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永夜黄庭丹主 > 第五章 火气符篆
    “喝!”

    就听张老爷子大喝一声,随后像是负重千斤一般艰难的运笔,笔尖的火光越来越多,越来越耀眼。

    映出了老爷子涨红的脸。

    眼看着最后一笔终于完成,老爷子却浑身大汗淋漓差点累的虚脱了下去。

    大家没有第一时间去关照老爷子,而是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案桌上的符篆,不大的黄纸上面火光飘忽,照亮室内的同时更是带来一股股温暖。

    这是一张火气符。

    黄光熠熠,又宛若黑夜中的星辰。

    这张符篆可与天幕之前的骗人符篆不同,它在发光,出现神奇且迷人的变化。

    张老爷子浑身疲惫的同时却也在笑:“哈哈,哈哈哈!老夫成功了,列祖列宗啊,我成功了!”

    “先祖啊,张家之后,我终于成功了!”

    张老爷子笑得跟个孩子一样,他撑着疲惫站起来,他看着面前这张符篆宛若在看稀世珍宝一般。

    不!这就是一张稀世珍宝。

    这也是陈今第一次看到真正意义上的符篆,只存在于神话,传说当中会发火光的符篆。

    火气符!

    当然,对比起张暇一家子的震惊他并非感觉多么不可思议与难以接受。

    和自己手背碰一下就能炼丹比起来,画符无疑显得档次低级很多。

    最多,就是好奇。

    “哇,好热乎啊。”

    张暇呼了口气脱下外套,屋子内已经没有冷气了,哈出来的气也不再有白雾。

    这火气符弥漫的效果出人意料的快。

    “是有点热了。”陈今没有脱下外套,体质的增加不仅仅是不怕冷,也不惧热。

    他第一时间查看窗户与门缝,确保火光没有透出屋子引来怪物。

    自己目前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和黑暗里那只东西对抗,甚至就连逃跑都做不到。

    因为在黑暗里他看不见任何东西导致行动会大大受阻,而怪物却如鱼得水甚至还有加成。

    那怪物是靠什么辨别方向与猎物的?

    陈今猜测它们对光敏感,感光器官一定是类似眼睛的东西,那么它们的眼睛是什么做的呢?

    ……

    话说回来,这张火气符篆此时给了大家极大的鼓舞,张暇兴奋的说以后他们不怕寒冷了,有了火气符真到了零下一百度也不害怕。

    陈今轻笑一声,张暇不知道零下一百度的可怕,他还不知道吗?

    根本不是一张小小火气符可以解决的。

    零下一百度,钢铁会像玻璃一样脆弱,到时候庇护所将会变得极其脆弱,暴风雪冰雹,除了地下,根本找不到安全而温暖的住处。

    所以,庇护所是必须去的。

    陈今打算今晚就告诉他们庇护所的位置以及自己的想法,必须得尽快动身了。

    晚一天离开外面的温度就会低好几度,他相信不仅仅是自己,只要是聪明点的人都会想办法离开,前往庇护所。

    陈今的猜测是对的。

    还没到晚上,手机显示时间十二点五十分,落地窗外再次有声音传来。

    这次不再是悄无声息,对方的行动也比较“粗暴。”

    可与前面人比起来,这位“粗暴”者简直太可爱了。

    这段时间大家已经用事实证明,声音不会引来那可怕的怪物!

    “你好,请问房东一家在不在?”

    陈今认识这声音,是住在四楼的刘大叔。

    刘大叔人挺不错的,陈今最困难的时候身上一分钱没有,还是他把自己早年的小摊送给自己,才有后来每日出去弄小营生。

    “我们在。”

    不等刘大叔再说话,陈今直接打开窗把后者接下来,张暇一家子也认识刘叔,所以并未抵触与拒绝。

    再说刘大叔对他陈今有恩,可不能让他在外面一直挂着。

    “是小今啊?”刘大叔听出陈今的声音时顿松了口气:

    “太好了,正好大叔也要去找你,弟弟妹妹还好吗?”

    “托刘叔的福,他们两很好,已经被他们妈妈接去避难了。”

    “那真是太好了,对了小今,还有张老爷子,我决定和这栋楼里其他邻居一起去道塔公园了。”

    刘叔向张老爷子和张老太太问好,然后道:“我这是来多找几个人的,人多力量大,去道塔公园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正愁不知道怎么说离开这里,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陈今煞有其事的接口道:

    “刘叔说得也对,我也有要去那边的想法。”

    看张暇他们还不是很明白,陈今就跟他们讲了之后地球会发展成什么样。

    听到一半,张家人就惊恐了:

    “天啊,零下一百多度,这还怎么活人啊!”

    张老婆子叹息,她又看了看火气符,这点火光撑得住零下一百多度吗?

    哪怕她再怎么说服自己,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况且撑得了一时,撑不了一世,食物总会吃完,到时候怎么冒着零下一百多度的寒冷出去找食物?

    哪怕找得到食物也会跟坚冰一样顽固无法带走。只有找到官方,找到大部队才有那么丝丝希望活下去。

    但张老太太一想道塔公园肯定有很多人,忍不住叹息道:“娃娃们啊,那地方不是那么好去的。”

    “你们去了那边真以为是什么好地方吗?万一人家不准我们进去呢?万一没有地方住呢?碰上坏人怎么办,万一……万一……看上我可怜的女儿和孙女……”

    张老太太的担心其实一点也不过分。

    陈今深深知道人心的可怕,所以他做了几手准备。

    稻香丹就是他的倚仗,他打算用这个作为进入道塔公园钥匙,如果可能他不介意庇护一下张暇一家子。

    没有人会拒绝增加力量的宝物。

    何况目前加上张老爷子的符篆,张暇一家算是稳了。

    当然,陈今也要做最坏的打算,如果有了这些也进入不了道塔公园,那么他就得想想怎么在最短的时间通过炼丹获得低温抗体了。

    面对张老太太的担忧张老爷子哈哈一笑:“放心吧老婆子,你看这个。”

    此时张老爷子手指一点火气符,顿时温暖与光芒重新照耀整个房间。

    “有这东西,还怕他们不收我们?”

    张老爷子的话无疑是一粒定心丸,老婆子放轻松了不少:“也对,也对,我老伴这么厉害,他们怎么可能不收呢?”

    “这是什么?”

    刘叔好奇得很:“还在发光,哎哟~好热和。”

    老爷子顿时洋洋自得道:“这是符篆,老夫可是张道陵天师的末代传人,别说这一张小小的火气符,更厉害的符我也会画得出来!”

    刘叔自然又是一阵惊叹,然后大家细细商讨,决定通知大家今晚六点就出发。

    时间再拖久一点,可能不等怪物杀了他们大家就已经被冻死了。

    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四五个小时的时间下张暇一家子开始快速收拾东西,准备物资。

    陈今起身,他也要回家一趟带些换洗的衣服和重要的东西。

    “正好我们一起出门,要是倒霉遇上怪物还能跑掉一个。”

    刘叔半开玩笑的说道。

    当然,两人没那么倒霉的,况且那玩意出现的地方声音也不小,他们可以及时逃生。

    陈今想起怪物密密麻麻的移动声音就一阵不适。

    他家就在楼上,出门上楼,没有任何的不正常。

    怪物也没有出现,陈今就依照记忆进屋摸索,不过忽然想起之前父亲尸体莫名移动,心底还是毛毛的。

    周围的温度好像更冷了一些。

    他体制比较强壮,此时穿着夹克都感觉到一阵阵比之前更强的寒冷袭来。

    “是因为张暇家比外面暖和的原因吗?”

    他自言自语给自己壮胆:“父亲一定会保护我的,他一定会注视着我……”

    这么一说,好像更加令他害怕了,尤其是现在什么都看不到的环境。

    “我一定要亲手弄死一头怪物并用它们的眼睛炼丹,说不定可以得到黑暗中视物的能力!”

    暗自下定决心,陈今回到卧室快速收拾一些衣物,食物,然后取走对他来说最最珍贵的一张全家福照片,夺门而出。

    顺手关门。

    “砰!咔……”

    原本该关上的大门好像撞上了什么东西。

    陈今心脏一抽,吓得差点没有跳起来!

    他身后有什么东西一直跟着自己?

    就在背后默默注视?

    是什么,是什么时候?

    他突然想到之前突兀站起移动的父亲。

    一股股发自心底的寒意,来自灵魂的战栗,差点完全侵蚀了陈今。

    但最后他硬生生抗住,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自己在这里倒下了,弟弟妹妹的支柱在哪里?他可不相信那个女人和那个男人的好心。

    “爸爸?”他轻轻询问。

    依然没有声音。

    不是父亲!陈今几乎肯定,他咬着牙握紧宰骨刀,此时必须开灯看看到底身后的是什么!

    哪怕会吸引来怪物,也在所不惜!

    但就在他准备打开手机闪光灯的时候,身后的凉意消失了。

    就像是关上了冷气空调,周围顿时热乎了起来。

    那东西离开了吗?

    到底是什么?

    陈今最终跌跌撞撞快速跑向张暇家,进入屋内看到火气符重新亮起的光芒才长长呼了口气出来。

    安全感有时候就是一点豆大的火光而已。

    “他强装镇定,不让张暇一家子看出什么而害怕,避免造成太多的恐慌。”

    陈今独自走到一边架起小灶生起火,他带了些米,还有其他的食物,正好能在六点之前把十点经验值集满。

    之前为了避免被张暇一家发现他的秘密都是在偷偷炼丹,但现在老爷子都能画符了,他透露一点自己会炼丹也没什么大不了。

    谁能知道他炼丹全靠手背触碰呢?

    自己已经有了八点经验值,再煮两锅丹药时间应该差不多。

    不大的小盆,陈今向张暇借了火焰更稳定的酒精灯生火,盖上盖子闷了一盆加米加量的稻香丹。

    一个多小时后,丹丸出炉,稻香丹竟然有三粒,并且能维持二十四小时的体力所需。

    果然炼丹跟手法材料与火焰稳定度有关,小说诚不欺我也。

    还剩下两个多小时后,陈今赶紧又闷了一锅稻香丹。

    这次他干脆把所有不能保存的食物都倒上来了个大杂脍,算是孤注一掷。

    然后,险之又险距离六点还有十分钟时这一锅丹药出炉。

    “呀,好香!”张暇惊呼一声顿时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陈今眉头一皱,干脆用身体挡住大家的目光,这一次竟然得了两点经验值。却只炼出一枚丹药而已。

    大杂丹:食用力气+0.2,维持体力六个小时,提升一倍全身属性(十分钟)。

    “是否升级。”

    “强制随机提升机会冷却中。”

    当前经验值,11/10(可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