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仙箓 > 第三十八章 凡人如蝼蚁
    “救命!救命!”奔至阵中的县人依旧哭嚎着,惊恐至极。

    许道望着奔入阵中的人,眉毛微挑。

    八井锁阳子母雷火阵是一门被动的阵法,此阵划分为子阵、母阵,其中子外为母,为母则刚,母阵中充斥雷火之气,能笼罩整个祠堂,邪气来劈打邪气,妖物来劈打妖物。

    但凡人、道人走进母阵中,却是不会触动母阵的反应。

    许道如果想要阻挡这些凡人入阵,他需要炼化整座阵法,如此才能动用子阵、母阵互换的功效,演变阴阳,用阵法御敌。

    可是许道虽然掌握了整座阵法的布置,却只能动用一二,他连修缮都做不到,更别谈再演变子母阴阳阵法了。

    他略微思量,也是心中轻叹着,放任这些凡人奔入阵法中活命。

    许道看了一眼自己盘坐的铜亭,仅仅开启子阵将铜亭封堵住,以此防止那些凡人打扰到他修行。

    端坐在铜亭中,他继续吐纳婴气,一点一点炼化为自己的真气。

    渐渐的。

    县人们进入阵中后,从惊恐中回过神来,纷纷惊呼:“这里!这里可活!”

    “祖宗庇佑还在呢!”嘈杂声大作。

    不多时,附近的活人全都奔入了阵中,一个个缩头缩脑的,像是鹌鹑发抖一般。等他们发现姑获鸟确确实实无法进入阵法中,这才一个个大胆起来。

    许道没有理会这些人,一心炼化手中的先天婴气。

    但是他不理人,人却理他。

    忽有人口中大叫:“道长!道长不好啦!妖怪入阵了!”

    许道闻言,眼皮陡跳,他睁开眼睛,却发现喊话的人面色大喜,对方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口中呼到:“请道长降服妖魔!”

    “道长快点出来杀了那怪物啊!”……

    阵中不少人都扑倒在地,恳求许道出手斩杀姑获鸟,哭声一片,嚎啕不止。

    原来是有人见许道不理会他们,自顾自的打坐修行,因此心生一计,诈唬许道。

    许道打量几眼,见姑获鸟并未如县人所言突入阵法中,一时眉头微皱。但他见跪倒一地的县人们个个面色凄苦、可怜,也是松开眉头,继续垂眸修行起来。

    县人见许道又要闭上眼睛,哭嚎的更加厉害了,只是许道依然盘坐在铜亭中,不为所动。

    等郭东县的人发现哭嚎无用,这才渐渐的止住嚎声,让许道的耳根暂且清净。

    不多时,又有人怒骂许道,想要冲进铜亭中将许道揪出来,但亭子上电光一闪,打得这人浑身哆嗦、战栗无比。

    许道察觉到这状况,终于再睁眼,对亭外的人说:“妖物力强,贫道不能敌。容我好生修行一番……”

    他似是宽慰的说:“贫道就在阵中,不杀妖魔也出不去,诸位可放心。”

    说罢,许道彻底平定心神,沉浸在炼化先天婴气的过程中,两耳不闻亭外事。

    听见许道说话的人都惊喜,口中各出所言:“道长你先出来救救我爹啊!救完再打坐好么?求求你了!”

    “救救我儿锅锅啊!”

    但是很快的,他们意识到许道不会再搭理他们。

    有人如言的蹲坐在地上,不再出声催促许道,还有人焦急的在阵法中走来走去,依旧定不下心。

    当又有人惨死在阵外时,终于有人承受不了这种恐惧,转而捡起地上的砖块,泥土,口中怒骂起来:“去你的!”

    “假道士!害人!”

    他们将砖块、泥土砸向许道,以发泄心中的恐惧,并希望能激许道出手杀妖。

    一时间,阵内亭外,有人蜷缩在地上哭泣,有人颤抖着发僵,还有人精神失常絮絮叨叨,更有人痛骂不断。

    十几来人,面孔各色各异,千奇百怪。

    许道兀自盘坐在亭中,安稳不动如泥胎木偶。

    他其实也察觉到了这一幕,只是没有再睁眼给众人以希望罢了。

    许道只是当耳中的哭声、笑声、骂声、絮叨声……皆是虚幻,继续修行而已。

    一刻钟、一个时辰。

    一日一夜。

    时间慢慢、不停的流逝。

    与之同时,姑获鸟肆虐在整个郭东县内,不再单单只是吃小儿,亦吃成人,并屡屡杀而不吃,邪气森森。

    有更多的人走投无路,因此奔入阵法中。

    有长衫的书生痛呼:“道长!我爹我娘、我妻我儿,全都被那妖怪吃了……呜呜……求道长为我报仇啊”

    有老妇人哀求:“小孙尚在家中不能行走,恐遭妖怪掠去,求道长除妖啊!”

    有小儿惊啼……满县都惊恐绝望起来。

    院落中挤入的人越来越多,开始人挤人的,踵接肩摩。

    甚至到了最后,院落被塞满,搬入院中的桌椅上下也都趴满了活人,有人进不去阵中,便将内里的人拉出来,自己再挤进去。

    现场因此发生了踩踏。不少人人没有死在姑获鸟的嘴下,却死在了邻居的脚下,被踩的血肉糜烂,亲娘都难以分辨。

    哭声夜里不止,白日又复。

    等到翌日将要天明时,许道终于将先天婴气炼化完毕。他再睁眼,眼前是黑压压一片,人头重重。

    还没等许道回过神来,他耳朵便一蒙,几十百口人在几丈之地内嚎啕大哭,嗡嗡震动。

    最后化作一股哭声:“爹娘横死、娇妻亡命,幼子尸骨无存!”

    “道长杀妖啊!杀妖!”恨意冲天!

    天色冥冥,日光未出,喊声惊动了方圆几里的飞鸟,嘎嘎升腾而起。

    “枭!”姑获鸟被喊声叫醒,飞腾而起,捡了几个被推出阵外的活人充当早点。

    许道望去,发现姑获鸟黑气渗渗,浑身脓包,脓包里面似乎要长出眼睛,极为恐怖。

    在吃了不知多少茬人血人肉之后,这鸟妖又演变的凶厉许多,令许道见了也是心惊,

    “妖物入魔后当真诡异!”

    按理说许道炼化完先天婴气,法力大增,应当立刻出阵降服妖魔。但是他却紧皱眉头,迟迟未动。

    “道长杀妖!”

    原本心生期待的人们,骤然崩溃,其中以头抢地者不再少数。反而无人再像之前那般痛骂、激怒许道。

    说实话,许道见此也是心神震动,脑中生出誓杀妖之意。

    但更多的,他真真切切的感悟到:一日不成长生种子,一日如凡人一般蝼蚁。

    并且长生不是偷生,修道还需护道。许道虽然已经法力大增,但还欠缺卫道之力,手无利器。

    他将目光投向了潜龙剑,以及自身正端坐着的铜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