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仙箓 > 第四章 符箓种子
    墨团翻滚,采、生、割、折四字不断浮现,隐隐显现,露出一种古朴的意味。

    许道怔怔看着,脑中思绪万千。

    忽地,墨团隐现中骤然崩溃了,被风一吹,疏忽消失在空气中,好似从未出现过。

    许道见此,目中微急,他直接伸手往火堆之中抓去,但是扑了个空。

    “嘶!”许道的手指被火焰舔舐一下,痛苦顿时传入他脑中,令他从激动的情绪中惊醒过来。

    眨眨眼,许道确认墨团已经彻底消失,他深吸一口气,索性闭上眼睛,开始平复起自己的心神。

    许道在心中默默想到:“没错,刚才那墨团凝结的字符,确实和道书上记载的‘符种’颇为相似,没有看错……”

    何谓“符箓种子”?

    天地有纹路,道人们观摩天地,俯察规则,感悟雷电风雨等各般神奇,最终临摹成文,能记于脑中,写在纸上,炼入器物中……始有法术、符咒、法器等物。

    若是道人将一门法术修炼至大成,彻底参悟法术奥秘之后,法术自凝,能于脑中具现出一道纹路。

    此纹路便被称作“符文种子”,也叫“符箓种子”!

    符箓种子一旦凝结,将会终生烙印在道人的魂魄中,产生种种妙效。

    其一便是能让道人时刻不停的运转法术,瞬息而发,毫无滞怠,同时也不会再有额外的真气损耗。

    若是道人想要依此画符,其画符的成功率更是能够超过一半!

    而与之相比,未凝结出符种的道人,每每施法、画符,都必须先在脑中观想出相应的法术符文,然后才能搬运真炁,施展法术。

    此种施法过程费时费力,真气损耗颇大,并且若是观想出的法术符文有误,轻则法术失败,重则法术反噬。

    如果将道人施展法术比作写字。

    未凝结符种者施术,犹如运笔写字,费时且有笔误的可能。

    而凝结了符种的,则如在用雕版印刷,且快且方便,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符种难得,每一门法术想要修炼到能凝结出符箓种子的地步,不仅需要道人耗费偌大苦功,日夜揣摩、练习,时间数以年计;更需要道人天资聪慧,甚至性情也要和这门法术相契合。

    好比许道,他修炼三年,依旧未能将一门法术修炼至凝结符种。他的同门师兄弟,也几乎如此。

    许道修行的法术唤作“太阴月华吐纳法”。

    此法能让修行者在夜间引动月光,以口鼻吞吐之,纳入体内打磨消化,进而能壮大真气,滋润魂魄。

    对于此法,许道早已经熟稔,但远远达不到能凝结出符箓种子的程度,仅仅算是小成以上。

    想到这里,许道在心中幽幽一叹,想到:“许是太过于执着,以至于魔怔,出现了幻觉?”

    他之所以执着于凝结符种,是因为符种的凝结不仅和施展法术有关,也和修行息息相关!

    须知仙道修行,有胎息、炼气、筑基、金丹、元婴……种种境界之分。

    其实质在于涵养真气,以真气滋养魂魄,进而勾动三魂七魄凝成阴神,最终不断的蜕阴化阳,以至于阴神成就阳神,长生不死,拔宅飞升!

    其中胎息是第一步,是入道之始,道人在丹田中蕴养出真气即是。

    而炼气是第二步,也是仙道的一扇大门。通过此门者,才算是真正的踏上了修仙道路,被称作“道徒”。

    未过此门者,不过是修仙道路上的一介童子,蹒跚学步而已。其无法驱使法器、不能对外施法、难以炼制丹药……寿数也不可能达到天年一百五十,被称作“道童”。

    许道现如今,便处于胎息境界,是一名道童。

    他蕴养真气、壮大魂魄已经近三年,朝思暮想着都要能阴神出窍,真正踏入炼气境界!

    但时至今日,即便他已经能用真气勾动魂魄,变作成阴神,但他依旧不敢让阴神从泥丸穴遁出,脱离肉身在外。

    因为胎息突破至炼气,最大的关隘不在于魂魄凝成阴神,而在于阴神凝结后,能否常驻于肉身之外!

    须知人之魂魄脆弱无比,必须有肉身的保护和滋养,即便是用真气勾连三魂七魄凝成了阴神,也很可能是风吹不得、雨打不得、火烧不得。

    若是当真不管不顾的离体而出,有可能肉身的一口呼吸,便能将真气吹散,导致阴神崩溃,魂飞魄散,令道人就此一命呜呼掉。

    此谓“阴神出窍,一去不复返”。

    许道如果想要阴神出窍后,阴神不崩溃,要么他的真气生生不息,每每被消磨掉都能及时的生长而出,要么真气刚强坚韧,有异效,不惧普通的消磨……

    如此,魂魄才能被真气紧紧的护住,化作阴神常驻肉身外,进而能行走自如,承受日月精华的洗练,吞吐天地灵气,是谓“炼气”。

    而如果他能将“太阴月华吐纳法”修炼至大成境界,衍生出符箓种子,种在魂魄中。

    等阴神出窍时,太阴月华吐纳法便可自行运转,令其真气生生不息,使得阴神不至于崩溃。

    许道想到这里,心中顿时生出波澜。

    “传闻天地间有符文可以直接采来,种在魂魄中便成了种子,能施展法术……”

    许道睁开眼,暗道:“话说采生割折这等邪术,怎会有天生符种出现?”

    他往火堆之中看去,忽地眼帘一跳。

    只见在红彤彤的火炭上,扔进去的那张符纸依旧完好,没有半点要烧起来的迹象。许道见此,连忙用木棍将其拨了出来。

    拨出后,他伸手摸上去,发现符纸仅仅温热,反复翻看数遍,依旧没有发现符纸有任何一处损坏的地方。

    唯一变化的,便是符纸上原来写有的蝇头小字消失了,消失得一干二净,整张符纸变成了一张空白符纸。

    许道仔细摸着,发觉手中符纸无论是从材质、色泽光泽,还是重量上,都和普通黄纸无甚区别。

    淡黄色的,略粗糙,远比不得一些用玉石皮毛等制成的高档符纸。

    许道见此,不悲反喜,立即想到:“宝物自晦!”