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仙箓 > 第一百章 浑水摸鱼、离山
    舍诏的黑蝎道徒打死兽院的六人,前后费时不过十来息的功夫,手段端的是可怕。

    即便那六人差劲,也表明黑蝎此人的实力应是和方观海相当,且在双方刚才争斗的过程中,此人修为也显露无疑,赫然是五十年的道行,已经炼气圆满。

    不过许道打量着对方灵光,发现此人的气机略微浮躁,不甚凝实,想来对方的五十年道行应是在黑山中得了灵药,炼化后增长到的这个地步,只是不知究竟有多少年道行是在短时间内的提升。

    “炼气圆满,已经可以筑基,若是手上没有升仙果的话,对我手中的这颗定然是势在必得。”许道心中闪过计较。

    再结合眼前的舍诏道徒是第一批冲入白骨观队伍中的敌人,甚至快过了夜叉门的道徒,如此心急,其手里应是无有升仙果。

    许道心中念头一定:“得先试探一下这人。”他朝身旁的尤冰使了个眼色,令其做好斗法的准备。

    而这时,黑蝎道徒打杀完了兽院的道徒,他手掌一拍,地面数只毒蝎便爬上道徒的尸体。

    毒蝎在尸体上下游走,直接在尸体上咬开一个口子,蠕动着直接钻了进去,顿时令尸体皮肉下鼓起数个老鼠大小的鼓包。

    瞧见眼前骇人的一幕,许道和尤冰两人都微抬眼帘。

    “依道友所说,俺已打杀两人,道友快快把果子给我罢!”

    黑蝎道徒将目光从地面上的尸体、毒蝎上抬起,投向许道。

    他脸上笑呵呵的,面皮幽黑,还有不少深深的皱纹,正搓着宽短的手掌,好似老农一般敦厚,完全不像是刚杀了人一般。

    听见此人的请求,许道居然也半点推辞都没有,当即点头吐声:“然也!多谢道友。”

    话说完,他就从三足鬼火幡中取出升仙果。

    青莹莹的果实出现在许道手中,顿时显得灵气逼人,诱人心动。

    黑蝎道徒瞧见许道如此果断的举动,反倒是一怔,但他眼中霎时间就大喜? 口中说到:

    “好小子!果真是升仙果? 痛快!俺今日就饶你一命!”

    此人朝许道伸手,急不可耐说:“快快给我!”

    许道一拱手? 当即将手中升仙果往黑蝎道徒掷过去。

    咻!果子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 跨越十数丈的距离往对方砸过去。

    而黑蝎道徒瞧见许道当真扔出了果子,目中更是惊喜? 嘴角咧开,喜形于色。

    但当升仙果就要落到此人身前时? 果子在半空中滴溜溜一转? 突地绕过了黑蝎道徒,往旁边飞去。

    黑蝎道徒瞧见如此变故,心中警觉大起,但升仙果就在他身前? 咫尺可得? 他第一时间做出的动作是打出法术,往升仙果擒拿过去。

    而就在这时,一道乌光已经扑到他的身前,当头朝他劈过去。

    “呔!阴险小子!”黑蝎道徒口中叫出声,只得回气摆动身子? 避开扑向他的乌光。

    但这样一来,他便没能捉住升仙果? 果子饶了个圈子,又滴溜溜的回转到了许道手中。

    许道站在荒原上? 袖袍飘飘,他伸手从蚍蜉手中接过升仙果? 笑吟吟的望着对面的黑蝎道徒? 说:

    “道友? 看来这果子并不想落在你的手中。”

    黑蝎道徒面上惊怒,但他随即又露出狞笑,说:“无甚,打死你再把果子抢过来便是。”

    就在两人说话的过程中,蚍蜉虫群就已经横亘在两人中间,密密麻麻的虫群陡然间令许道的身影都消失在黑蝎道徒的眼中。

    而黑蝎道徒瞧见许道放出蛊虫,此时近距离瞧着,眼中闪过一丝忌惮:“这厮怎的有这多蛊虫,而且还操控自如,当真不是我舍诏部的人么?”

    啪啪!

    南柯蚍蜉一只一只拍打在黑蝎道徒的身在外,被层乌黑的灵光所阻挡,而且这灵光并非普通的护体法术,蕴含毒性,蚍蜉扑上之后,未等开始消磨灵光,便都身子发黑的掉落在地上。

    “哈哈!敢在俺面前玩虫子,俺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黑蝎道徒口中大笑说,他貌似并不在意许道的蚍蜉,硬顶着虫群的拍打,横冲直撞,想要擒杀许道。

    但是一等他冲出虫群,许道和尤冰的身影却早就消失不见,并未出现在刚才的位置上。

    原是许道在拿出升仙果,试探完一番此人之后,他确定此人的实力当真不俗,甚至隐隐高过方观海,因此心中便起了退去的念头。

    而眼下迷雾笼罩,四周气机混乱,许道又还有敛息玉钩在身,只需要诓住对方,他就可以从容退去,又何必和对方硬抗呢?

    “小贼!”黑蝎道徒冲破虫群,却发现许道已经溜去,而且他定下心神,居然也没能分辨出许道是跑向了哪个方向,心中顿时气机。

    眼睁睁看着一颗升仙果从自己的面前消失,此人怒发冲寇,他望着四周围绕自己旋转的蚍蜉,口中黄牙咬碎,啪的就打死数百蚍蜉。

    但蚍蜉群庞大,百只蚍蜉的死伤只是等闲。

    一等虫群四散开,其方向不定,黑蝎更是连该跟着那一方的蚍蜉都不知道。

    恼恨的怒吼声在原地响起:“死死!死!”

    另一边,许道带着尤冰游走在雾气中,听见黑蝎道徒发出的怒声,面上露出轻松之色。

    原本他还准备自己想办法解决掉六个兽院道徒,却没想到有人帮他解决。只是六个兽院道徒身上的好东西,应是和他无关了。

    想到这点,许道望着四周沉沉的雾气,心中一个念头突地跳出。

    “许道?”

    一旁的尤冰瞧见他定神思索,以为是有什么情况要发生,不由出声询问。

    许道听见,眼中闪着计较的神色,他转头望向尤冰,说:“我有一计,可令你我再发上一笔!”

    事先许道只准备随大流,等候离山出口的开启。但眼看着黑蝎道徒打死六人,六人身上财物都归对方所有,他心中也起了觊觎之情。

    毕竟一旦离开黑山,外界的灵物、药材可不似黑山中这般易得,这次发大财的机会不容错过。

    更关键的是,通过刚刚的交手,许道发现眼下的环境极其适合他浑水摸鱼。

    寻见弱者,他可以直接出手,夺其财而归;寻见强者,他可以动用蚍蜉拖住对方,然后自身隐没入雾气中。

    “并且眼下的气机虽然混乱,旁人难以窥视四方,但我却可以用蚍蜉侦查,能好生挑选对手。”

    许道心中跃跃欲试,他当即将想法和尤冰一说。

    尤冰在经过几次行动之后,早已经对许道颇为信任,并且她仔细一思索,也未发现许道的想法有何不妥之处。

    而尤冰同样觊觎着黑山中的资粮,自是一口应下:“有什么需要我做的,许道你尽管说!”

    “善!”许道拊掌轻笑,口中说:“道友为我掠阵即可,或是分散他人注意,事后三七分账。”

    对许道的决定,尤冰不无不可之处,点头道:“可!”

    两人又站在原地略作商量,又等大部分的蚍蜉归来,便一同在荒原上面奔走起来。

    ……………………

    白骨观制造出的迷雾范围并不知具体有多大。

    同时有意无意的,迷雾一直都存在着,也没能给人破坏了去。

    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一条条性命丧失在荒原上,血水将黄草染红,空气中都浸着血腥气,似乎要将灰白色的雾气染成黑红。

    许道和尤冰奔走在荒原上,虽然两人的修为并非最高的,但有蚍蜉虫群在,二人却是最为自在。

    普通的南柯蚍蜉虽然不如蚁王一般具备灵智,但也能分辨人数多寡、气息强弱。

    许道靠着这一手,四处扶危济困,专门寻觅那些落单了的其他势力之人。即便偶然会遇到棘手的家伙,有蚍蜉群作为阻拦,二人也能及时脱身离去。

    唯一一次有人用阴兽咬住了两人,且其性子执拗,死追两人不放开。

    但等许道引着对方和其他的白骨观道徒相遇,两相联手之下,对方也不得不退去。

    并且时不时的许道还会顺手救救一些白骨观的道徒,称得上是扶危济困,竟然还改变了他在这些人心中的印象。

    六次成功猎食下来,许道和尤冰虽然没能夺得新的一颗升仙果,甚至连法器也没能抢得一件,但二人的荷包却是鼓了起来,所得财物接近一万八千钱。

    相当于每成功夺得一人身上的财货,两人便可入账三千钱,白骨观中期道徒八九年的俸禄。

    如此数目未能让许道吃惊,但着实让尤冰震惊了一番。

    这也证明凡是能活着从黑山离开的道徒,其身家相比于之前,起码得翻个三翻。

    因为尤冰没有储物类法器的原因,应该分润给她的东西全都藏在许道的储物袋之中。

    而许道见着尤冰如此配合,因他又有了一杆三足鬼火幡,也能收摄物品,许道承诺离开黑山之后会将储物袋直接赐给尤冰。

    毕竟夺自沈木道徒的储物袋有隐藏袋内灵物的功效,但其效果不强,又无其他作用,算不上厉害的法器。

    等许道将方观海的幡子琢磨透彻,此物落在他的手中便无甚用处,还不如用之来收收尤冰之心,也算宽慰对方这些天来的信任和辛苦。

    雾气中,十万炼气蚍蜉环绕在一处。

    因为大饱血食,且吞吃的都是炼气级别阴兽的缘故,只只长得几乎又婴儿拳头带下,妖气更加浓郁,相貌也更加狰狞。

    许道直接盘坐在荒原上,手中捏着数枚符钱,舌尖也含服着血蜜,正迅速恢复着体内的法力。

    不多时,他陡睁开眼睛,目中虽然疲倦,但有一道精光闪过,显然真气又恢复了许多。

    “走!”许道从地上站起,当即冲身旁为之护法的尤冰说到。

    他原本准备再接再厉,继续狩猎周围实力较他弱小的道徒,搜刮财物。

    但尤冰听见此言,却是并未像先前那般一口赞同下来,而是目中闪过思索,沉吟后说:“眼下时间已经不多,不若节省法力,以便稍微离开黑山?”

    许道听见,稍皱眉头。

    尤冰看见他的神色,细声解释说:“出口开启不知会打开多久,若是到时候体内法力不济可就难办了,且离山之后,外界会是什么模样也不甚清楚……”

    许道听着尤冰解释,心中也认真思索起对方说的这些问题。

    好生思量一会儿,他望着四周的蚍蜉,忽地吐出一口气,然后挥动手中的三足鬼火幡,将大半蚍蜉都收入了幡子中,仅剩作为警戒的蚍蜉还弥散在四周。

    经过短暂的熟悉,方观海的幡子已经能够被许道勉强动用。

    “道友此言正是,收获已多,我等现在应该好生调整状态才是。”许道朝着尤冰拱手说。

    尤冰见许道肯听她一眼,脸上也露出明媚的笑容,“善。”

    当即,两人细语几句,许道便再度盘坐在地上,开始温养自己的肉身。

    先前数次因为只求迅速恢复真气的缘故,他体内的经络负担甚重,都隐隐发痛,眼下决定不再继续狩猎,许道自是应该赶紧温养一下。

    嗡嗡!两人决定歇息下来,但是四周的争斗杀伐声依旧大作。

    混乱得气机直冲云霄,连浓浓的雾气都能震开。

    只是相比于最开始的时候,进入许道耳中的喊杀声已经少了很多,其中便有他的功劳。

    不多时。

    许是两人寻得歇脚地方不错,一直无人来找他们麻烦。

    盘坐的许道陡地睁开眼睛,一扇鬼头大门凭空出现在他的面前,黑气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