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仙箓 > 第六十九章 天雷勾地火
    初炼武道功法,许道还有些陌生,摸不着头脑。

    但好在无字符箓同样能够用来提升武道功法的熟练度,他忙活个三四日,就将《膻中掌心阴雷法》中的雷公神明图也牢记在心中。

    和法术修炼至大成相似,武道功法若是参悟至大成,领悟了真意,随时随地都可在心中观想出神明,用以镇压中丹田,淬炼肉身。

    且在招式上,大成者与小成相比,施展招数如有神降,一招一式都是神形具备,绝无练错、岔气、走火之忧。

    而小成者练功,则好似照猫画虎一般,虽也能得到好处,但事倍功半,极为耗费资粮。

    计算一下时间,许道仅仅花费三四日,就能将一门炼体功法牢记于心,领悟了其中的真意,其“天资”之妖孽,已经和世间传闻的武道种子相近。

    只不过仙道和武道两者,具是需要实证、实修的功夫。

    这就好比搭建一幢高楼,凝聚符种、领悟真意就是在勾画图纸。

    小成者无成图,勉强能打地基、砌砖石,且有砌错搭错之忧。

    大成者则是图纸画完,胸有成竹,能将高楼的整体洞悉于心,了如指掌,随时都能检验观摩。

    但即便有了完整图纸,也还需要按部就班的,将整幢高楼一砖一瓦搭建出来。

    许道现在将《膻中掌心阴雷法》参悟透彻,能在心中观想出完整的雷公神明图,就是拥有了一张完整的武道炼体图纸。

    他还需要再以灵气为砖石,耗时砌砖,费心垒石,才可不断的淬炼肉身,提升武道境界。

    这种状况放在仙道中,就是许道修成了符种,突破境界,他接下来需要炼化灵气,打熬真气,滋养魂魄便是。

    不过令许道在意的是,《膻中掌心阴雷法》中记载的武道步骤,和他此前所知的有所不同。

    白骨观中是每一小境界都需要修炼一门新的吐纳法。

    仙道炼气境界有夜游、日游、驱物之分,需要分别修成太阴符种、大日符种、以及显形符种,才能突破至相应的境界。

    武道炼体境界亦有皮、肉、筋三等划分,也需要修行三种功法。

    可《膻中掌心阴雷法》不同,其三者兼备,既能以此功突破到炼皮,也能用其突破到炼肉、炼筋,甚至还有筑基的可能。

    只是此法也有先后之分,炼皮后方才能炼肉,炼肉后方才能炼筋。

    等到皮肉筋三者大成,方能尝试凝聚气息,炼就一口阴雷真炁,筑基立根。

    许盘坐在临时洞府中,静心参悟着。

    他捏着手中的武道功法,慢慢的皱起眉头。

    《膻中掌心阴雷法》有此妙效,一门功法就能抵得过白骨观中三门功法,还有筑基的可能,当真是武道中的上等炼体法,值得他大高兴一场。

    但在高兴之余,许道忽觉白骨观的道统太过低劣,简直就像是拼凑得来一般。

    又或者,这是观中的道士故意为之,将一门完整的炼气法一分为三……

    一时间,许道内心生出疑问:“这白骨观的道统,究竟能否筑基?”

    思来想去,他新得的功法终究是武道功法,此法可筑基,但与仙道不同,能作为参考却不能尽信。

    许道若是想要堪破其中的疑问,还得另寻其他的仙道法门作为参照。

    思索不清楚,他定下心,将此事暗暗的记下,转而开始琢磨起另外一件事情。

    洞府之中,许道忽地站起身子。

    他在洞府中摆开了《膻中掌心阴雷法》的架势,其行走之间赫赫生风,动作也极为端正。

    许道一板一眼的演练着。

    但他演练一番,身上依旧一丝一毫的雷火之气都没有,更别说肌肉战栗,体表生电,照亮暗室了。

    这是因为初学阴雷掌法,不仅需要观想出雷公神明图,还需要引雷生电。

    可人体并无雷火之气,只能从外面采摘得来,作为火种。

    如何引雷?

    自然的天雷勾地火太过危险,凡躯远不足以承受其中的威力,并且在黑山地界中也寻不到天雷地火,此举不行。

    好在除此之外,世间还有另外一种“天雷勾地火”,即男女的阴阳摩擦。

    此举以人身为天地,上下阴阳碰撞,摩擦间便能生电。

    其电从人体而来,无天雷那般凛冽阳刚,属于阴雷,但也是雷电,能用真气作柴,燃雷火之气淬炼肉身。

    唯二的缺点是,孤阴不生电,孤阳不发雷,须得与异性双修才能引雷生电。

    等到修炼者纯熟,雷火存体不绝后,方才能不再双修。

    但即便如此,也是愈加摩擦,雷火之气愈浓,炼体的效果也更好。

    至于另外一点,则是在练功引雷时需要定神,不可泄气。一旦泄气,就是阴阳交融而非阴阳摩擦。

    即便知晓以上道理,许道依旧在洞室中演练了许久。

    等到确认真的没有作用,他才停住动作。

    呼出一口气,许道暗想到:

    “根据帛书上的记载,世间有异类,其自我就能阴阳摩擦引雷。虽不知此异类具体为何物,但我肯定不是了。”

    踱步在洞府中,许道又暗想自己要是不在黑山之中就好了。

    初期练功必须引起雷火之气,也就是要和人双修许久。

    许道并不虚于这一点,甚至还很乐意。

    但这里是黑山,不是白骨观。

    若是在白骨观中,不管是凡间女子还是胎息道童,他挥挥手就能花钱雇来,轻松至极。

    可黑山中的女性都是道徒境界,不可轻易折辱。

    即便是折辱,强迫对方,许道还担心对方会暗害自己,使得自己如那陌生男子一般中毒身亡。

    思来想去,有一人慢慢的浮现在他的心中。

    许道停止踱步,微眯眼睛,暗道:“看来是时候该出关了。”

    藏在洞府中近十日,初期的风风雨雨多半已经过去,他也突破到了炼气中期,是时候和白骨观的道徒接触一二。

    并且经过这些时日的搜寻,二三十万的蚍蜉大军都没能发现阳性灵物,许道也不得不死心。

    他要是想得到阳性灵物,只有从其他道徒身上获取才行。

    当下,许道心中一定。

    无论是为了交换阳性灵物,还是为了练功,抑或搜刮更多的灵材,他都得正式的离开洞府,开始行走在黑山之中。

    许道准备先去白骨观的地界,打听打听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