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仙箓 > 第一百零六章 妖魔、骷髅
    三都道士屡屡投来贪婪的目光,五个院主道士冷眼旁观。

    而道徒们则是不断的饮用“帝流浆”,神魂颠倒,醉生梦死,放浪形骸。

    许道瞧着眼前这幕,鬓发间都渗出冷汗,绞尽脑汁的回想着又该如何脱身。

    他抚摸着冰冷的剑匣,即便匣子中藏有煞气,也依然给不了他一丝一毫的温暖。

    煞气剑匣只不过是理论上可以威胁筑基前期的道士,而现场却直接有三个筑基中期,甚至是以上修为的道士。

    许道若是单靠煞气剑匣便向杀出此地,恐怕是在做梦。

    更别说了,此地是白骨观,是眼前八个道士的老巢,外面还覆盖着阵法,隔绝内外,他逃都不知该往哪里逃去。

    许道望着四周欢喜、快活不已的道徒们,心中顿觉讥讽不已。

    明明就要沦为他人的盘中餐,可这些食物们依旧在饮酒作乐,丝毫不知自己的下场会如何。

    唯一一个知晓的,反倒是独自承受着压力和恐惧,心中涌起丝丝无力之感。

    “死局么?”

    许道颤抖着手指,再次“喝”下一口酒水。苦思冥想无甚解决法子,他脑中忍不住的生出一个念头。

    “不若直接喝下这酒水,陷入幻觉中,这样好歹也是快快活活去死,而不用这么憋屈。”

    但是立刻的,许道头脑一清,就将这个念头打散。

    他继续安定的坐在原地,默不作声的“饮用”着酒水,脸上继续佯装着醉意。

    便是无甚法子,许道也不肯饮下杯中之物,醉着去死,他好歹要清醒着,睁大眼睛看看接下来的事态会如何发展。

    而且一旦饮下酒水,便是彻底的听天由命,生死完全操之于他人之手。若是不饮酒水,一旦事情有所转机,或许还能寻出一条生路出来。

    咚咚咚!

    持筷的道士在纸糊月亮中敲着桌子? 显得更加急不可耐? 恍若催命的鼓声一般。

    但此声此景落在一众道徒眼中,却是三个道士在击箸而歌? 谈玄论道? 令他们羡慕不已。

    慢慢的,“月宫”中道士们身前的餐盘光洁? 各自闲适的或趴或躺,像是一幅尽兴的模样。

    击筷箸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使得道徒们纷纷投去目光。

    “呜呼!”一声啸声响起? 听在道徒们的口中,是道士伸着懒腰在呻吟,口中惬意无比。

    而落在许道的眼中,则是一个道士从纸糊月亮中伸出头颅? 垂涎欲滴的盯着众人? 口中发出欢呼声:

    “可食矣!可食矣!”

    人群四周顿时响起一阵磨牙切爪,涎水滴落的声音。不仅三个道士如此,包围道徒的五个院主道士眼中也都是流露出觊觎之色,但它们都不敢将眼中情绪明显表现出来,忍耐着。

    显然今日这番论道大会? 并非是为它们五个所开,而是为顶上三个道士开办的了。

    在一众道徒眼中? “月宫”里的三个道士终于论道、饮酒完毕,将目光投向了他们。

    道徒们因此一个个昂首挺胸? 忍着醉意,口中呼出一片片仰慕的话语。

    “敢问道长们? 月宫寂静、清冷否? 可需要小厮陪伴?”

    紧接着? 三个道士收敛身形,他们正襟危坐,不再压低、掩饰自己的话声,互相拱手。

    其中一人清晰吐出:“诸位,眼下杯盘狼藉,肴核既尽,小会即将结束,可要给小辈们也讲解一些道理?”

    另有一人出声:“正是。不过法不可轻传,择其修为精深者,入月宫中传授即可。”

    “善!”三道士口中互相商谈,同意了向道徒们传授道理的决定。

    听见“月宫”中三个道士的谈论,寮院上空微静,但随即就响起惊呼声,一个个道徒目**光,渴望的仰头望着丈大月亮,口中不断呼到:“选我选我!”

    有道徒叩首:“贫道修行五十六年,道业精深,还望道长垂爱!”

    还有道士当即演练其法术,展现自家的手段。

    霎时间,群情奋勇,各自施展手段,期待能被道士们选中,拔入月宫中得授道法。

    现场六十七个道徒,无一人不兴奋,其中也包括许道。

    不过许道和众人不同,他瞪大了眼睛盯着顶上三个道士,脑中想到的是:“择其修为精深者、择其修为精深者!”

    咀嚼着这话,许道一时心脏微跳,心中惊喜想到:“这三个道士并不是要将现场道徒吞吃!”

    他心中一时间生出庆幸之感,顿觉有生机可寻。

    但仅仅欢喜片刻,许道又沉下心神,让自己不要露出马脚,省得引起道士们的注意,反倒是被选了上去,沦为对方的盘中美食。

    同时他也得赶紧想办法,好让他避免被道士们选了过去。

    以及警惕三个道士可能只是口头上说说罢了,实则最后还是要将所有道徒都吞吃掉。

    若是后者,便是死路一条,许道拼死也要砍上对方一剑。虽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但他起码也要生出鱼刺,卡对方一下,令对方吃的不安稳。

    三道贪婪的目光在现场众人头上游移,每落到一人头上,便引得对方欢呼声音。

    道士们目光交汇,抉择数息,终于有人发话说到:“此次黑山之行,得升仙果者,且先入月宫中来,聆听道理,传尔筑基之法。”

    听见此言底下立刻传出呼声,“多谢道长!道长大善!”

    话声一落,六十七个道徒中立刻有一人身子一晃,纵身往月宫中蹦去,眨眼间消失在众人眼中。

    此人身上灵光充盈,道行深厚,赫然是炼气境界圆满的后期道士,且他手中还托着一颗升仙果。

    被道士们拔擢飞入月宫中,此道徒面上欢喜,口中还不住呼到:“小道参见道长们!”

    四周也传来一阵羡慕的话声,道徒们纷纷投向嫉妒目光。

    可在许道的眼中,眼前场景却并非是此人飞升上月宫,而是纸糊月亮中有一只肥腻腻的手伸出,拉长探到了道徒中间,拣选着抓住一人,然后就急不可耐的收回去。

    偏偏那被肥手抓着的人,还兀自欢喜着,口中叫出声来。

    见着这诡异的一幕,许道忍不住两股微颤起来。皆因他便是在场道徒中,得到了升仙果的十一个人之一。

    得亏他们是盘坐在云朵之上,许道的细小动作难以被人察觉,否则他便有可能会露出端倪,被人瞧出破绽来。

    第一个道徒被抓入纸糊月亮中,在其他人眼中,是这人躬身站在三个道士身前,拘谨的听着道士们讲论道理,传授道法。

    只是正如道士们刚才口中所说,法不可轻传,“月宫”并未清晰的话声传出,一如之前三个道士饮酒作乐一般,仅仅传出窸窣、切切察察的声音。

    但是许道眼中看见的,是道徒被抓上了圆桌,三个道士再也忍耐不住,全都扑上,用手按住道徒,埋下了头颅。

    因道士们都藏身在纸糊的月亮中,隔着一层障碍,许道看不清具体的景象。不过他可以听见牙齿切割、喉头吞咽鼓动的声音,并有道士们压低的赞美声响起。

    “唔!果真好个劲道!”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勿要生吞活剥,且让我来切成脍肉!”

    更加诡异的是,那被三个道士吞吃的道徒,口中不仅没有发出惨叫和恐惧的声音,反倒是大喊到:

    “多谢道长、多谢道长!我悟了!”

    这话倒是清楚的传递出来,落在“月宫”以外众人的耳中,引得一阵羡慕。

    “呲溜!”道徒们是羡慕被吃的道徒能得到三个道士的传授,而白骨观的五个院主道士则是口水留下,一副垂涎状。

    许道也听见五个院主道士又嘀咕起来:“劳资们辛辛苦苦的养来养去,送来送去,也不过能在黑山老妖那里讨些细枝末叶吃。”

    “就是就是,咱们吃的草,这三位吃的才是肉,也不分点给咱们!”

    “嘿嘿!筑基境的血肉呢!换做是你,你会分?”

    瞧着眼前或羡或妒,诡异生冷的场面,许道抿着嘴唇,低垂目光,心中说到:“一群妖魔……”

    非是许道在咒骂八个道士,而是纸糊月亮中的三个道士原本是人身人头,但是在享用食物的过程中,其身形却发生了变化。

    那胖乎乎的胡道士,是头颅变得圆滚,身后还有尾巴似的东西在纸糊月亮中摇摆晃荡。

    而干瘦的道士则是双臂拉长,它跳到了圆桌上,正躬身从道徒的腹腔中伸手掏出东西,手臂垂下比身子还长。

    至于不胖不瘦的刘道士,则是顶上长出了两只尖角,尖角向内弯曲,是牛角的样式,且口鼻突出,明显一副牛头的模样。

    白骨观三都道士,并非道人!

    许道看着仅仅隔着一张白纸的三兽进食场面,顿觉心寒。

    场上虽无血腥,也无尖叫,但诡异的动作,咯吱咯吱的响声,依旧让人不寒而栗。

    他恍惚的望向周围垂涎、觊觎的五个院主道士,其个个妖气森森,模样非人。

    想来这五位道士也多半不是阴兽出行,而是其本体就是如此,是五只妖鬼!

    咯吱咕噜、哧溜的声音响个不停,时间慢慢流逝。

    四周的道徒等待的心急,即便是和许道交好的尤冰、墨纹等人,也是一幕希冀的模样。

    许道并不心急,甚至希望道士能一顿吃上几天,分批进行,好让他有机会逃离白骨观这个妖窟。

    只是一具人身长不过一丈,如何能让明显是凶横妖物的三个道士吃饱、吃上数日。

    百十来息的功夫,许道就发现在圆桌上的东西仅剩下一团,三个道士的动作也慢了下来,开始擦嘴舔指。

    正当许道疑惑圆桌上剩下的一团东西是什么时,当中的瘦道士跳动在桌面上,从中捡拾其东西,一点一点的拼凑起来。

    慢慢的,一具骨架子出现在纸糊月亮中,凭空在站立。

    桌上之物,原是被吃剩下的骨头。

    等瘦道士捡起桌上的头骨,敲了敲,晃了晃,发现里面没有东西了,它摇摇头,便将头骨安在了骨架子上。

    拼完骨架,瘦道士回到桌边坐下,三个道士再次整理衣冠,正坐着。它们清了清嗓子,口中说到:

    “筑基之法已传授于尔,升仙果也助尔炼化,先退下罢。”

    咔咔咔!

    道徒们听见道士把话说完,便瞧见一具身影从退出“月宫”,其身形抖动,朝着月中三个道士一摆,然后欢喜的跳回了云朵中,盘坐起来静坐不语,似是在参悟什么似的。

    此身形赫然是刚才那纵入月宫中的道徒,只是眼下他身上的血肉尽没,只剩下一副骸骨架子,变成一尊骷髅。

    骷髅正新鲜,惨白的骨头表面还有不少鲜红色的肉丝。

    其他道徒因为早就被道士们用幻术迷惑,看不破这一幕,只以为道徒还是原先的模样。

    许道紧盯着,突地在骷髅身上瞧见了一物。

    只见在骷髅的胸骨中,原本心脏的位置被一青莹莹之物占据,其物数寸大小,婴儿形状,正是升仙果。

    这颗升仙果已经和原本的形状不太一样,果子表面长出了无数根须,像是肉芽、触手一般黏在骷髅体内,勾连骷髅的全身上下,且鼓鼓作响,像是心脏一般跳动着。

    与此同时,骷髅表面也绽放青白光芒,周身灵气汇聚,骷髅身上的气机因此给变得凝重厚实,一副法力正在迅速提升的模样。

    许道望去,屡屡间还能在骷髅的表面看见刚才那道徒的面孔,其面孔欢喜不已。

    辨认一下,他心道:“是那人的阴神,其魂魄未散,尚附在骷髅中么?”

    心中计较着,不等许道想出个所以然来,又一只枯瘦、长满白毛的手从“月宫”中伸出,往下抓,又抓了一人上去。

    “参见三位道长!”其人激动的声音。

    随即又是一阵咔咔声音响动,百十来息功夫后,再一具白骨骷髅从月宫中走下,盘膝坐在道徒中。

    其也是胸骨中种下了升仙果,果实在骨头上纠缠融化,周身气机前所未有的攀升,令近处的道徒都感到惊骇。

    接下来,每过百十来息功夫,便会有一后期道徒持着升仙果“奔”上月亮,变作骷髅跳下。

    不多时,又一具骷髅跳下,却是盘坐在许道得近处,是他的邻居。

    其身上的气势也攀升,汇聚灵气,令许道察觉到,望过去。那骷髅居然还朝着许道点点头,牙关咔咔抖动后,方才兀自静坐起来。

    此骷髅原身之名,唤作“墨纹”。

    “骷髅还有意识么?”许道心中幽幽想到。

    未等他过多思考,刺啦一声响!

    纸糊灯笼中复伸出一手,凌空要某人抓来,其出手的位置距离“墨纹骷髅”颇近。

    目标正是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