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永夜黄庭丹主 > 第七章 偶遇外骨骼装甲
    突兀的,一道亮光刺破黑暗,照亮夜的狂风暴雪。

    这不知道是谁准备的强光手电筒,不仅照亮了大部队更是一路向前照亮破败冰的城市。

    这一刻,所有人心脏一抽!

    地面,全是尸体,碎肉……

    他们脚下滑溜溜的冰块,是不知道谁的断指,骨头。

    大一点的石头,是头颅或者大腿,残肢断臂组成了陈今眼前这一幕地狱般的世界!

    这到底死了多少人啊!

    沿途老弱病残皆有,绝望而不甘的眼神死死盯着虚空,被冰雪凝固。

    陈今瞳孔剧烈颤抖着一股愤怒油然而生,全是那些怪物造成的。

    但紧接着这股愤怒就被颤栗所代替,灯光前面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只形状怪异的东西。

    这是陈今看它们最清晰的一次,人的躯体,肋骨却化成更多的脚手生长出来,脑袋与下肢变成不可名状的恶心触手。

    它们的表皮蒸腾热气没有一点被冻伤的痕迹,违背常理。

    怪物!一眼便已经令人胆寒。

    但更加令人胆寒的是灯光后面的一行人,他们此时一动不动就仿佛是冰雪中的雕像,直到被怪物撕碎都没有丝毫反抗的声音冒出来。

    李叔一家孩子还未成年,可他的脸上却带着笑容,脑袋落在冰凌冰冷的地面。

    黑暗里,还有什么怪物吗?迷惑了他们的神智,还是他们的躯体已经被代替了?

    没有人说话,大家就看着灯光下的血腥一幕,直到灯光被怪物熄灭。

    “走。”

    刘叔的声音提醒了大家,这里可不能久留。

    乘着怪物还在另一边被大部队吸引他们赶紧向前逃去。

    得益于之前的灯光让大家鉴别了方向与障碍物,这一次大家离开的速度快了许多。

    风雪更冰寒。

    一直过去四五个小时,估摸着远离那些怪物很久之后张暇才呜咽着哭泣起来。

    “女儿乖,别哭,别哭。”张暇母亲安慰着,渐渐有拍背的声音从黑暗里传出。

    谁不想哭?可哭已经没有了意义,大家更多的是在担忧能不能抗下越来越冷的寒气。

    每一个人身上都积累着雪与冰雹。

    就在这时,几人看见远处有什么东西在一闪一闪。

    “间隔几分钟闪一次,而且没有规律,应该是跟我们一样逃难的人。”

    黄叔开口,在生死的黑暗危机之下每个人的潜能都被逼出来了,大脑更是高速运转判断每一种风吹草动。

    “对方应该和我们的目的地一样,按照他闪灯的方向判断我们和那边的人很可能会碰到。”

    “必须要走在他前面。”

    “必须要赶在汇合前走在他前面。”

    两个人的声音一起响起,是刘叔和陈今的。

    “如果我们走在他后面,他闪灯所吸引过来的怪物会害死我们。”陈今补充。

    聪明人谁都有,但是对方这种赶路的方式太损人利己了。这人走过的路别人可谁敢走?谁知道闪灯之后到底有多少怪物还在那里停留徘徊?

    陈今想起之前笑笑姐说的话,他在楼下看见有个人也是这样出去寻找物资的。

    用这方法的不一定要多聪明,胆子多大,可运气一定要够好。

    运气不好的刚好在怪物身边开灯,那不是自投罗网是什么。

    但对方真的这么不要命吗?还是有什么把握或者底气?

    “走快点。”

    刘叔吆喝一声,众人顿时跌跌撞撞向前走去。

    大家的目的地都是道塔公园,谁走在前面谁生还的几率就要大一些。

    又走了十几分钟,陈今的声音在黑暗里响起,他阴沉道:“这样不行,对方闪灯赶路比我们走得快多了,我们超不过他。”

    “刘叔,怎么办?”队伍里两个小年轻询问:“要不我们也闪灯赶路吧?要不然只有换一条路了。”

    陈今阻止道:“换路已经来不及了,现在温度只有零下十几度,换路会一大圈会浪费更多的时间。”

    “到时候不被怪物吃掉大家也要被冻死,不现实。”

    陈今直接对刘叔说话:“我们也闪灯赶路吧,赌一把。”

    他手里的宰骨刀握得很紧,知道自己运气很差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

    真要拼命,他吃下大杂丹之后也不是不能刚一把。

    至少,打不过还能利用大家逃跑。

    刘叔这次没沉默,而是直接掏出手电说到:

    “我数三声,到三的时候就打开手电筒,一秒之后关闭。到时候大家直接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向前跑,跌倒了也要爬起来跑,知道吗?”

    不待大家回答,刘叔直接开始倒数。

    “一。”

    “二。”

    “三!”

    灯光刷的打开,众人眼睛还不是很适应,却卯足了劲儿朝着前方奔跑起来。

    陈今跑得最快,他依靠记忆中的大致方向规避大部分障碍物,短时间已经超过一大段距离。

    灯光一闪即逝,几分钟后,刘叔声音在黑暗里响起:“大家还在不在?”

    “我。”

    “我。”

    “我……

    声音稀稀拉拉接二连三响起,但仔细听没有人掉队。

    甚至张老爷子和张奶奶跑得要比两个年轻人还要快些。

    都是那个战乱年代硬生生挺过来的老骨头了,这个时候依然经得起折腾。

    刘叔用声音让大家重新聚起,然后再次开灯。

    “一。”

    “二。”

    “三……

    “跑!”

    接连往复,几次之后大家终于反超那边闪烁的灯光,逐渐走到前面。

    他们已经能听到另一边闪灯的队伍吆喝声了。

    “喂,那边的兄弟听的到吗?”

    “喂,这次闪灯之后别闪了,我们找个地方汇合一下好不好。”

    刘叔酝酿了一下,他也扯着嗓子喊起来:“你们有多少人?”

    那边寂静了一下,紧接着声音再次传来:“我们这边有十几个人。”

    刘叔答了句“好”,继而在又闪过一次灯光之后带大家快速前进。

    此时两边都能听到对方脚步声了,刘叔低沉的声音提醒道:“对方不止十几个人。”

    “的确不止。”张老爷子拍了拍胸口:“乱世人心凉,有老夫在你们放心吧,这些人翻不起什么风浪。”

    他的胸口贴着一张神兵符。

    这符篆张老爷子向陈今解说过,只要贴在武器上面就会产生莫大的威力。

    张老爷子的原话是:“老夫可是张道陵的后人,怪物真要来了,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嘞。”

    一个年迈七十的老爷子口出豪言,把他孙女张暇唬的那是一愣一愣的。

    借由火气符在前,陈今对张老爷子的“吹牛”也多信了一两分。

    但要是全信那是铁定不可能的,他只有依靠自己,以及胸口的大杂丹。

    说起丹药,陈今又思索起自己升级一品丹徒所获得的一次自创单方的机会。

    开始他还没想清楚,随后仔细了解过便感觉巨大的惊喜砸中脑袋。

    自创丹方,并非是找几样东西随便糅合起来就可以成丹了。

    这种bug级的金手指是他的常态。

    他的自创丹方,是指用任意的药材组合,可以获得提示,然后炼制出指定的丹药出来。

    不再是乱丢材料大杂脍,能炼出什么全靠随机。

    仔细想想,也只有米和水炼制出稻香丹这样的才记得住比例吧。

    举个例子,他现在可以用一把米加土豆指定出稻香马铃薯丹方出来,然后接下来都能炼制这种单方。

    所以,有必要找最简单的,能记得住的,还要有价值的药材或者食材,把这丹方的价值发挥到最大。

    “牛顿的棺材板要盖不住了。”

    陈今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只等找个地方生火炼丹。

    正思索着,两边人马已经在黑暗里汇合。

    “是刚才的兄弟吗?”那边传来一个中年人的声音,已经到大家旁边了。

    “我叫王不亿,认识一下。”

    “我叫刘大海,你们也是去道塔公园的人。”

    刘叔答话时明显听到对面就松了口气,他装作没听到补充道:“正好我们顺路大家就一起吧,借着灯光赶路要快很多。”

    不知不觉刘叔成了大家都领头人,也没人反对,倒是对面中年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不是在和刘叔说话而是询问他们里面的同伴:

    “孙兄弟,我们要一起走吗?”

    孙兄弟?难道王不亿不是对方的领头人,这个孙兄弟才是?

    “可以一起走。”

    孙兄弟竟然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其年龄最多不过二十五岁。陈今有些猜不透对方为什么能够做一个队伍的领头人。

    除非……这人有什么倚仗。

    就像张老爷子一样会画符,有能力自然能成为领头人。

    这样也能解释为什么对方敢不时的开灯前进,不是愣头青就是有底牌,有能面对怪物的底牌。

    他留了个心眼,众人继续前进。

    两个队伍汇合前进,对方又一次闪灯了。

    借着闪灯陈今朝那边匆匆一撇,赫然发现三四十人的队伍前方有一个身穿外骨骼的男子,手里还提着一把造型夸张的砍刀。

    这砍刀看起来像是好几把菜刀柔和而成,造型虽然丑陋但实用性却丝毫不小。

    能弄一套外骨骼装甲出来,不是简单人啊。

    陈今在看对方的时候,对方似有所觉下意识转过头看向陈今。

    灯光在此时熄灭,陈今在对方眼中发现一种奇怪,就好像在……鸡窝里看到只孔雀?

    殊不知,对方此时也在惊讶。

    孙护几乎要怀疑自己的简易能量源探测仪是不是失效了。

    在他的眼睛上带着一张哑光镜片,用以检测能量强盛的东西进行提前规避,譬如那些恐怖的怪物。

    普通人的能量源就是一道蓝色的冷光代表零到一,而怪物的颜色却是深红色,代表三到五。

    但刚才那个人,在他的检测仪上竟然已经远远超过了最高限度是一或者不到的普通人类,颜色是橘色的,已经到了二的程度。

    “或许是我做的太粗糙了所以显示不太清楚吗?”

    孙护默默思索,但不管如何,那个人值得他留意留意。

    如果能结交一番那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