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仙箓 > 第四十三章 炼制符钱
    符院中一露天祭坛上,有三个道人正围绕着一三丈高的大鼎而坐,鼎中浆液沸腾,颜色赤色,是金属熔融后产生的液态物。

    其中有一道人面貌青葱,黑袍黑发,他正有一搭没一搭从大鼎中舀出铜汁,隔空握在手掌上空,炼制着什么东西。

    此人正是许道,距离他拜访墨纹道徒过去了大半个月,他现在已经混进符院中,成为了一名当差的道徒。

    此时他便是在替符院炼制符钱。

    符钱者,道人所用的钱粮货币,传闻是在圣唐初年现世的。

    此类钱币中蕴含灵气,道人在修行时可以从中汲取灵气打熬成真气,加速修行,斗法时也可以用于快速回复真气。

    除此之外,画符布阵、炼丹炼器等方方面面也都会运用到符钱,称得上是妙处多多。

    但是符钱并未是天生地长的,而是经由道人炼制产出。

    许道凝神注视中手中的铜汁,他体内法力运作,即可就将手中的铜汁凝结成了一枚精致小巧的八卦形铜牌。

    随后许道微闭眼睛,一边在脑中观想太阴月华吐纳法的图案,一边用摄物术在热软的铜牌上勾勒出相应符文。

    不一会儿,一枚崭新的符钱便出现在许道的手中。

    此钱形状和许道平常使用的符钱并无不同,但是颜色黯淡许多,灰扑扑的,一点灵光都没有。

    符钱此物有三等划分,其中下等由赤铜炼制而成,中等由白银炼制而成,上等由黄金炼制而成。

    三者之间为百进制,即一百下等铜符钱等于一枚中等银符钱,一百中等银符钱等于一枚上等金符钱。除此之外,传闻还有绝品符钱是由灵玉割制而成,属于灵气的结晶,压根无须炼制。

    而符钱炼制方法为道人将能积聚灵气的符文烙印在金属之上,使得其能储存灵气,进而能积蓄灵气变成灵气钱币。

    新炼制好的符钱中因为没有灵气,压根无法使用,又被叫做“生钱”。只有在吸收储满了灵气之后,“生钱”变成“熟钱”,才算是真正的符钱。

    许道此时炼制成功的就是一枚“生钱”,他捡起身前的生钱,随手将其抛入台下的储钱罐子中,撞击出叮当一声脆响。

    炼制出来的生钱会被统一送入白骨观的灵脉之中,密封窖藏,使得其能积攒灵气,慢慢的演变成为熟钱。

    等灵气积蓄满,就会被分批挖出启用,赏赐分配给观中的诸道人。

    生钱此物也时常会在凡间中流通,凡人们会将其供奉在宗庙、祖坟等地,以求能缓慢的积蓄灵气,演变成熟钱。

    而世间的灵气虽然稀薄几不可闻,但千百年下去,也是有可能的。

    在符院中,许道炼制好了一枚生钱,他略微休息一下,正准备再着手炼制。

    这时身旁的一个道人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嘟囔说:“你们说,世间的道人为何在用完符钱后,不将空钱留着,能废物再利用嘛。”

    “个个用完就扔,使得我们日日月月都要炼制新的符钱,甚是麻烦!”

    此人姓王,许道唤其为王道徒。对方刚进符院没几年,和许道一样属于新人,经常会被符院委派炼钱的任务。

    旁边一个姓刘的道徒听见,笑呵呵的说:“也不想想你自己,哪一次用完不是将空钱捏碎了事,何曾还会想到留着!”

    符钱此虽是由铜银金炼制而成,但当内里的灵气被吸收干净后,整个钱币就会锈蚀一般,极容易被毁坏,不好储存。

    许道听见两人闲聊,也是笑着附和几句。他进入符院后并没有刻意的去钻营,但二十几日下来,也和身边几个道徒打好了关系。

    三人顿时闲聊起来。

    听见王道徒还在嘀咕,刘道徒又说:“观中还有摇钱树、聚宝盆咧,听闻最多一日能产百钱、千钱,但还不是需要我们一枚一枚的炼制……”

    许道知道对方口中所说的“摇钱树”和“聚宝盆”为何物,此是一种法器,将其种在灵脉中后,其自己就能长出符钱。

    至于观中为何不纯粹用法器产出符钱,偏偏要雇佣道徒来炼制,许道就不甚清楚了。

    他之所以会安心的在符院中炼制符钱,一方面是因为这个活计比较低等,多由符院中的低等道徒充任,另一方面也是墨纹道徒当日暗示过他,让他好生掌握一下炼制符钱的技巧。

    这些天钻研下来,许道已经将其中的技巧和手段掌握的七七八八,给他一块铜锭,他自己就能产出一枚生钱。

    “也该换换活计了……”许道心中忽的想到。

    和他刚开始想的不一样,炼制符钱并不需要太多的技巧,只是需要熟能生巧罢了。

    许道加入符院一方面是避仇,另一方面也是想借着符院的环境好好画符,赚取钱财。而炼制符钱是一种低等的活计,赚钱远不如画符布阵来得快、来得多。

    正当许道思忖着时,他所在的院落的入口处响起脚步声,似乎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未等许道三人转头,就有人开口喝到:“谁人是许道?”

    王道徒和刘道徒都互相望了一眼,他们又瞥了一下许道,并未作声。而许道则是循声望去,眼睛顿时微眯起来。

    来人有三,其中两个身着黑袍白纹道袍,身子虚浮,是道徒的阴神,还一个则是院中的杂役。

    许道瞧见来人的模样,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他并未起身,不动声色的打了个稽首,说:“贫道正是。”

    两个道徒听见,立刻说:“姓许的!你的事儿犯了,快跟我们去兽院中走上一趟。”

    两人呼呼的朝许道飞来,好似厉鬼一般要捉拿许道去拷问。

    王、刘道徒瞧见,目中都露出惊疑之色。而许道则是反应了过来,眼中露出冷色,顿时确认对方的身份和缘由。

    这两个寻来的道徒应是来自兽院,是得了那方小山的舅舅——方观海的指令,要带许道前去问话。

    许道心道:“还以为过去了这些天,方观海是不甚在意方小山,没想到还是寻来了。”

    两个道徒靠近许道,纷纷使出术法,想要拷住许道,而许道则是轻甩袖袍,打出一道蛇形气劲,直接将两人打退。

    两个道徒的阴神厉喝:“奉兽院槽头令,许道,尔敢不遵否!”

    既已知晓对方来者不善,许道也不想和对方多费口舌,他说:“无事便要抓我,你二人可知观中不允许道徒私斗,私斗挑衅者有过。”

    许道淡淡一笑,说:“二位可是要和我做过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