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4章好戏开始
    “原来堂妹就是这样看我的…”

    说实话,这会儿叶凡心里很难受,很压抑。

    甚至有种想立刻告诉叶青婵,他真实修为的冲动。

    可最后,他还是克制住了。

    虽说他并不畏惧凌霄,但现在的实力还无法跟那位圣州公子抗衡。

    如此只能暂时隐忍。

    况且,他刚刚找到的那枚铁片上,画着一副很古老的地图。

    如果叶凡所料不错,那里应该会是一处上古秘境。

    只是其中蕴含着怎样的造化,他暂时还不清楚。

    但很显然,绝对不会太差。

    直觉告诉叶凡,他能否成就仙道,这处秘境关系重大。

    这些年的经历,让他拥有远超年龄的成熟。

    所以他注定不会像楚阳那样轻易玩死自己。

    而是会散尽全身光和热后,再被凌霄玩死!

    “堂哥?堂哥?”

    叶青婵有些不安地看着眼前愣神的叶凡。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感觉现在的叶凡让她有些看不透了。

    “啊?青婵,你说什么?”

    叶凡反应过来,重新露出一副温和的笑容。

    “我说,要不要让凌霄公子替你看看你的经脉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我身上的毒,就是凌霄公子帮我解决的呢。”

    叶青婵说着,脸色居然微微有些泛红。

    这又让叶凡感觉到了极大的屈辱。

    “不必了,我的事情,就不劳堂妹操心了。”

    叶凡很冷漠地看了叶青婵一眼,然后起身走进了茅舍之中。

    “堂妹若是无事,就请回吧,我要休息了。”

    “叶凡堂哥…”

    叶青婵有些发愣地看着叶凡的背影,实在想不明白,自己这位堂哥怎么就突然生气了?

    “叶青婵!!你迟早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叶凡倚在房门后,双手紧握,眼中渐渐涌出一抹黑芒,透露着神秘邪异的气息。

    “叶凡公子在吗?”

    可就在他眼中黑芒愈盛之时,院子外,却再次传来一道婉转悦耳的女子声音。

    “嗯?是谁?”

    叶青婵回到凌霄住处,脸色明显有些阴沉。

    “这是怎么了?”

    凌霄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嘴角扬起一抹玩味。

    不用想,他也能猜到叶青婵为什么不开心,肯定是跟叶凡吵架了。

    系统提示音都响好几次了。

    凤娇儿这会儿主动去送温暖,必然能让叶凡感到贴心。

    稳了!

    “公子,你说,人是不是都会变?”

    叶青婵嘟着小嘴坐在凌霄面前,眼神里有些委屈。

    她原本只是好意,想让凌霄帮叶凡看看经脉的问题。

    谁知道那家伙不领情也就罢了,竟然还把她赶了出来。

    “是啊,这个世上唯一不会变的东西,就是变。”

    凌霄说了一句很有深意的话,叶青婵明显有些不理解。

    “哼,我明明是好心,想让你帮他,他为什么生气啊,真是的。”

    “叶凡?生气了?”

    凌霄眼中玩味愈浓,这个丫头,平时聪明的很,怎么这次反应这么迟钝。

    叶凡看叶青婵的眼神,明眼人都能看出点东西。

    可偏偏这丫头只以为这是堂兄妹之间的正常情谊。

    这怎么能让人家不生气?

    毕竟天命之子嘛。

    想要什么还不是立马就有人送上门来。

    “青婵,你有没有觉得你这位堂哥,跟之前比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凌霄端起桌上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更l:新sv最快上☆_酷.(匠t网&Z0|

    此时他并没有看叶青婵,只是假装随口一问。

    “不一样的地方?公子,你不说我都忘了,刚刚我站在叶凡堂哥身边,竟然感觉到一股寒意,可他…明明没有修为啊。”

    叶青婵表现的很迷茫,一般这种寒意,多是修为压制或者面对强者时的恐慌。

    可叶凡连灵力都没有修炼出来,又怎么可能让自己觉得恐慌。

    “寒意?”

    凌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好奇。

    叶青婵身上,有他赐与的神器太虚鼎。

    若是一般灵宝,气息根本不可能压制太虚鼎。

    这么说来,那叶凡身上的宝物,至少也是比神器恐怖的东西。

    “有点意思。”

    区区下品神器,凌霄自然不会放在眼里。

    但若是绝品神器或者道器,就算在圣州,也是难得一见的宝物啊。

    “就看凤娇儿能不能带来一些有用的消息了…”

    凌霄看了一眼自己的空酒杯,叶青婵顿时识趣地帮他满上,眉宇间的那抹哀愁,倒是不像之前那么明显了。

    叶凡毕竟只是她仙途中一个不算重要的人物,还远不到影响她道心的程度。

    只是他对自己态度的变化,多少是让叶青婵有些寒心而已。

    这边。

    凤娇儿坐在叶凡对面,一张俏脸上隐隐有些泪痕。

    “这么说,当初你退婚,完全是你师尊逼你的?”

    叶凡皱了皱眉头,似是有些不相信。

    “若非师尊逼迫,我又怎会狠心放下这段十年的婚约?叶凡哥哥,难道你忘了,小时候我们在一起有多快乐了么?”

    这一点叶凡倒是没有否认。

    当初两家订了婚约,这凤娇儿确实经常跑来看望自己。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那时候的凤家不过是青枫城中的一个三流小族。

    好不容易抱上了叶家这根大腿,又怎么舍得放开。

    叶凡是天生废脉,但好歹是叶家公子。

    当初叶家老爷子还在世的时候,可是很心疼他的。

    “那你今日来,所谓何事?”

    叶凡看着凤娇儿眼中的悲伤,心底莫名地燃烧着一股火焰。

    此时他很想把这位千媚宗圣女抱在怀里,好好安慰她一下。

    倒不是叶凡此人见色起意,实在是那凤娇儿在偷偷施展媚术。

    尤其是这种由悲入心的媚术,一般人很难抵御下来。

    “我来并不是想让叶凡哥哥原谅我,只是一看到哥哥,我心里就难受的厉害。”

    凤娇儿掩面而泣,泪水打湿了胸前衣衫。

    “我知道,这都是我的报应,原本我是想,等我修为强大了,就下山来寻叶凡哥哥的,可没想到,我那师尊竟然如此狠心,竟然…竟然把我赐给了凌霄当婢女…呜呜呜。”

    凤娇儿越说越伤心,最后竟然放声痛哭起来。

    叶凡心中一颤,越发感觉凤娇儿说的是真的。

    否则,她又何必来跟自己演戏?

    毕竟叶凡自认为隐藏的足够好,绝对不会有人知晓他身上的秘密。

    而一个废物,又怎会值得这位千媚宗骄女处心积虑地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