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仙箓 > 第三十二章 敢杀我的马!
    许道原本只是心惊于郭东县的溺婴之举,但他听见两人口中的煞气名称后,脑中一思,顿时想起子母阴煞具体为何物,以及喻阳炎和方小山二人为何面露喜色。

    所谓子母阴煞者,种类也繁多,不单单拘于一种。

    此类煞气产生的原因在于母子生灵惨遭不幸,母见子死、子见母亡,天理难容,怨气惊人,进而结合地气,巧合之下产生的一类阴煞。

    甚至有道人专门折磨母子生灵,以求能采集得到这类阴煞。

    而能产生阴煞的生灵不拘于飞禽走兽、蛇虫鱼蜥,但其中以人之一物最为有灵性,是炼制子母阴煞最好的原材料。

    许道在心中暗道:“郭东县溺婴盛行,难免会有子母煞诞生。”

    不过他盯着趴在地上的郭氏族长,隐隐感觉有些巧合了。

    方小山急急喝问郭氏族长:“你可知何地出现过子母阴煞?”旁边的喻阳炎也是欲念大增,同样持剑逼问对方。

    郭氏族长求饶说:“饶命!饶命!郭某怎会知道,要是知道,早就派人捣毁了啊!”

    煞气者至阴至浊,虽能用于绘制符箓、凝煞使用等等,但方喻二人只是炼气前期,远没有资格玩弄煞气。按理说,他们也用不着急切如斯。

    这是因为子母阴煞与其他煞气不同,这类煞气在诞生的同时,还会另外诞生一股纯净灵气。煞气越多,其相应生出的灵气也愈多、愈净。

    有道书称此灵气为“先天婴气”,言“母受垢,子愈净”,阴煞是因为母亲怨念而诞出的,灵气则是在污秽被剥离后,由婴孩体内的先天生机凝练而成,称其为“先天小还丹”,可以增智慧、长神魂。

    是一味能够提升道人的功力,甚至隐隐能改换道人资质的灵药。

    总而言之,子母阴煞一现,则多会有一团“先天婴气”相应生出,这正是喻阳炎和方小山面露喜色的原因。

    许道想起这一点,也是心脏砰砰跳动,内心生出期待。若是他能得到一些“先天婴气”,修为必定大增。

    不过煞气难缠,三人眼前的危机都还没有解决,无甚功夫去寻找宝物。许道压下念头,便准备提醒身旁的两人。

    但他眼睛一扫,忽地瞅见了同样逃入阵法中的妖马。

    妖马是方小山的预备阴兽,唤作“蛇鳞烈焰马”,其通身细鳞,卖相颇为不错。

    可此时出现在许道眼中的妖马,却是浑身鳞片掉落,身上妖气蒸腾,它面目狰狞,露出了口中细密的尖牙,涎水四溅,很是不对劲。

    许道轻喝一声,提醒方小山:“方道友,你的马有异样!”

    逼问郭氏族长的二人这才回过神,齐齐望向旁边的妖马。方小山当即惊呼:“我的马!”他快步走上前,要想抚摸安慰妖马。

    但是方小山的手刚一伸出,妖马就脖颈一晃,狠狠的朝他咬过去。只差半口,方小山的整个手掌就要葬送在妖马口中,吓得他浑身汗淋淋。

    喻阳炎也盯着妖马,目光惊疑说:“这是煞气入体,快入魔了?”

    许道闻言仔细盯去,发现妖马的双目赤红,眼中的灵智正在迅速消退,他立刻认同了喻阳炎的说法。

    “确实是入魔的征兆!”

    煞气污浊,最能污秽道人的法力,若是沾染上,道人须得尽快的驱除煞气,否则便会有入魔败坏之忧。

    适才方小山遭受危机时,他是通过保命秘法将大部分伤害都转移到了蛇鳞烈焰马身上,而且他在醒来后,竟一时疏忽也忘了给妖马疗伤祛毒。

    再加上妖兽的灵智本就不如人,极容易堕落成妖魔,此时便是蛇鳞烈焰马被煞气一冲,妖气沸腾,快要入魔发狂了。

    方小山大急,口中重复到:“为之奈何、为之奈何?”他掏出身上的丹药,想要喂给蛇鳞烈焰马,但均是未能成功。

    眼看着妖马就要入魔失控,许道和喻阳炎的眉头都紧皱起来。

    入魔并不罕见,即便是道人寻常的打坐修行,都会有走火入魔、炉鼎倾覆之忧,但这并不代表入魔是件小事情。

    一旦入魔,不拘于道人、妖兽,均会理智丧失,心中只剩一团破坏欲,在内是真气反噬,毁坏肉身、魂魄,在外则是狂舞杀戮,是修行第一害!

    如果任由眼前的妖马入魔,许道等人极有可能会又多一敌人。

    并且蛇鳞烈焰马原本就是炼气级别的妖兽,其妖力比许道三人都要强横许多,只是被方小山的舅舅下了禁制,压制着。

    一旦入魔,妖马体内的禁制也会失效掉,将会凶威大发!

    见到方小山也没有好办法,许道和喻阳炎纷纷出声:“方道友,此马就快入魔,还是尽快处理为妙。”

    “正是。”

    可方小山听见,却猛回头盯着两人,恼恨说:“你们是什么意思?”

    “此马价胜你二人!”

    老实说,方小山口中的话有点正确。一匹货真价实的炼气级妖马,论价值远比新晋的道徒值钱。

    但此话说出来,明显就是瞧不起人,让许道和喻阳炎两人的脸色都难堪起来。

    忽地,方小山紧盯着许道,喝到:“道徒!你刚才是用什么法术救的我,快快也救治我的马!”

    “若是救好,重重有赏!”

    许道听见对方的话,顿时眯起眼睛,心中冷笑。

    虽说姑获鸟身上的煞气不怎么多,又杂乱,炼气级别的道徒在骤然中招之后,短时间内可以自行拔除掉。

    但此时距离中招已经过去一刻多钟,妖马体内的煞气早就不是道徒可以拔除的。

    即便许道的冰心法术大成,或许可以勉强一试。但他和方小山又没有什么关系,何必费心费力的帮助对方。

    再说了,此时在外还有姑获鸟驱巡,正是需要保存真气的时刻,许道不愿为之。

    他摇头,直接拒绝方小山的无理要求,“道友还是尽快将此马处置掉,否则必生忧患。”

    方小山见着许道的动作,却是大怒起来,他捏着手中的鞭子,指着许道喝到:“卑贱东西,你若不治,回到观中有你好果子吃。”

    “你可知此马是观中‘槽头’赠送给我的?”

    槽头者,白骨观十八头之一,是观中的厉害角色。一旁的喻阳炎听见,想了想,明智的只是看着,没有出声。

    许道在被方小山威胁之后,皱眉沉默起来。他沉默数息,轻叹一声,说:“也罢。”

    许道朝方小山拱手,说:“我且帮道友一番。”

    方小山脸上戾色缓和,他冷哼一声,催促到:“快点!”

    当即,许道绕着走到妖马的另外一边,他轻轻一喝,袖中甩出一道蛇形气劲,紧紧缠绕住蛇鳞烈焰马,定住对方。

    瞧见许道的动作,方小山也动用法术,压制住妖马的动作,并喝到:“快点!”

    “若是治好,我必会打赏于你……”

    只见许道踏步上前,轻轻一掌拍打在妖马的头顶。

    咔嚓!突地一声骨裂响起,蛇鳞烈焰马立扑在地。

    其庞大的马身摔倒,令地面都为之一震。

    马死,现场静。

    许道抖抖袖子,拱手向对方说:“已替道友处置,不谢。”

    喻阳炎还站在旁边看戏,一时表情僵住,目瞪口呆起来。

    而方小山也僵着,他在痴愣数息后终于回过神来,脸上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随即惊怒无比,颤声骂到:“你、你你……”

    “敢杀我的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