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仙箓 > 第四十一章 报恩
    许道成功斩杀掉妖物,他将剑匣背负在身后,飘飘乎遗世独立,和周遭混乱的凡人们截然不同。

    他没有理会郭东县人的道谢和叩首,先是彻底销毁了郭氏宗祠中的阵法,熔化掉铜亭,推倒了尸井,然后又一把火点燃整个宗祠,将其焚成灰烬。

    对于姑获鸟此物,许道则是拔毛取血,留下此妖头颅作为凭证,并从中取出了有价值的部位。

    一番事情了却,当许道要离去时,天边正好有金光出现,天色大白,并且照射在人的脸上有暖烘烘之意。

    祠堂附近的县人依旧凄苦,不少人还在苦苦寻找亲人的尸体,抽噎声时有听闻。

    许道看着眼前残破的景象,面上微叹气,但他已经降服了县中为祸的妖物,剩下的事情就该这些活着的人解决了。

    思罢,许道掏出仅剩的几张符咒,从中翻找出纸马符咒,顿时化作一匹纸马骑了上去。

    “道长!道长!”旁边有人看见许道的动作,当即高呼。

    有人连忙说:“道长请留步!大恩大德不敢不报啊!”

    不少人跪倒在许道的四面,挡住马匹,企图挽留住许道。

    许道见此心中微暖,他哈哈一笑,轻拍坐下的纸马,“就此别过!”

    纸马轻轻一跳,立即跳出一丈远,越过了人群,然后脚步雀跃的往西方奔去。

    众人见挽留不住许道,或是长揖或是长跪,口中齐齐呼到:

    “恭送道长!”

    纸马踏去,只剩祠堂还孤零零的冒着青烟,不多时也被风吹散了事。

    ………………………………

    离开郭东县后,许道马不停蹄的往白骨山奔去,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催赶他似的。

    直到奔入白骨山中,进入白骨观的地界,又回到他的洞府之中,许道的面色才缓和下来,像是松了一口气。

    许道之所以这么着急,是担心方小山之死已经被其舅舅知晓,怕对方派人来拿他。

    好在直到他斩杀掉妖物、又回归到洞府中,都没有其他的道人来找他麻烦。

    走进洞府中,许道呼吸着洞中隐隐带有灵气的空气,体内真气流转,心情立刻平静下来。

    他踱步走向洞府的正中央,赤脚踏入水池中,然后盘坐在一突出石台之上,静静的思考起来。

    这几日下山一遭,除了最大的两个收获之外,许道还在祠堂现场搜罗到了不下于五十枚符钱,加上他自己的,总共已经拥有六十一枚符钱。

    若非方喻二人的丹药、符纸等物都被煞气污秽掉了,所能得到的财物还会更多一些。

    许道暗道:“果真是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

    仙道贵生,但长生难得。

    特别是当今的仙道,修行宛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既要耐得住寂寞苦心修行,又要善于争斗杀伐、好赚取修道的资粮,如此才能有长生之机可谈!

    不过“杀人夺宝”终究是有后果的,特别是许道杀了白骨观中“槽头”的外甥。

    同行的喻阳炎虽然已经被他斩杀掉,祠堂中的大小凡人们也都惨死在妖物手中,许道或许可以编造出一个合适理由去搪塞。

    但他总感觉对方不会轻信,甚至不会听取他的任何一面之词,而是会选择使用秘法逼问于他。

    别说其中确实是许道下了杀手,即便不是,他也不可能允许有人用秘法逼问自己。

    此事不关乎尊严地位,而是关乎道途和性命。

    修道之人的修为全部寄托在魂魄阴神之上,若是使用秘法逼问,定会涉及到道人的魂魄阴神,甚至还需要从中抽取记忆以检验真假。

    如此一来,此术大概率会伤到被逼之人的魂魄,从而产生终生的影响。

    并且在逼问之时,被逼之人的性命也是操之于他人手中,对方只要一个念头,就能决定道人的生死。

    此事许道所不愿!他宁愿和对方硬碰硬做过一番,也绝不会允许有人用法术逼问自己。

    但是白骨观的“槽头”是十八头之一,修为定然是炼气后期、

    炼气后期和炼气前期隔着一整个小境界,两者道行的差距少则一十五年,多则四五十年。

    即便许道的修为暴涨,只差一年便可尝试突破到炼气中期,对方的道行依旧至少高他十六年。

    更别提对方修行多年,还能赠给方小山一匹炼气级的妖马,其积蓄肯定众多,手段也不会少。

    “大敌一只,不容忽视啊……”许道盘坐在石台上,一时眉头微皱。

    忽地,他的瞥向带回洞府的姑获鸟尸首,脑中冒出一个念头。

    姑获鸟因为被煞气侵蚀的缘故,身上的不少部位都污浊,有害而无益,他因此只带回了妖首,发丝,以及妖血。

    其中妖首无甚用处,只是能作为完成任务的凭证,用其换取三十道功。

    发丝者坚韧,隐隐是姑获鸟的精华之一,可用于制作鞭形器物,放在鬼市中或许能卖个好价钱。

    而妖血则是因为其中带有煞气,浓度远远高过其他脏器、肌肉,能用于炼制毒丹、绘制毒符,甚至能反炼出煞气……有大用,肯定能卖出个好价钱。

    许道打量着三件物品,琢磨着一人。

    此人是昔日他未入炼气时在鬼市中见过的,被称作是“墨纹道徒”,亦是白骨观中的十八头之一。

    对方曾有恩于他,事虽小,但对于当时的许道而言却不能算是小事。

    许道或许可以特地去拜访一番,套套近乎,并趁机寻求一下帮助。

    拜访恩人自然不能空手而去,许道在心中琢磨到:

    “墨纹道徒摆摊贩物时,摊位上多是妖物的血液、毒液。姑获鸟是炼气级的妖物,血液中又带有煞气,市面罕见……”

    “并且此物和我所求之事有关,对方若是收下,自然不能不管!”

    虽说对方也有可能会收下东西不办事,但依照对方帮过许道的事情来看,墨纹道徒多半不是这种人。

    即便对方是,许道也就纯粹当做是报答恩情罢了。

    “便依此而为!”细细一思,他心中的想法定下。

    许道阴神出窍,卷起身旁的物品,立刻往观中的寮院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