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23章哀鸿遍野
    “公…公子…”

    凤娇儿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慌乱。

    公子是怎么知道的?

    当初她退婚,确实不仅仅是因为修炼功法的缘故。

    其实媚功哪有什么破功之说,甚至采集男阳还能增加功力。

    她退婚,根本原因是叶凡天生废脉,十六岁时还未修出半分灵力。

    一个废物,如何配得上她这位北荒骄女!

    只是…

    她如果说出实情,难免会让凌霄公子感觉自己很势力,所以才编了其他借口。

      看B正Q版章节JO上酷。匠e网0

    “那个叶凡,应该是个废物吧?”

    凌霄莫名一笑,看向凤娇儿的眼神愈发玩味。

    越来越有意思了。

    “公…公子认识叶凡?!”

    凤娇儿慌了。

    她实在没想到,一个青枫城小世家的废物,竟然能入了凌霄公子的眼眸。

    她好不容易才留在了公子身边,若是因为此事…

    “最近你可曾听说过叶凡的消息?”

    如果凌霄所料不错,这个叶凡应该会受退婚打击,从而觉醒了天赋。

    或者,有一个来自圣州的母亲,留给她一件通天之宝,在其十六岁成年之时才可解除封印。

    只是不论是哪种套路,很显然,这个叶凡,就是凌霄所要找的天命之子。

    “最近?最近我一直在千媚宗闭关修行,未曾听到他的消息,公子…我跟他解除婚约以后,从未见过他一面儿,公子不信的话…”

    凤娇儿担心凌霄误会,慌忙解释了几句。

    可等她再抬头看向凌霄的时候,后者已经没再搭理她了。

    公子是对我失望了么?

    这该死的叶凡,退了婚还要耽误我的大好前程!!

    “不知道这一次,他能不能带我找到那份造化啊。”

    凌霄眼中闪过一丝期待,稍稍舒展了一下筋骨,抬头看着叶青婵道,“走吧,去青枫城见见这位叶公子。”

    “公子怎么突然对我那堂哥感兴趣了?”

    叶青婵脸色狐疑地看着凌霄。

    以她对眼前这位公子的了解,他绝不可能会好心地去探望一个陌生人。

    况且,这四荒世家在他眼里,如蝼蚁般卑贱。

    他又怎会专程跑去一个地方,结识一个天生废脉之人?

    这家伙,肯定憋着坏水呢!

    当然,以叶青婵的身份,自然不敢随意揣测凌霄的想法,只是心底已经为自己那位堂哥感到担心了。

    “呃,只是好奇,青婵啊,你跟你这位堂哥,关系怎么样啊?”

    按照一般的套路来说,叶凡天生废脉,被骄女退婚,肯定会结识另外一位天命之女,也就是后来的女主。

    只是不知道,他跟楚阳的气运到底谁更强大一些,才能最终牵扯上叶青婵这位轮回天女。

    “关系?公子,我出生就在玄剑宗,只是偶尔跟父亲回过青枫城几次,那位堂哥,说起来身世还蛮可怜的…”

    叶青婵的声音有些悲伤,显然在她心里,那叶凡应该是个值得同情的人。

    这一点,倒是与凌霄的想法完全契合了。

    不悲惨一点,怎么逆袭打脸,成就天命之身?

    “哦?怎么个可怜法?”

    凌霄似乎对这个叶凡格外有兴趣,这让叶青婵心里的不安更加浓郁了。

    “我这位堂哥,虽是嫡出,但据说他的母亲不是北荒之人,生下他以后就离开了家族,二叔叔因为思念成疾,没几年就去世了…”

    “这样无依无靠的,平时在叶家,就连下人都欺凌他,也多亏爷爷在的时候还对他多有照拂,可前几年…爷爷也过世了。”

    叶青婵说着,眼眶居然有些泛红。

    “叶凡堂哥本身就是天生废脉,无法修行,这下子更是被同族之人瞧不起,我上次回青枫城,还因为此事跟大伯家的儿子打过一架呢。”

    “原来如此…”

    凌霄一听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看来,这就是叶青婵与叶凡的缘分所在啊。

    虽然楚阳也是天命之身,但身世不够凄惨。

    这一般来说,越凄惨的男主,气运值才越恐怖啊。

    只是到底他身上有什么秘密,还得凌霄亲自去探探究竟。

    “看来你对这位废物堂哥还挺有感情的。”

    凌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而叶青婵却因为这句话心底一颤。

    “公子…我…”

    “好了,不用解释了,这么悲惨的身世,害的我都想哭了,不过我猜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这位堂哥身上,应该会出现一些变化了。”

    玄剑宗大殿前。

    凌霄负手而立,一身黑衣飘飘似仙,说不出的飘逸洒脱。

    叶青婵和凤娇儿两人站在他身后一步之地,俏脸上皆带着一抹敬畏。

    在更远处的地方,玄剑宗主叶流云、太上长老魏无尘、以及各大宗门的势力之主同样神情肃穆,不知道还以为北荒要有什么大事发生。

    “凌霄公子,您真的不在玄剑宗多住两日了么?”

    叶流云两眼含泪,声音悲恸。

    他知道,凌霄这次离开,估计就不会再回来了。

    而叶青婵,自然也会跟随他前往圣州。

    父女两人的心情都有些低落。

    “嗯,有些事要做,诸位,就此别过吧。”

    凌霄手掌一挥,只见一道流光闪掠半空,凭空化作一座空中楼阁。

    其上雕梁画栋,仙音袅袅,流光溢彩,透露着无上尊荣。

    “好气派的飞楼!”

    “好可怕的波动!”

    仅仅一道法器,就令北荒这些势力之主一个个露出了震撼之色。

    而凌霄则是牵着叶青婵的手,走进了楼阁之中。

    凤娇儿转头看了一眼人群里的师尊,眼眶微微有些泛红,同样抬脚走了进去。

    “凌霄公子!!”

    肖戈站在大殿远处,紧紧咬着牙。

    “为什么?!为什么公子离开却不带上我?!难道是我做的不够好吗?”

    这般想着,肖戈眼中竟然溢满了泪水。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把我修炼的时间,全都用在跪舔凌霄公子上!!!”

    “公子一路保重!”

    “公子,我会想您的!”

    “公子,常回来看看呐!”

    一时间,玄剑宗上下哀鸿遍野,见者心伤,闻者落泪。

    所有人望着那渐渐远去的飞楼,眼眸中都带着浓浓的不舍。

    凌霄的离去,也就意味着,圣州彻底跟他们无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