眼眸中透露着凝重。

    这一刻,凌霄突然有些呆住了。

    从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他就知晓,在这仙途之中,并没有什么感情可言。

    大家都在争夺造化,谁强谁才能活到最后。

    可现在,眼前这个小丫头竟然给了他一丝感动。

    尤其是她倔强单薄的身影,更是令凌霄感觉有些莫名的震撼。

    九尾,天狐一族么?

    万妖圣地,九王之中,天狐一族向来与世无争。

    可眼前这血魂圣殿的强者,明显是冲着这小丫头来的。

    难道是觊觎她的天赋?

    “你还愣着干什么,他是来杀我的,你快跑吧,以后可不要偷懒了,要好好修炼,不然哪天像我一样,就来不及了。”

    白芷溪露出一抹苦笑,眼眸中却亮起璀璨战意。

    很明显,那白衣剑客是有备而来。

    她再逃,怕是也逃不出他的掌心了。

    只是凌霄却没动,白芷溪身上的虚空道则,同样对他有很大的诱惑。

    虚空之力,就算放在三千道则中,也是最顶尖神秘的一种。

    两千气运加身,这小丫头不可能轻易陨落。

    “嗡。”

    空间波荡,那一道白衣剑者的身影重新出现在半空之上,眼神里带着一丝淡淡的戏谑。

    “你…你这个笨蛋还不快跑,待会儿打起来我可没功夫管你了。”

    白芷溪狠狠咬牙,抬头看向那血殿强者。

    “是苍狼一族派你来的么?”

    自圣州之时,白芷溪就经历过多次暗杀。

    天狐一族仇人不多。

    唯一有些利益之争的就是啸月苍狼族。

    万妖圣地,三皇高高在上,统御万族。

    而剩下九王各自为政,执掌山河。

    其中天狐族与苍狼族领地毗邻,常有矛盾发生。

    尤其是白芷溪号称九尾天狐族最强天赋,十四岁觉醒虚空道则,未来必然是成就至尊之人。

    啸月苍狼族断然不会任其成长。

    “一个死人,无需知道太多。”

    白衣剑者冷笑一声,手中古剑上再度绽放玄芒。

    乌云轰然而聚,惊雷声横压万里。

    甚至方圆百里的空间,都被一股凛冽剑意锁定。

    很明显,他并不打算再给白芷溪逃走的机会了。

    “嗯?剑道本源?这白衣剑者竟然也领悟了道则。”

    凌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从这剑者身上,他感觉到了一种诛杀天地的可怕凌厉。

    其中隐隐掺杂着一丝大道本源。

    看来,为了杀白芷溪,血魂圣殿也是付出了大代价的。

    只是…

    稍稍令凌霄感觉有些疑惑的是,这白衣剑者破妄之身,是如何破开那层域界桎梏,以真身降临的?

    要知道,当初他跟阴老下界,乃是从母亲手里求来了一枚破界符。

    这东西的珍贵程度,堪比道器。

    而修为越高,越容易受到域界排斥,一不留神,就可能被碾压成渣。

    白芷溪能够穿越桎梏,凌霄能够理解。

    毕竟她领悟了虚空道则,对于空间的掌控绝非常人可比。

    而这白衣剑者同样已经领悟了道则,按理说,他绝不可能轻易避开圣教窥视,降临此处。

    不觉间,凌霄似乎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死!”

    天空一柄大剑怒斩而下。

    其上金光流溢,蕴含大道圣威。

      酷F匠)k网Q首m发0

    那剑落下的速度并不快,可又让人有种避无可避之感。

    白芷溪小脸冰寒,自知躲不过去了,突然抬脚狠狠踹在凌霄身上。

    “快走!”

    到了此刻,她竟然还有心思担心自己。

    凌霄突然笑了。

    他如何看不出,这一剑若是落下,白芷溪必死无疑。

    再强的气运天赋,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不值一提。

    况且,那剑者本身已经感悟了大道法则。

    这种力量,已经超出天道范畴。

    换句话说,他杀白芷溪,虽会染上因果,但天道却庇护不得。

    凌霄叹了口气,周身之上,突然有股魔意悄然散开。

    咱确实是反派,心是黑了点。

    但做人嘛,当然要有原则啦。

    忘恩负义那是小人所为。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种送上门来的英雄救美的机会,怎么能放过?

    待会儿若能因此收获这九尾小狐的好感,再以此为契机,将其俘获…

    女人嘛,不就喜欢这套?

    美滋滋。

    “嗡!”

    无匹剑意从天垂落,恍若银河。

    云层破碎,乾坤扭转,瞬息覆盖了整座山脉。

    白芷溪紧咬着银牙,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尊赤色宝炉。

    其上同样流露异色,虚空中仿佛有火焰升腾。

    道器。

    仅仅一眼,凌霄就感觉到了那赤鼎的可怕。

    可道器虽然强大,但也分在谁的手中。

    白芷溪天赋是强,但境界却太低了。

    若是再给她几年时间成长,恐怕整个圣州也无人是其对手。

    但现在…

    那赤炉之上的火光很快就淹没了下去。

    而那无匹剑意,也终于在此时落到了白芷溪的身上。

    “轰!”

    整座荒山,无端颤抖了一瞬。

    一道道百丈裂痕自山顶蔓延到山脚的位置,震慑万灵。

    只是那白衣剑者的脸上却不见半分喜悦,甚至还隐隐带了一丝诧异。

    漫天灵芒明灭,隐隐露出其中一道漆黑伟岸的身影。

    白芷溪紧闭着双眼,小脸已是苍白无比。

    只是,等了许久,那剑意始终未曾落下。

    白芷溪疑惑地睁开眼眸,却见身前,一道全身笼罩在魔芒里的身影单手举天,将那剑意牢牢握住了手中!

    这是谁?!

    四荒之中,怎会有如此强者?

    单单依靠肉身,就挡下了那破妄剑者蕴含道则的一剑?

    怎么可能?!

    这一刻,白芷溪一双眼眸陡然瞪大,小脸上,尽是震撼。

    “这股魔气…”

    头顶上方,那白衣剑者脸上同样闪过一丝恐惧。

    旋即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眼底深处,突然爆发出一股恐惧惊骇。

    “这是…这是…原来圣老说的人,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