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9章青婵来了
    与此同时。

    玄剑宗周边的几大宗门中,陆续有强者率领弟子朝着玄剑宗的方向而来。

    昨日楚阳登临剑路顶峰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北荒。

    像他这样的天命之子,玄剑宗不珍惜,有的是势力珍惜。

    况且,玄剑宗的那位太上已经近十年不曾现身了。

    也是时候该去探探这一宗的虚实了。

    修真的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

    大家都在争气运,争底蕴。

    一旦今日玄剑宗太上不出现,那么玄剑宗的下场只有一个。

    至于那位传言来历神秘的凌霄公子。

    说实话,这几大宗门之主并未亲眼见过,所以也并没有感觉太畏惧。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再强能强到何处?

    也不知道叶流云那老东西的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竟然为了一个外人,不惜寒了本门天骄的心。

    玄剑宗后山,一座荒凉的山峰上。

    楚阳被四根黑链锁在一处阴暗的山洞中,神色极为憔悴。

    黑链上隐隐有符文明灭,显然是被加诸了封印禁锢。

    整整一夜,楚阳一直没有合眼,当然也没修炼,而是一遍一遍呼唤着九瞑这个名字。

    同时,他也期待着叶青婵的到来。

    可让他感到绝望的是,那个曾经赐给他无数造化的神秘女人,竟像凭空消失了一样,一直未曾现身。

    至于叶青婵,更是了无音讯。

    一整夜时间,她竟然一整夜都没来看自己!

    难道,她真的跟那个凌霄单独待了一夜?

    这一夜他们做了什么?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做有趣的事?

    楚阳越想越气,越想越慌,内心里尽是屈辱。

    偏偏他还被捆在这里,根本没办法前去一探究竟,最后竟然被自己气吐了血…

    这自行脑补,确实致命。

    就算楚阳这样的天命之子,此时也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冷静,而是被妒火灼烧着。

    “小阳!稳住心神,千万不要伤了心脉。”

    就在这时,他胸口的玉佩里突然散出一缕青光。

    紧接着,一股极为冰凉温和的灵力涌入楚阳身体之中。

    原本他身上的伤势,竟然肉眼可见的恢复起来。

    “九瞑!你去哪了!!”

    再次感觉到九瞑的气息,楚阳显得无比激动。

    毕竟,他想要弄死凌霄,光靠自己肯定不行。

    “哎,小阳,你这又是何苦呢?那凌霄来自圣州,实力深不可测,你干嘛要为了一个女人去得罪他?”

    一缕清风袭来,只见楚阳胸口的玉佩中,一道略显虚幻的身影渐渐显化。

    虚影看不太清楚面貌。

    只是声音清亮婉转,身材曼妙诱惑,很容易让人心生向往。

    她就是楚阳最大的倚仗,一道来自圣州的强者残魂。

    “为了一个女人?九瞑!是你告诉我,整个四荒我无需忌惮任何人!!”

    “是你说只要按照你教我的方法修炼,同辈之中就没人是我的对手!!”

    “是你说,以我的天赋就算放在圣州也是绝顶之姿!!”

    “难道这些你都是骗我的?!!”

    楚阳的情绪一下子崩溃了。

    他本来就是小世家出身,家里有个被人打残废的父亲和失踪的母亲。

    若非遇见九瞑,他也只能被人踩在脚下。

    九瞑在他最低落的时候出现,一步一步指点他逆袭了人生。

    让他成为了他们那疙瘩最耀眼的天骄,甚至拜师玄剑宗这样的北荒巨擘,一举踏入了上流社会。

    对他来说,九瞑是倚仗,是依靠,也是他生命里最信任的人。

    甚至不知不觉里,楚阳对这道残魂还产生了一丝不清不楚的情愫…

      酷‘f匠(网|唯C,正版Qw,z其他都是盗。版0

    可现在,在他被人踩在脚下肆意蹂躏的时候,她不仅躲了起来,居然还痛斥他!

    楚阳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

    为了一个女人?

    当初可是九瞑怂恿他俘获叶青婵芳心,从而获得玄剑宗更多的修炼资源!

    为什么!

    现在她竟然责怪自己?

    “楚阳,你太令我失望了,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那凌霄身边有强者守护,我如果贸然现身,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

    九瞑黛眉微簇,声音已经有些冰冷。

    现在看来,她选中的这个少年,已经彻底被那凌霄搅乱了心神。

    楚阳感觉不到阴老的存在,她可是感觉的清清楚楚。

    破妄巅峰。

    如果是她全盛之时,自然不会将其放在眼里。

    可现在…

    她如果拼尽手段,倒也不是杀不死他。

    可那样,势必会引来更多的麻烦。

    圣州,凌家好像只有一个吧?

    如果真是那一族,就算全盛之时,九瞑也绝不敢轻易招惹。

    可这些,楚阳根本不懂。

    因为他的出身就决定了眼界。

    在圣州那些古族少主眼里,他确实是一只蝼蚁。

    一只随手就能捏死的蝼蚁!

    “为我好?为我好你就该帮我杀死那个凌霄,这样整个玄剑宗就是我们的了!”

    楚阳当然不明白圣州凌家意味着什么,在他眼里,九瞑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

    蝼蚁的目光,向来短浅。

    “你!!!”

    就在九瞑欲要发火之时,远处山路上,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有人来了。”

    九瞑身影当即消失而去,而楚阳也抬头朝着山洞外看去。

    只见叶青婵穿着一身青衣,如画般的俏脸上带着一抹忧愁,正左顾右盼地朝他走了过来。

    “青婵师妹!!”

    这一刻,楚阳内心里的怨怒瞬间消失了。

    她果然还是放不下自己!!

    不论之前她在广场上做了什么,只要她心里还爱着自己,楚阳当然都能原谅她啊!

    舔狗有什么不好?

    为什么那么多人说舔狗卑微没尊严?

    我们舔狗才是最有尊严的!

    我们拥有绝对的自主权,想舔的时候舔,不想舔的时候就待会再添,谁能逼迫我们?

    只是…

    为什么叶师妹的头发湿漉漉的?

    她一般不都是晚上沐浴么?

    还有…

    她的气息是怎么回事?

    仅仅一个晚上,她竟然突破了醒神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