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8章丑妖作怪
    天魔真身。

    原本是太古天魔血脉所化,诞生于鸿蒙之初,为天道所不容。

    传言太古之时,神魔争伐,天魔以一己之力,独扛四大古神。

    最终四神以血祭之力,将其勉强诛杀。

    可陨落之前,天魔曾言,吾之血脉,生生不息。

    七百年前,圣州出现第一位拥有天魔真身的少年。

    此人十岁成道,踏入破妄,十六登仙已是圣州顶尖。

    二十二岁时,因吞噬了圣教圣子本源道则,被整个圣州势力视为共敌。

    最终,在圣州陨落无数强者之后,又一次将其灭杀。

    同时,天魔真身被圣教列为禁忌体质,言其不祥。

    谁若敢隐瞒天魔真身,必诛满门。

    可惜,圣教法旨严苛,也难决父母亲情。

    凌霄出生那日,周身被魔气笼罩,天魔真身显露无疑。

    而为了掩盖这个真相,向来温和儒雅的凌家之主凌天临,更是亲手灭杀了无数凌家下人。

    自小之时,凌霄就知道,他身上有一个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

    虽然这些年他极力控制体内魔念,但心绪性格还是免不了受其侵蚀。

    这也是为何提到凌霄之名,圣州天骄无不色变的原因。

    残忍冷漠,嗜杀成性。

    不愧是万道魔宗少主。

    只是世人只以为他天性如此,却不知,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这…”

    青枫城上空,白芷溪看着那仓皇逃走的凌霄,一时有些呆愣。

    而叶青婵因为离的近的原因,自然感觉到了方才凌霄身上的那丝可怕气息。

    那是一种令人惶恐的杀戮之气。

    仅仅一缕,就让叶青婵险些心神失守,坠入无边魔道。

    “公子…怎么了?”

    叶青婵从未见过凌霄露出方才那般焦急的神态。

    就算那日在醉仙楼面对凰族先祖之时,公子脸色也依旧很平静。

    可刚刚…

    “难道这凌霄有什么难言之隐?”

    白芷溪小脸上闪过一抹疑惑。

    “咦?那小子不是要跟小姐比划比划么?这怎么还没开始,就掉头跑了?”

    “害怕了吧!哼,原来是个纸老虎!”

    “小姐神威啊,区区一个人族蝼蚁,也敢对我们小姐大呼小叫!”

    “这逼一看装不下去,逃走了啊。”

    “小姐!我们快追上去,您一定要为二狗报仇啊!”

    一众东荒大妖立马又来了脾气,站在半空呜呜扎扎的。

    原本白芷溪是打算离开的。

    这些东荒大妖感觉不到凌霄的可怕,可她方才却感觉的极为清楚。

    刚刚凌霄身上,分明有一丝登仙气势啊!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居然是登仙强者?

    这不可能!

    虽然白芷溪很少走出万妖圣地,对人族势力所知不多。

    但如果圣州出现了十七岁的登仙之人,也必然会引起轰动。

    还是说…他只是在故意吓唬自己?

    可方才那道魔印,又确实霸道绝伦。

    一时间,白芷溪竟有些犹豫了。

    到底是追还不是不追呢?

    追,就怕凌霄反手就把他们团灭了。

    不追,又会弱了自己名头…

    “小姐!再晚可就被那小畜生逃了!”

    身后群妖义愤填膺,似乎已经忘了方才他们是怎样夹紧尾巴的了。

    “哼,他能逃去哪里,追!”

    最终,白芷溪还是决定追上去。

    之前凌霄已经让她颜面无存,在一众东荒妖魔面前丢尽了脸面。

    这会儿若是再逃了,日后传扬出去,她九公主怕是再难在万妖圣地抬起头了。

    “小姐,这些人…”

    此时的萧炎,已经举刀准备自杀了。

    这凌霄,是在玩我么?

    短短半日,这位大炎太子就已经觉得自己提前走完了一生。

    “不用管他们。”

    白芷溪看了叶青婵一眼,最终没有再动手屠杀这些蝼蚁,匆匆朝着凌霄追了上去。

    “走!!”

    一众妖魔咬了咬牙,自然不敢违背小姐的命令,顿时掀起万丈妖气,浩浩荡荡地离开了。

    叶青婵轻松了口气,可脸上的忧虑却没有削减分毫。

    不觉间,她竟真的开始担心那个整日欺负她的圣州公子了。

    “那家伙去哪了?”

    白芷溪等人追到青枫城外一座山涧中,却突然失去了凌霄的气息。

    不应该啊!

    它们妖魔相比于人族,天生就是追踪的好手。

    没办法,鼻子灵啊。

    可这会儿,方圆百里之地,哪还有凌霄的影子。

    就在这时。

    白芷溪分明是感觉到,一道身影正躲在远处一块大石头后面,眼神猥琐地盯着她。

      酷匠网U正!版首发0

    “嗯?你…过来!”

    白芷溪小脸一寒,直接动手将那块巨石碾碎,露出了后面一道漆黑高大,头生双角的怪物。

    这怪物长得丑陋无比,全身披满黑毛,身材魁梧,可偏偏…身上竟然没有半分妖气。

    白瞎了这么大的个子。

    白芷溪心底冷笑一声,身影施施然落在了那丑妖面前。

    “喂,我问你,你刚刚有没有看到一个人族从这里经过?”

    丑妖闻言,一颗大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白芷溪眉头轻皱,刚欲发怒,又见那丑妖似是想起了什么,抬手指了指远处的方向。

    这居然还是个哑巴!

    “你是说,他往那去了?”

    丑妖点头,神色有些激动。

    “追!”

    白芷溪并没有丝毫怀疑,转身就欲离开。

    可没走出多远,她的脚步又停了下来。

    “不对,我怎么感觉你的眼神有点熟悉?”

    白芷溪重新走回丑妖面前,绕着它走了一圈。

    “罢了,本小姐累了,你背我一起走吧。”

    闻言,丑妖一张牛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无奈。

    它哪看到什么人族经过,它就是白芷溪口里的那个人族啊!!

    此时的凌霄,内心里仿佛有一万匹草泥马掠过。

    尤其是等白芷溪纵身一跃,跨到他肩膀上时,眼中更是不经意流露出一抹杀意。

    本公子的肩膀,也是你能骑的么?

    可偏偏,此时他体内魔念翻滚,全身灵力全部用在了封印魔念上,根本没有半分力气挣扎,只能任由白芷溪小腿一夹,缠在了他脖颈之上。

    凌霄脸色一窒,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想我堂堂凌家大公子,万道魔宗少主,今日竟莫名承受了这等胯下之辱。

    作孽啊!

    你给我等着,等我压制住魔念,恢复了修为,看我怎么把你骑在胯下。

    这般想着,凌霄眼前本能地浮现出一些画面。

    尤其是感觉到脖上传来的温热之感,他竟不自觉地有了些冲动。

    “嗯?大家快看,这丑比好像,动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