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仙箓 > 第五十二章 举族俱碎
    南柯蚍蜉者,天地异虫,虽然未入三十六种珍兽异虫之列,但也是七十二种下等珍兽异虫中的一种,绝非是无名无姓之辈。

    许道捏着南柯蚍蜉朱红色的小头,看着四周繁多躁动的群蚁,猜测其数目应是达到几十万、上百万只,因此更加确定心中的判断。

    南柯蚍蜉有两大妙效,一是繁殖生长之快,只要有充足的灵气、草木,一日一夜之间便可由蚁后分化、生长得出成千上万的蚁军。

    其二则是此虫生机强横,雌雄同体,在水可分化出水蚁,在火可分化出火蚁,在空又可分化出飞蚁,能食灵气、阴气、水气、火气……几无定数,可适应世间各种生存环境。

    而这异虫之所以得名,是因为一篇《南柯太守传》的缘故。

    相传唐时曾有道人以此虫点化某人入道,其将虫卵种于一颗大槐树根部的树洞中,一个时辰间,虫卵便孵化出蚁后,繁殖生长,建立蚁国,有城郭宫殿、蚁民蚁军,和凡间的小国并无不同。

    然后那道人引导凡人的魂魄进入蚁国中,施展梦术,使得凡人在蚁国中被招为驸马,施政牧民,担任南柯郡太守,短短一梦间便历经繁华荣辱,度过了一生。

    等到梦中身死,凡人醒来后得知梦中的槐安国不过是一槐树洞中的蚁国,而南柯郡则又不过蚁国中的一土坷罢了。

    其毕生所追求的富贵功名、车马广厦,都只是蝼蚁间的游戏,草根和泥土。

    那人由此悟得凡人一世,也不过是弹指即逝,就此戒绰酒色,转而追求仙道,欣然随道人赴山修行。

    故事中的凡人叫作淳于棼,后道业有成,得证了鬼仙能轮回不死,远非百年人生可以比得。

    而道人所使用的异虫也因此被唤作“南柯蚍蜉”,跻身天地异虫之列。

    许道抓着这虫,目中顿时欢喜,若是他将其炼制为阴蛊,作为身外化身,必定有大用!

    喜悦中,许道想着南柯蚍蜉的妙处,忽思索到:

    “这群蚂蚁不甚惧怕煞气……莫非此地有煞气出现过?”

    根据道书上记载的,南柯蚍蜉出世后本无属性,全会因地而变化,在阳刚之地活动则会变得刚强有力,在阴邪之地生存又会变得阴森诡异。

    而眼前这群南柯蚍蜉生长在白毛风窟之中,应是早就适应了阴风邪气,其能勉强不惧煞气,许是曾经接触过。

    意识到这一点,许道的目光更亮。

    话说他虽然对异虫有所了解,但也只是从道书上得知的,并不算熟知。

    天下间奇兽异虫有一百零八种,他总共了解的只有几十种,并且绝大多只是知道个名字罢了。

    之所以会刚好知道南柯蚍蜉,还是因为许道得到《三尸舍身术》之后,特意翻看过相应的蛇虫书籍。

    许道琢磨着:“若此虫是接触过煞气便不惧怕煞气,那可就当真了不得了!”

    隐隐间,他猜测多半就是这个原因了,并因此略微咋舌。

    南柯蚍蜉不过下等珍兽异虫中的一种,便能有如此能力,不知其他的珍兽异虫,以及其中的上等者,又该是多么的神奇!

    许道停止遐想后,又低头在偌大的蚁巢中搜寻起来,他看看这只南柯蚍蜉是否还遗留下了王子王孙。

    许道不知的是,南柯蚍蜉虽然能繁殖分化出千千万万的蚁民,但却难以分化出新的族群,压根不存在王子王孙。

    普通的蚂蚁还可以靠婚飞或群飞,不断的产生新的族群。

    南柯蚍蜉却只能靠蚁王分裂本源来延续,终其一生,一只蚁王不过能自我分裂个三四次,且王不见王,旧王和新王不可共存。

    因此若非遇见族群危机,南柯蚍蜉一般也不会大伤元气的去诞生后代。

    至于除蚁王之外的蚂蚁,不过都是奴仆工具而已。且蚁王一死,举族俱碎。

    许道在残破的蚁巢中翻找再三,终是没有再看见如蚁王一般的蚂蚁,这才放下了这个心思。

    此时整个通道中的蚂蚁都围在他的身边,数量庞大,并且还在不断的返回聚兵,一起举族伐他。

    许道见此也皱起了眉头。

    如此多的蚂蚁,百只千只无以为意,万字十万只也不足为惧,但是百万、千万级别的,磨也能磨开他的护体法术。

    若是万万级别,许道也只能走为上策了。

    但此地灵气之浓郁,他舍不得走,并且即便是离开,蚁王被他抓了,蚂蚁也会一直追杀他。

    为今之计,许道只有赶紧将手中的蚁王炼化掉,等炼化成功,或许能控制剩下的蚁群。

    当即,许道盘腿坐下。

    他被无数蚁民围攻着,就此胆大包天的炼化起蚁王,视整个蚁族为无物。

    蚁王被许道捏在手中,其虽然表面白白胖胖,但性子爆裂。此虫极尽挣扎,拼命也想咬许道一口。

    而许道浑然没有在意它,只是回顾着《三尸舍身术》的内容,一心二用,小心翼翼的分化念头,准备占据蚁王的躯壳。

    但惊奇的事情出现了,许道的念头进入蚁王体内,此蝼蚁居然传递出决然的抵抗情绪,如人一般!

    许道适时停住,改为徐徐图之。

    但蚁王挣扎的更加厉害,其性子高傲,似乎绝不允许自己沦为奴仆。

    许道也没有想过要收它为奴,可此虫灵性不俗,不得其心,无以开发躯壳、占据躯壳。

    一时间,两者僵持不下。

    意识到此物颇具灵性,许道心中一动,他开始循循善诱,并递出念头,让蚁王顾及顾及整个族群。

    此念头一递出,蚁王挣扎的力度果真变小,并渐渐停住。正当许道要松一口气时,四周的蚂蚁疯狂了,拼死的往他撞来。

    嗡嗡嗡!通道中沙声大作。

    许道脸色微变。

    包围他的蚂蚁一层一层掉下,每一息都有近十万只蚂蚁死掉,正飞快的磨损着他的护体灵光。

    许道低头看向手中的蚁王,发现其蜷缩着,传出的意念只剩桀骜。

    此物长不过三寸,白胖似米,有口无牙,有翅无用,无鳞又无甲,竟也能行“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举。

    许道一时眼睛微眯,他露出一丝冷笑,不再管手中的蚁王,转而闭目维持法术,防止被对方的蚁军伤到。。

    沙沙间,群蚁像水流一般扑向他,最终却都像拍打在礁石上的浪花,哗哗碎裂,全部白白流逝。

    不知多少息过去,许道的脸色苍白,灵光也不稳。

    他身边蚁尸遍地,铺就了厚厚的一层,恍若积雪,数目更是难以计数。

    终于,蚍蜉死伤殆尽,偃旗息鼓。

    许道默默的张开了手掌,在他的掌心中,蚁王的躯壳早就没了的气息,死物一团。

    但不多时,三寸大的躯壳颤动,从中钻出一只纤毫白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