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9章血殿追杀
    方才凌霄化身魔躯,身外衣物早已破碎。

    所以此时,他是光着的。

    而看着那蹲在自己身前神色认真的一头东荒大妖,凌霄恨不得抬脚踩死它。

    “呸,果然男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愣着干什么,快给我追啊!”

    白芷溪好奇地朝着凌霄身下看了一眼,小脸一红,狠狠一拳砸在了凌霄头上。

    “嘭。”

    凌霄吃痛,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强忍着心底杀意,驮着白芷溪朝着大山深处奔去。

    “咯咯咯,你这丑妖,力气倒是大,可怎么没有修炼出一丝妖气?”

    白芷溪本来就没打算真去追凌霄,毕竟她心里已经对那个圣州公子有了些阴影。

    此时不过是找了个借口,用这丑妖来掩饰自己的胆小罢了。

    “你只要乖乖听话,本小姐会奖励你的。”

    白芷溪随手从身上拿出一枚丹药,在凌霄面前晃了晃,最后却丢到了自己口中。

    这该死的小妖女!

    凌霄狠狠咬了咬牙,鼻中呼出一道冷哼。

    而白芷溪看到凌霄的反应,顿时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一众妖魔慢腾腾晃悠悠地在荒山里穿梭。

    到最后那几头东荒大妖都迷惑了。

    这白芷溪一路上不是逗逗那丑妖,就是趴在他身上睡觉,哪像是追人的模样。

      ¤*酷Y匠,网h正-版U首发r0

    只是,小姐不急,他们也不敢多问,只能跟在凌霄身后,漫无目的地在山中晃悠。

    “嗡。”

    只是!!

    就在夜幕降临,天色渐暗之时。

    白芷溪等人头顶上方,突然传来一道诡异嗡鸣。

    然后凌霄便感觉到,一股如神霄般恐怖的气息,一下子笼罩了整座荒山。

    “这股气息…”

    凌霄神色一凝,而白芷溪更是直接站在了他肩膀上,抬头看向了那气息传来的方向,小脸隐隐有些苍白。

    “白芷溪,你果然在这。”

    半空中,一道白衣身影洞穿空间,飘然而落。

    手中一柄青色古剑上,剑意流转,吞吐山河。

    “又是你!!”

    白芷溪俏脸愈冷,可眼中的紧张却没有逃过凌霄的眼睛。

    他能感觉到,这忽然降临的白衣剑者,至少是破妄巅峰的层次。

    而且,看他一身剑意冲霄,就算在破妄一境,也应是极其恐怖的存在。

    “你若安稳待在万妖圣地,我倒也真的拿你没办法,没想到,你竟自寻死路。”

    白衣剑者淡漠一笑,手中古剑轻轻斩下,竟然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嗡。”

    滔天剑吟瞬间响彻天地。

    一道百丈剑芒凭空凝现,根本不给白芷溪丝毫准备的时间,便携带着可怕天威,朝着一众东荒大妖头顶落来。

    “分开跑!越远越好!!”

    白芷溪小脸一白,奋力嘶吼一声,就欲转身逃去。

    而剩下那几头东荒大妖更是瞬间化出本体,施展出十二分的力气,疯狂朝着远处逃窜而去。

    他们如何感觉不到这剑者的可怕。

    他身上的威压,可比白芷溪要恐怖数倍。

    可即便他们逃的再快,又如何能快的过那撕天剑芒。

    “啊!!”

    伴随着一声声惨叫传来,当即有两头魂海大妖的身体,被那剑意斩成粉碎。

    凌霄神色一苦,神色凝重地看着头顶落下的剑芒。

    若是寻常时候,他倒也无需忌惮这个来历神秘的白衣剑者。

    可现在,他修为被封,就连灵符都无法施展,单凭肉身,怕是很难抵挡下这道可怕剑意。

    “丑东西,你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跑!”

    白芷溪看着身旁发愣的凌霄以及那即将落来的剑芒,最终咬了咬银牙,一把拽住他的胳膊,周身荡漾起一层诡异波动。

    然后凌霄便是有些惊讶的看到,他眼前的景物突然斗转星移,变幻了模样。

    “虚空道则?!”

    凌霄眼中突然绽放出一缕神采。

    他转头看着身旁脸色凝重的白芷溪,心底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怪不得这丫头能下界而来,原来竟然掌控了如此可怕的道则。

    看她的年纪,最多也就是十四五岁的样子,却已经是玄清境界。

    这两千点气运,属实不多。

    不过,让凌霄稍稍有些犹豫的是,方才危难之时,这丫头竟然没有丢下自己跑路。

    哎。

    人长得帅,确实没办法。

    “我看你这次往哪跑。”

    白衣剑客皱了皱眉头,看着空间中荡起的一丝涟漪,嘴角突然扬起一抹笑意。

    只见他手掌一翻,掌心中顿时出现一只八角小镜,其上符文流转,说不出的神异精巧。

    他既是专门为白芷溪而来,自然知晓这丫头身上的虚空道则。

    所以早已有所准备。

    白芷溪一路带着凌霄朝着东荒狂奔而去。

    妖神山上有直通万妖圣地的传送之门,乃是当年三皇所留。

    她只要回了妖神山,就可逃回圣州了。

    而感觉到那剑客并未追来,白芷溪的身影又重新出现在半空之中,落在了东荒与北荒交界的一座孤山上。

    “吓死了!这血魂圣殿还真是阴魂不散。”

    白芷溪嘟着小嘴抱怨了一句。

    身边没了那群东荒大妖之后,她也终于不用在像之前那样假装深沉了。

    “血魂圣殿?”

    凌霄皱了皱眉头。

    对于这个名字,他倒是极为熟悉。

    这个势力,在圣州可谓是臭名昭著,专门干些杀人的勾当。

    只是血魂圣殿从不为灵石出手,找他们做事,必须要满足他们提出的条件。

    这个条件,有时候是一个人情,有时候是一枚丹药,总之千奇百怪,让人摸不着头脑。

    “你怎么招惹了血魂圣殿?”

    凌霄突然张口,明显吓了白芷溪一跳。

    “你…你会说话?”

    白芷溪蹦到凌霄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眼中有些戒备。

    “你最好快点跑,他追上来了。”

    凌霄犹豫了一下。

    他虽然是个反派身份,但刚刚这白芷溪算是救了他一命。

    所以,他打算先还了这丫头的恩情,在好好想想该怎么榨干她。

    “追上来了?你少吹牛了,我都没有感觉到那家伙的气息,你怎么可能感觉到。”

    白芷溪神气地看了凌霄一眼。

    可就在这时,天空之上,一道道无匹剑意突然垂落,如同暴雨倾盆,瞬间笼罩了整座山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