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0章惶恐不安
    “好可怕的威压…”

    虽然之前,所有人都知晓,凌霄公子修为强横。

    可当他们真正直面这位公子时,才发现这所谓的强横究竟意味着什么。

    此时就连大炎王朝太子萧炎,在这股威压之下,都不自觉地匍匐在了地上,头上冷汗淋漓,连呼吸都变得极为困难。

    “公子息怒!!”

    虚空中,突然浮现出几道身影。

    其中一位身穿金袍的白发老者全身一颤,一股灵力波动瞬间散开,直接将那凰齐的身影笼罩了下来。

    “哦?护道者?”

    凌霄冷笑一声,但凡大宗势力,优秀弟子身后总会跟着一位护道者。

    名为护道,护的其实是命。

    只是区区一个魂海后期,就敢在凌霄面前装逼,多少是有些不自量力。

    “不知死活。”

    凌霄冷笑一声,根本不见丝毫动作,而那凰族老者身上的气息,竟然瞬间萎靡了下来。

    紧接着,令人恐惧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虚空中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一把握住了那老者身影。

    然后“嘭”的一声,直接将他捏成了漫天血雾。

    “呕!!”

    浓郁的血腥气息瞬间弥漫而开。

    一些胆小的势力天骄,已经被彻底吓晕了过去。

    就连萧炎,眼眸中也是充满着恐惧和震撼。

    一位魂海后期的强者,就这样在他面前被人捏成了渣。

    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始至终他都没看到凌霄公子是何时出手的。

    “好可怕的手段!!”

    而此时,剩下那几位护道者的脸色也是一片惨白。

    他们看着那端坐案前,垂目品茶的黑衣少年,心底除了恐惧再无其他。

    幸好啊。

    幸好方才他们没有出手庇护自家少主,否则下场,必定是跟那凰族长老一样。

    “咕噜。”

    此时的凰齐,眼中已经不见半分高傲,全身止不住地颤抖着。

    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招惹这样一个恶魔。

    只是这个世上,哪有什么后悔可言。

    所以他还勉强站着,因为他还有倚仗。

    “圣州凰家我倒是没听说过,不过三百年前,我凌家收过一位外姓奴仆好像姓凰,也是来自北荒。”

    凌霄轻抿了一口茶水,抬头看着那脸色煞白的凰齐。

    这就是所谓的,不知者不畏吧?

    “扑通!”

    闻言,凰齐眼前一黑,整个人突然跪倒在了地上。

    三百年前,姓凰,来自北荒,不会这么巧吧?

    难道,自己眼中高高在上,庇护凰家三百年的老祖,竟然只是这个凌霄家里的一介奴仆?

    这不可能!!

    绝不可能!!

    “对了,我还有一道老祖亲赐的神魂化身!”

    凰齐抬头看向凌霄,眼神里突然闪过一抹阴沉。

    他不信,老祖会是谁家的奴仆。

    因为,老祖是凰家最骄傲的天骄,他怎么可能甘心为奴?

    “他一定是在装逼,想要以此来羞辱我凰家!!”

    这般想着,凰齐鬼使神差地从怀里掏出了一枚金色灵符,然后趁凌霄不备,直接将其甩了出去。

    只是,凌霄哪是不备,分明是不屑!

    一个虚灵之人,能在他面前掀起什么风浪?

    “轰!”

    一道恐怖威压瞬间降临,比之凌霄方才还要可怕几分。

    天地仿佛崩裂,虚空层层坍塌。

    然后,一道如同神祇般的身影就这样凭空出现在了醉仙楼中。

    “破妄强者!!!”

    这一刻,整座仙楼瞬间鸦雀无声。

    所有人望着那略有些虚幻的高大身影,眼眸中皆带着浓浓的恐惧与敬畏。

    北荒之地,已经三百年没有出现过破妄强者了。

    别说破妄,就连玄清大能也多隐世避俗,一心向道。

    所以,现在一个魂海之人,都能在北荒横着走。

    这也是为何方才那凰族长老被凌霄一掌拍死时,这群北荒天骄会表现的如此震撼惊恐。

    可现在,一尊飞升圣州的破妄大能降临,这对于任何势力之人而言,都堪称神迹。

    虽然仅是一道神魂化身,但在这四荒之地,便是神明一般的存在了。

      ☆q看正*√版章,节、'上酷b匠)网0…

    “先祖救我!!”

    看到众人眼中的畏惧震撼,凰齐脸上顿时扬起一抹笑意。

    凌霄,我看你还能嚣张几时。

    “嗯?凰族子弟,唤我降临所谓何事?”

    神魂化身并未看见凌霄,而是转头看向凰齐,眉头轻轻一皱。

    “轰!”

    刹时间,天地陡然一暗。

    一道道雷霆如同怒龙一般垂落下来,宛如神威。

    “先祖!有人辱我凰族,扬言要灭我族满门,还说您,说您是他家的一个外姓奴仆!”

    凰齐添油加醋地解释一番,神色挑衅地看向凌霄所坐的位置。

    此时整个醉仙楼已经彻底坍塌,烟尘弥漫,断壁残垣。

    唯独凌霄身前十丈之内,丝尘未染,有如仙佑。

    “放肆,是何人敢如此辱我凰族?”

    神魂虚影怒喝一声,瞬间碾碎了青枫城上空数万里虚空。

    此时所有青枫城的百姓已经悉数跪倒在地上,不停磕头祈祷。

    就连那些世家之人,也一个个面露绝望地仰望着半空的裂痕与雷霆。

    “好可怕的气息,这是怎么了?”

    “凰宏,果然是你啊。”

    凌霄抬头,看着头顶那道矗立天地的老者身影,嘴角始终带着一抹玩味。

    “谁?!”

    虚影神色一愣,就连身上的气势都是悄然一凛。

    他的名字,就算凰家旁系族人也不知晓。

    而且,为何方才那道声音有些耳熟?

    凰宏低头,目光扫过全场,最终停在了那个端坐案前的黑衣青年身上。

    “嘶。”

    有那么一刻,凰宏还以为自己看走了眼。

    怎么可能?

    公子怎么可能会在这北荒之地?

    “扑通!”

    “老奴不知公子在此,方才造次,还望公子恕罪!”

    整座醉仙楼,再度死寂了下来。

    所有人看着那跪在凌霄的面前的破妄大能,狠狠咽了口口水。

    “凌霄公子…果然…深不可测啊!”

    破妄大能意味着什么?

    一道神识降临,就足够碾压四荒。

    可现在,在四荒修士眼中如同神祇一般的破妄强者,竟然跪在了凌霄公子面前。

    而且,听他的语气就知道,此刻他内心里一定是惶恐无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