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17章闪亮登场
    如果叶青婵只是一个寻常的北荒天骄,凌霄自然不可能对她动心。

    可从叶青婵身上,他觉察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如果她当真是大能者轮回,按照剧情走向,日后她必定会觉醒记忆,从而恢复修为。

    这就像是刮一张彩票。

    凌霄承认自己有赌的成分。

    可一旦叶青婵真的觉醒成至尊强者,那他可就赚大了!

    这主角上来偶遇的妹子,在不知道身份背景的前提下百般呵护,得到妹子芳心,最后不都成长成了自己最强的倚仗了吗?

    凌霄虽然不打算倚仗任何人,但多个强大的追随者,对他以后的仙途也必定百利而无一害。

    “哼,反正我就跟着公子,公子要保护我。”

    叶青婵放下戒备后,顿时露出了一副小女儿的神态。

    “那以后我的仇人,可就都是你的仇人了,包括楚阳…”

    凌霄试探地说了一句。

    楚阳身死的消息,叶青婵早晚会知道。

    他可不想辛辛苦苦忽悠的骄女,最后因为心结跟自己反目。

    毕竟,自己是反派设定啊。

    这一点,凌霄时刻都在提醒自己。

    “公子放心,青婵已经想清楚了,以后…就是公子的人。”

    叶青婵害羞地低下了头。

    如果楚阳还活着,看到自己眼里的高傲神女露出这样的神态,说出这样的话,估计不用凌霄出手,自己就气死了。

    所以说男人,一定要会装逼!

    自古套路得人心啊。

    什么天命光环,绝世天赋,在装逼面前一文不值!

    天天被人嘲讽鄙视,打脸也就只能爽一瞬间。

    一直装逼,不就能一直爽了?

    “楚阳死了,我杀的。”

    凌霄觉得时机差不多成熟了。

    如果叶青婵还对楚阳存着情谊,他也该考虑考虑回了圣州,该怎么安排她了。

    留一个对自己心生怨恨的人在身边,绝对是很危险的。

    而只要这叶青婵敢有一丝异心,凌霄就会毫不犹豫地对她施展摄魂古术。

    怜香惜玉那是天命之子和舔狗该干的事。

    他一个反派,当然没有那么多顾虑。

    “死了?”

    叶青婵美眸一瞪,表情有些僵硬。

    这在凌霄看来是正常反应。

    如果她真的表现的太过镇定,反而证明心底有鬼。

    “楚阳救过我一命,我本打算放他离开,还了这份恩情…”

    “不过他对公子不尊敬,下场我早就想到了。”

    紧接着,叶青婵轻轻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幽怨。

    以她的聪明,自然想到了凌霄是在试探自己。

    好在她之前已经表露了心意,否则恐怕以这位公子的手段,也不见得会放过自己啊。

    这个凌霄公子,果然让人捉摸不透,你永远不知道他说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不过越是如此,叶青婵反而越觉得他神秘有趣。

    “公子~”

    远处小树林里传来肖戈压低的呼唤声。

    凌霄和叶青婵转头看去。

      /{酷匠_网l首#发X0W。

    而看到肖戈眼中闪烁的那抹狡黠,叶青婵俏脸一红,顿感羞涩。

    其实凌霄早就知道肖戈来了,他躲在树林后倒不是为了偷窥。

    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

    恐怕多半是不想打扰自己。

    同时,凌霄也知道,玄剑宗遇到麻烦了。

    他第一日降临此地,就发现了那躲在玄剑宗后山闭关的老东西。

    原本凌霄是想找一个北荒修为最高者打探一下消息。

    谁知道那老头竟然说自己数十年没出过关了。

    凌霄盛怒之下本想一巴掌拍死他的,结果叶流云及时赶到,并对自己百般奉承,并承诺介绍女儿给自己认识,丝毫没有身为一宗之主的架子。

    反派嘛。

    当然最喜欢听的就是舔狗的阿谀。

    凌霄一高兴,直接赏赐了那闭关老头和叶流云各一枚丹药。

    这下子,叶流云连恩人都叫上了,就差叫爹了。

    所以,谁说舔狗一无所有。

    你是没舔对人而已!

    而对于玄剑宗面临的凶险,凌霄也早就猜到了。

    老祖闭关数十年不出,不被人惦记上才怪。

    这就像一个漂亮的小娘们,对象在外面打工十年不回家,后果会怎样?

    当然是原谅她啦!

    “肖戈?”

    凌霄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冰冷。

    在这些小龙套面前,气质这方面还是要拿捏的,否则没有威慑力。

    “公子,您…忙完了吗?”

    自从肖戈境界突破以后,那对凌霄是一个五体投地,比亲爹还要亲。

    “有事?”

    “公子…山下打起来啦,宗主说请您过去一趟。”

    肖戈偷偷看了一眼叶青婵,此时的她脸色红润,神情明媚,确实美丽不可方物。

    北荒第一美人实至名归!

    他躲在树林中当然看到了两人之间方才的亲昵。

    可肖戈一点都不羡慕凌霄,反而有些羡慕叶青婵。

    他恨啊!

    自己要是个女人该多好,这样就能天天守在公子身边了。

    公子一高兴,随便赏赐个丹药,就抵得上数十年苦修了。

    “哦,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凌霄平静地点了点头,而肖戈更是片刻不敢停留,一路小跑地“下去了”。

    “看来玄剑宗有难了啊。”

    凌霄之所以没有立马过去,是因为他知道玄剑宗老祖未死。

    一个魂海巅峰的老鬼,吃了他赏赐的丹药,修为就算不突破,也肯定会变得更强横。

    所以这所谓的灾祸,并无凶险。

    再说,反派之人向来都是最后登场的,否则怎么闪亮?

    叶青婵都不急,他急什么?

    “公子…你不打算过去看看吗?”

    “你觉得我该去看看吗?”

    凌霄并没有回答,反而问了叶青婵一句。

    “全凭公子决定…”

    叶青婵咬着红唇,明显有些着急。

    可眼前这位公子的心思,她实在猜不透,又怎么敢替他做决定。

    “看把你给吓的,有我在,不会让人伤害玄剑宗的。”

    凌霄脸上突然绽放出一抹灿烂,伸手捏了捏叶青婵挺秀的琼鼻,然后迈步朝着山脚下走去。

    叶青婵愣住了,脸上的红晕已经蔓延到了耳根。

    这个凌霄公子,真是坏死了。

    但是,他坏的,好像又有点迷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