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3章不求上进
    “轻点?”

    凌霄神色一愣,旋即就明白了凤娇儿的意思。

    “我现在有件事需要你做。”

    “公子…我懂的。”

    凤娇儿一步跨到凌霄身前,还不等凌霄阻止,已经解开身上衣物。

    “不是这件事…”

    虽然此时凌霄很想尝尝这位千媚宗圣女的味道,但显然那道造化要更重要一些。

    尤其趁着叶青婵不在,他得好好嘱咐一下凤娇儿。

    “嗯哼~”

    凤娇儿哪管凌霄说的是哪件事,此时已经开始忍不住轻吟起来。

    “凤娇儿,我需要你去勾引叶凡。”

    凌霄勉强压住心底邪念,他又不是圣人,况且这凤娇儿确实长得不错。

    那小蛮腰扭的,真让人火大!

      h《酷l匠☆网。永l{久/s免A)费$看xKG0。q

    “勾引…叶凡?”

    凤娇儿脸上的娇媚瞬间凝固了下来,然后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凌霄。

    公子在想什么?

    难道是在试探自己?

    否则为何让自己去勾引那个废物?

    “这叶凡身上有些秘密,我希望你能帮我打探清楚,你能做到吗?”

    凌霄的表情渐渐凝重下来。

    对症才能下药啊。

    如果连叶凡身上的底牌是什么都不知道,他如何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况且,这叶凡生性谨慎,如果不给他点刺激,恐怕很难让他暴露手段。

    这事儿叶青婵做自然最合适,但凌霄权衡再三,还是有些不忍心。

    凤娇儿充其量就是他一个玩具,让她去勾引叶凡,成败都没什么影响。

    当然,以凌霄现在的气运值,其实碾死叶凡也不见得会受天道反噬。

    就算他手里有通天的造化,也未必能撼动凌霄。

    只是自古反派多死于托大。

    这叶凡实在隐藏的太好,这样不会叫的狗才最危险。

    况且,他还指望叶凡开启秘图,带他寻到那道造化,直接出手弄死了,实在无趣。

    “公…公子,我和叶凡早已没有任何关系,我…”

    “你放心,我并非试探你,叶凡此人不简单,你去探探他的底,事成之后,我赐你一件神器。”

    凌霄自然知道凤娇儿在顾虑什么,一脸邪笑地道。

    “你应该能做到的,对么?”

    “嗯哼~”

    凤娇儿娇躯一颤,身体扭动的更厉害了。

    “公子放心,奴家必定让那叶凡束手就擒。”

    “不不,待会儿你只管把事情都推到我头上,让他信任你…然后…”

    凌霄趴在凤娇儿耳边轻语了几句,口中呼出的热气,令凤娇儿脸色发红,全身发烫。

    “公子…不如我们先做些有趣的事…”

    这边叶青婵离开凌霄的住处,直接去了叶凡所在的小院。

    从小到大,叶凡一直住在这座远离叶家大堂的偏僻小院,被整个叶家所孤立无视。

    “叶凡堂哥。”

    叶青婵站在院子外面,轻轻呼唤了一声。

    “嗯?是青婵堂妹!”

    院中茅屋内,叶凡脸上顿时露出一副笑意,慌忙把手里两枚吻合在一起的铁片放进储物袋里,转身朝着屋外走去。

    “青婵。”

    叶凡打开院门,看着眼前那面带微笑,容颜清丽的绝美女子,眼神里透露着迷恋。

    “叶凡堂哥,你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叶青婵掩嘴轻笑,这个堂哥,还是像以前那样傻夫夫的。

    虽然他天生废脉,无法踏入仙途,但心性坚韧,从不轻易低头。

    这一点倒是蛮吸引叶青婵的。

    “青婵,快进来!”

    叶凡本能地去拉叶青婵的手,却被她很自然地避开了。

    叶凡脸色一僵,无奈地笑了笑,“青婵长大了呢。”

    只是一转脸,他的眼中就闪过了一抹阴冷。

    即便他再不愿相信,还是感觉到了叶青婵对他的疏离。

    要知道,小时候两个人可是经常牵着手去城外玩耍的。

    “叶凡堂哥,你还是一个人住在这儿?”

    叶青婵走进小院,看着眼前简陋破旧的茅舍,微微有些心疼。

    “是啊,一直住在这,青婵你还记得吗?那一次就是在这里,你为我出头,拔剑斩伤了叶盛,被三叔痛骂了一顿。”

    叶凡眼中透露着追忆。

    正是因为那一剑,他才在叶家委曲求全了这么久。

    目的,自然是为了能多看叶青婵一眼。

    否则…

    区区叶家,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那时候叶盛堂哥太过霸道,我看不惯,不过这一次他性格好像变了许多,叶凡堂哥,你最近怎么样?还是没法修炼出灵力吗?”

    叶青婵轻描淡写地说了几句,似乎根本没有觉得那段回忆有多刻骨。

    “我…”

    叶凡其实是很想告诉叶青婵他现在的境界的。

    可看此时这位堂妹的态度,又有些犹豫了。

    他的底牌绝对不能轻易暴露,否则必定会引来无数强者觊觎。

    如果叶青婵还像以前那样,跟他心意相通,他倒也不会隐瞒她什么。

    可现在…

    “青婵,我听说你现在跟在那什么凌霄身边,只是一个婢女?”

    叶凡端来茶水,故意试探着叶青婵。

    “嗯,公子天尊,能在他身边做个婢女我就很知足了。”

    叶青婵低头浅笑,脸上竟有些羞涩。

    而叶凡已经忍不住握紧了手掌,眼底深处尽是阴冷。

    “青婵,以你姿容,本该是翱翔九天的凤,怎么能屈尊做谁的婢女?是不是那凌霄逼你的,还是他骗了你什么?”

    在叶凡眼里,凌霄虽说来自圣州,但身份也就那样。

    他的母亲同样来自圣州,而且留给了他一件通天至宝。

    所以,他迟早会踏足那里,扬名天下,接回母亲,顺便杀掉所有仇人。

    “叶凡堂哥?你…你想什么呢?”

    叶青婵愣了一下,尤其是此时叶凡眼中的杀意,更是令她心底莫名生出一丝寒意。

    “公子待我极好,倒是堂哥,你老是这么不求上进的,以后怎么办?不如…我去问问公子,能否解决你废脉的问题?”

    “不求上进?”

    叶凡一下子愣住了,原本还算温和的脸庞上,瞬间扬起一抹阴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