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仙箓 > 第七十九章 抢完就走
    许道进入灵窖后,依旧在灵窖外留有蚍蜉作为警戒,最远的甚至被他派出了一里之地。

    这便是豢养群虫的妙处。

    如今得到蚍蜉的警告,许道心神一紧,他当即毫不犹豫的卷起储物袋,驾驭蚍蜉呜呜的钻出灵窖,朝着隧洞外面窜飞出去。

    而在灵窖外,怪林中。

    正有一高大的身影,其浑身火光闪烁,脚踏大地,一步一丈的往灵窖飞射过来。

    此人不是其他,正是沈木。

    沈木这厮虽然事先就定下了计划,与两个道徒商量好,让两人先引许道入灵窖,取了东西再到符院大帐和他汇合。

    但这厮不甚信任他人,喜欢亲力亲为,甚至连看守灵窖的道徒,以及灵窖中的两万符钱,都是他亲自下的手脚、亲手装入的储物袋。

    就在刚才,沈木稍微处理完手上的事情,他为免有意外发生,等不及之后再在符院大帐中汇合,自行就先往灵窖冲过来。

    一边飞奔着,沈木一边在心中暗想:“传给两人密令没多久,应是还在灵窖中,就算两个家伙敢携宝私逃,也能被我堵住。”

    “只要两人能带着白蛊那厮进出一番灵窖,并且成功拿出符钱,事情就算完成了,再有意外发生也不怕!”

    沈木想到自己马上就能将法器储物袋拿到手,并且其中还会装满红彤彤的符钱,他的心头就一阵炙热。

    “该死!要是能直接用储物袋把符钱装出来就好了,也就不用如此大费周章!”

    沈木在心中咒骂着白骨观的防范手段,越接近灵窖,他心中也就愈发紧张、喜悦。

    话说白骨观的防范再是严密,依旧被他沈木逮住了漏洞,狠狠咬下一块肉来。

    “哈哈!”沈木在心中畅想到:“两万符钱,怕是炼气后期的道徒在黑山深处打生打死,也难以赚到。”

    “得了这笔符钱,之后再买些奇物,请上炼器的好手将储物袋重新炼制一番,增加下袋子的敛息效果,就可以从白骨山的灵窖中取出更多的符钱……”

    一时间,沈木自觉他抓住了机会,道途可期。

    等沈木奔至灵窖隧洞口,他往前一看,忽地发现隧洞口正源源不断的喷出怪虫,正是许道驾驭蚍蜉飞出。

    沈木目光微怔,张口就叫:“白蛊道友,我来接应你……”他向内看,想要看到自己安排的两个道徒。

    但是沈木话声停住,他忽地在虫群中看见了自己熟悉的事物,正是他的储物袋!

    此袋子被几只蚍蜉衔着,藏在虫群中,和蚍蜉群一起嗖嗖的飞着。

    眨眨眼,沈木还以为是自己太过激动,出现幻觉了,但他往隧洞内看,并未看到另外两个道徒的身影。

    而且许道的蛊虫一飞出,压根就没搭理他,呜呜的就往山下飞去,直接无视了沈木。

    “这是!”沈木心头一悸,瞬间反应过来,明白自己并没有看错。

    他心头的激动和喜悦瞬间消失,顿觉手足冰凉,头脑都发懵。而许道此时正头也不回的往山下狂飞而去。

    “竖子坑我!”沈木好歹是炼气中期的道徒,半息不到的时间,他就从发蒙中回过神来。

    其勃然大怒,望着半空中蠕动的虫群,须发上竖,浑身的气血翻滚沸腾。

    沈木怒吼:“撮鸟,还我法器!”

    此人咆哮着,身上的法力涌动,彤彤如火,红光涌起二三丈,直直的朝许道飞扑过来。

    许道也是才从灵窖中飞出,尚未飞出多远,两人相距百步而已。

    他听见身后沈木的吼声,顿觉对方可能是意识到了什么,于是也不再闷头飞窜,而是张口呼到:“无须沈木道友接应,道友还是快快下山除妖!”

    沈木听见,胸中怒火更灼烧,他厉吼到:“贼子!留下与我一战!”

    其人吼声如象,应是用了法术,骤然震慑四周,宛如在许道的耳边炸响一般,吓了许道一跳。

    好在两人相距的距离也不算太近,沈木的象吼法术并未影响到许道的奔走。

    许道回头顾看沈木,发现对方脚步如飞,速度居然和他一样,而且奔走在林间、山石上,完完全全的如履平地。

    再看对方顶上沸腾翻滚的气血,许道心神微惊:“这厮修的居然是武道!”

    难怪许道两次见对方时,特别是在这黑山之中,沈木都是直接以肉身出现,而没有携带阴兽。

    此人修行的并非是阴神,而是肉身,无须阴兽,也无法炼制身外化身。

    望着对方顶上凛冽阳刚的气血,好似烈火烹油一般在沸腾,许道目中露出凝重之色。

    他如今虽然步入了炼气境界,但阴神尚未炼入阳气,纯阴一团,颇是畏惧武道之人的气血,甚至只要他的阴神敢脱体而出,赤裸在天地间。

    沈木的一声怒吼,就有可能震散他的阴神。

    好在许道是驾驭着阴蛊出行,有蚍蜉作为他阴神的掩护和寄托。

    同时许道在心中一时庆幸起来:“幸好没有被两个家伙拖延时间。”

    若是他在灵窖中稍微耽搁一点,指不定就会被沈木堵个正着。

    到时候隧洞中狭窄,沈木这厮还是修行的武道,气血惊人,又会象吼法术,可以震慑四方,恰好能够克制住许道的蛊虫。

    虽说许道性命是可以保住的,但他多半无法将储物袋带走,甚至一个不小心,连辛苦豢养出来的蚍蜉也要被对方吼杀干净。

    好在刚刚在灵窖中,许道出手果断,这才使得沈木即便是突袭而来,也没能将他堵在灵窖里面。

    两人你追我赶,法力汹汹,山林中好似燃起了大火一般。

    沈木追赶着许道,其心中越想越气。明明他计划许久,甚至为了防止意外出现,还提前赶往灵窖这边。

    可谁知道,他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其苦心经营谋划的好处,居然被一路人叼走。

    沈木气得目眦尽裂,他横冲直撞的,一步一个脚坑,能跨出两丈之远,周身真气燃烧,疯狂的拉近和许道之间的距离。

    此时尚在白骨观营地中,营地阵法虽破,但也只有几处边界能出入,沈木自觉自己还有机会!

    而许道驾驭着蛊虫下山,也并非在盲目奔走,其目的十分明确。

    忽地,一大帐出现在许道的视线中,此帐正是他之前来过的丹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