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永夜黄庭丹主 > 第十八章 被封闭的通道
    “C区十一通道?”

    陈今念叨,这距离他的住处并不是很远。

    同时心里一个不好的预感在滋生,C区十一通道里面的几个倒霉蛋不会是孙护他们吧?

    昨天刚来就被封死在里面?

    而缘由,很可能就是那只死人鬼,那玩意儿差点弄死陈今,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再去接触了。

    可是,孙护不该死在这里。

    这无关陈今的净化丹,他只是单纯的认为孙护不该死在这里,况且,张老爷子一家也不该死在这里。

    孙护的穆利亚文明装备之种,对于这个即将毁灭的世界有着巨大的帮助,或许现在看不出来,但日后一定会长成人类文明的擎天巨柱!

    陈今很看重对方,这也是他愿意和对方交好的原因所在,可如果他真的被封锁在十一宿舍区后,那……

    一枚通体黝黑的丹丸出现在他手里,轻轻翻滚着。

    黑色的鬼丹,燃烧时不受诡异事件的影响。

    这枚鬼丹是陈今身上最重要的东西了,有了它可以避免很多类似死人鬼那样可怕的袭击,他或许要“愿意”一次了。

    “这样吧蒋兄弟,我想要找几个人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门路?”

    陈今从怀里掏出珍贵的全家照道:“就是上面这两个孩子,他们是我的弟弟妹妹。”

    “找人吗?”蒋大宽把照片接过来仔细观察:“找人说难也不难,说不难也难,他们有什么特征吗?”

    “有特征的话要好找一些,我的确在这个庇护所里有些门路,但这只限于普通人居住的D区。”

    “只能是D区?”陈今有很大的概率可以确定弟弟妹妹不在D区,他们应该在A区。

    毕竟那个男人怎么看都怎么像是一名富商,不然也没有机会早早就能进入庇护所了。

    况且他们好像知道些末日黑暗天幕的秘密,那天发现自己父亲的诡异后立马掉头就走的行为绝不正常,他不是一般人。

    “那你先去找找吧,如果找到了必有重谢!”

    陈今随后辞别蒋大宽,他要去十一宿舍区去看看。

    庇护所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大,走了几分钟时间陈今便已经来到了C区的十一宿舍区,与其他地方的人满为患相比这里显然要冷清的多。

    就在宿舍通道外就能看到通道的内部,很多宿舍都开着门没有人居住,不远处更是有荷枪实弹的战士们有意无意的把视线投向这边。

    通道本来很长的,但现在它从中间位置被哑光铁板焊死,牢牢阻隔另一边与这里进行接触。

    捏着手里的鬼丹,陈今打算走进去看看,他只是来确认一下孙守在不在里面而已,不大可能会遇到危险。

    “我要是你,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好奇心踏进来。”

    正当陈今进入门内时,门旁大开的宿舍门内传出这样一道声音。

    转头看去是个中年男子,留着络腮胡子,嘴里叼着根烟丝卷起来的劣质香烟。

    男人吸了口烟,烟头微微的红光伴随着白雾照出他沧桑的眼眸,淡淡道:“离开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不管你有什么目的,有意还是无意,或者有何种特殊能力。”

    “哦?”陈今惊讶了:“你叫我离开,那你又是在这里干什么的呢?”

    “油嘴滑舌。”

    沧桑男人摇摇头:“我只是好心劝你一下而已,你想要去看就去看吧,别破坏了封锁就行,不过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我可不管。”

    沧桑男人再次吸了口烟,缓缓吐出,慵懒的样子好似人间再无值得留念的事情。

    不再有人阻拦,陈今直接走到封锁的铁板处,铁板上面连个细密的孔洞都没有,严丝合缝。

    他把耳朵贴在铁板上细听,想要听听是否有熟悉的声音。

    铁板并不能阻隔声音,他很快便听到一顿,一顿,一顿的脚步声。

    声音僵硬,既有节奏却又透着不自然。

    不,不对,这声音太有节奏感了!每一拍都是那么稳,分毫不差。

    人类是做不到这样的,能做到这种程度的除了机器,那就是只有诡异事件了!

    就在这时,另一边传来什么玻璃碎裂的声音,“哗啦!”

    ......

    铁门封锁的另外一边,一股股寒冷弥漫,所有的灯泡都呈现暗淡的昏黄色。

    原本被照得透亮的通道此时却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昏暗当中,寂静无声,有的宿舍大门紧闭,有的宿舍却空空荡荡。

    地面,躺着不少的尸体,无声无息。

    “呼...呼...呼...”

    浓重的呼吸声,一名年轻人躲在宿舍的门后,他不敢去关门,哪怕此时的走廊上面什么都没有。

    “该死的,该死的,本来以为已经逃掉了,可为什么又出现了?”

    年轻人眼神愤怒到了极致:“都怪你,都是你,平时就爱照镜子臭美,现在死了还出来害人!”

    年轻人用恐惧的目光扫视宿舍内的一切,发现没有看到那些东西之后才敢站起来,但就在此时他猛地捂住脖子,有古怪却可怕的触感出现。

    紧接着年轻人脖子发出咔嚓的声音,在缓缓向后旋转。

    他恐惧的眼神盯向四周,明明已经躲避了所有的......却......为什么......

    “咔!”一声骨头被扭断的声音传来,年轻人脑袋重新回到正面,但却是旋转了三百六十度之后回到的正面。

    他死了,干脆利落的死在了门后。

    但还有更多的人遭殃,就在这宿舍的隔壁,将近八九人把耳朵竖起来倾听。

    “它走了。”

    孙护的脸色不是很好:“现在又死了一个人,我们不知道还剩下多少人没有死,也不知道下一个目标会不会是我们。”

    “张老爷子,您有办法吗?”

    孙护看向一边,张老爷子拿着笔,对着案台在扭动手臂。

    老爷子依然在画那张驱邪符,陈今就在他面前死了,老爷子很自责。

    “还是不行!”

    张老爷子猛地大吼,他愤怒的把笔往纸上一丢,怒道:

    “差什么,到底差什么,为什么辟邪符画不出来!为什么,为什么!”

    “爷爷......”张暇上去保住老人的手臂:“要不您还是画画其他的符吧,或许是辟邪符现在还画不了呢?”

    “高级?这有什么高级的,孙女哇,你是不知道小今他就死在我面前,如果我能把驱邪符画出来,他......”

    老爷子不再说话了,陈今算是他内定的孙女婿,很久之前就看得顺眼了,又那么懂事,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